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九十七章 激战正酣
    须臾,“咚咚咚···”,战鼓声轰轰作响。缓缓开启的城门下,已经涌出大阵身披战甲的马鲁军队。只是与护教军的装束不同,他们只有少数人穿了战甲。并且样式,还比较杂乱。

    另有为数不多的战士,身着灰色的袍服,包着头巾,一副教徒打扮。这是坚定的“逊奈和大众派”教徒,也简称逊尼派。在李承绩大肆推行清教的情况下,以逊尼派教徒为主的狂热教徒。在逊尼派伊玛目的号召下,自发前往马鲁,帮助马鲁守军抵抗护教军南下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这支卫教的军队中,还掺杂了为数不少的什叶派教徒。原本教义上,二者是对立的。但清教在呼罗珊地区,扩张得太过迅速。很多底层百姓,几乎都偷偷的改变了信仰。

    只等护教军一来,便会立刻宣誓入教了。

    因而清教以外的教派,几乎都将护教军当成了大敌。

    其实若是别的教派,逊尼派、什叶派等宗教派系,还不会如此的紧张。像佛教、祆教、犹太教、景教等别的宗教,不敬真神,很难让信徒们改宗弃教。

    但是清教不同!

    他们敬仰真神,相信真神无所不能。并将其他教派,全都贬斥为异端。

    有其存在的一天,其它教派,就几近无存身之地。所以在清教意图染指呼罗珊之地后,很多受人敬仰,地位尊崇的伊玛目,都如临大敌似的联合起来。

    只是所有人都以为,护教军会在明年春天攻打马鲁。所以这个冬日里,留在马鲁的卫教者并不多。

    但他们的战力,却不可小视。因为他们是最不怕死,最疯狂的。到了战场上,就会像疯子一般,不计一切的与敌人同归于尽。这股拼劲,绝对会让敌人胆寒。

    可是他们注定要碰到石头了。因为护教军不是一般的军队,而是为了清教,为了振兴正统的,有灵魂的军队。在战场上,有自己要守护的东西,有支持他们战斗下去的信念。

    与这些狂热的卫教者,并无二致。

    所以在马鲁大军冲过来时,护教军的统帅,也下达了冲锋的命令。

    便见二者像滑落天际的流星雨,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。又像宇宙的星体相撞,无形中透着一股毁天灭地的气息。

    其实这就是死亡的气息!

    因为接下来,每个人都有可能战死沙场。白净的雪地,也会被染成鲜艳的红色。静立的雪人会成为旁观者,看着一条条鲜活的生命在眼前流逝。

    古义买提藏在一尊不起眼的雪人里,神情有些紧张。他是昨晚随阿布拉江千夫长一起,来到马鲁城下的。顾不上休息,他们就将自己藏在了雪人里。

    这么等到了天亮,整个人是困极了。但是站在雪人中,睡是睡不着了。就只能站着,闭着眼睛假寐。

    好在有木板隔着,不用担心一不小心,就将雪人碰碎了。

    当下见着眼皮底下的厮杀,他的睡意已不自觉的没了。并且距离敌军如此之近,心里还忍不住发憷。

    而在战场上,交战双方,已经彻底厮杀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只听“哒哒哒···”,马蹄声簌簌而动。“嗖嗖嗖···”,箭雨破空声不断响彻全场。“唰唰唰···”,屠刀时时刻刻落在肉躯上。

    飞溅的血沫溅射在地,融化了冰冷的雪花。但低冷的温度,又会让其迅速凝结成冰。可很快又有热血洒下,使其再次融化。如此反反复复着,将成百上千具失去了温度的尸体,也一起冻在红色的血水里。

    但是身着黑色甲胄的护教军与服饰各异的马鲁大军,都没有在意这些。每个人眼中,都只想将对方杀死。从而让自己,在战场上活下去。

    于是战场处处有交战之时的嘶吼,处处有战马受惊时的嘶鸣。

    额格纳齐虽为马鲁总督,但在战场上,却颇为勇武。并身着精铁打造的锁子甲,身先士卒。三千人的近卫军,则紧随他的脚步。不断斩杀拦在前方的敌军,不断向护教军内部突入。

    妄想打乱护教军的阵型,实现分而破之!

    但是护教军,显然不好对付。即使人数,仅有马鲁的两成。作战的兵丁,也有七成是新兵。但是每三到七个兵丁组成的尖刀型军阵中,就有至少两名经验丰富的老兵领着。

    他们发号施令,领着整个军阵。在敌军的冲锋下,维持运转。并不断出刀,不时将敌人斩落马下。

    其实这本是步兵阵法!

    但是在呼罗珊的地界,骑兵才是决胜的关键。因而李承绩不得不将中原传统的步兵阵法进行改良,创造出适合骑兵的军阵。

    虽然尽力将军阵的优势体现了出来,但是骑兵的短处,也很难遮掩。像战马的体型不小,很难将其全身防护。因而敌军只需要将屠刀对准战马,那骑兵的军阵就很容易被攻破。

    不过瑕不掩瑜!

    在冲锋之时,有军阵的骑兵,依旧在伤亡上,比没有军阵的军队要小上许多。并且杀伤力,也更加强大。

    像此次马鲁军队,就是第一次碰上这样的军阵。以致一开始,被打得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不过很快,就有人发现了军阵的弊处。转而进攻战马,使得护教军的军阵,陆续被攻破。指挥战事的护教军将领见着,立即让将士们变阵。

    而深入护教军右翼的额格纳齐,已经越杀越兴起。不断甩动的流星锤,简直就是一件移动的绞肉机。但凡近身的护教军,几乎都被砸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以致这会儿功夫,就有不下百名护教军将士被其砸死砸伤。

    在这混乱的战场上,受伤就等同于死亡。因为纷乱的马蹄,会毫不留情的将人踩成烂泥。

    “哼!异教徒也不过如此!”,又将一名护教军将士砸飞,额格纳齐洋洋得意道。原本他还顾忌着护教军的战力,但从现在的情况看,却是妄自菲薄了。

    也是此次征讨马鲁,抽调的多是新兵。平日里虽有高强度的训练,但与实战相比,还是有不少的差别。就冲这真真切切的屠刀,真真切切的死亡,就让不少新兵丧了胆气。雄起中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