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九十九章 功过赏罚
    不过眼下天寒地冻的,周边又尽是沙海。少有的绿州之地,也会会被护教军掌控。额格纳齐即便逃了,路上也会不好受。

    只是为了尽快剿灭残军,奠定护教军在马鲁之地的统治地位。护教军也没精力搜寻额格纳齐等人的下落。因而他的脱逃,算是此次马鲁之战最大的遗憾。

    但是相较整个战场而言,护教军还是表现得可圈可点。因为马鲁主军的覆灭,只用了不到三个时辰。在所有护教军经历的攻城战中,都算得上快的。

    尤其是马鲁城,还是呼罗珊省曾经的省治所在。整个阿拔斯帝国的东方行省,也都以马鲁城的号令为马首是瞻。如今虽已衰落,但巍峨的城墙,依旧耸立在地平线上。

    阿拔斯帝国辉煌时期,留下的防御攻势,也大多保存完好。若是以人命来填,没有三个月的时间,是很难攻克的。

    所以此战对护教军来说,算得上大胜。

    此刻李承绩骑在马背上,慢慢向马鲁城走来。

    敌人的尸体、垂死的战马、折断的刀剑,尽数横陈在染红的雪地上。又因结冰的缘故,他们像时间静止了一般,被永远的定格住了。

    “呼呼呼···”,寒风吹过。轻如鸿毛的雪花被吹起,随意的洒在它们身上。

    即便见惯了死亡,李承绩心下,还是忍不住生出几分悲凉。

    不过不是为这些死去的敌人,而是为所有护教军将士。因为杀敌一千,自损八百。死去的敌人手上,都带着护教军将士的血。

    但这就是战争!

    自古以来,每个帝国的崛起,都伴随着无数生命的消逝。

    李承绩身为上位者!能做的,就是尽力带着护教军走得更高,更远。从而让将士们的血,没有白流。

    因而他的悲凉只持续了短短一瞬。

    再平视前方,俊逸的面庞上,又恢复上位者特有的无情。

    而在他身后,上万护教军踏着齐整的步伐,齐齐向马鲁城靠近。

    “哒哒哒···”,清脆的声响,富有节奏。似乎整个地面,都随他们的脚步而颤抖。

    尽管战场并没清理干净,但护教军将士的尸体,已经择地安置起来。这是护教军由来已久的规矩!让每一个战死的将士,不至于暴尸荒野。

    所以踩在敌人的尸体上,他们的脚步异常沉稳有力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护教军么?”,马鲁城的粮商哈什米安站在城门外,带着些许震撼的语气道。他是受护教军的‘盛情相邀’来的,目的是为了恭迎呼罗珊总督入城。

    “传言他们战无不胜攻无不克,看来所言非虚啊!”,另一马鲁城的伊玛目兀鲁黑·马哈,跟着出声道。

    哈什米安闻言,不由生出几分鄙夷。因为此人原是坚定的卫教者!在护教军未打败额格纳齐之前,还在城中四处鼓动教徒参战。但就在护教军杀进城内后,竟第一时间,宣布自己改信清教。

    如今摇身一变,成了清教的伊玛目。并受护教军的邀请,出城迎接大军入城。

    再看周围,尽是马鲁城有头有脸的人物。他们有的曾敌视护教军,杀害清教徒。有的也与护教军暗自联系,进行买卖。但是此时此刻,他们对护教军的好恶都出奇的一致。

    因为所有对护教军表现出不善的人,都在一个时辰前,被护教军斩杀。特别是那些卫教者,全被护教军剥光衣服,吊在城墙上。死去的,也被砍下脑袋,做成京观。

    想到这,他心下不由得生出一阵后怕。

    毕竟他是第一次,见到那么多的人头,那么恐怖的景象。对这马鲁城的新主人,也不由生出深深的恐惧。

    这时候,李承绩已骑着高头大马,来到他们跟前。

    “恭迎总督!”,阿布拉江上前一步,率先行了一个单膝跪地的军礼。身后的众人,也都跟着行礼。只是动作比较生疏,显得有些稀稀落落。

    “嗯!城内如何?”,李承绩并未下马,俯瞰着阿布拉江道。

    “顽抗者已诛,尽在掌控之中!”,阿布拉江沉声道。

    李承绩闻言,满意的点了点头,就冲着身后的李大力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便见其立即下马,快步走到一堆跪迎的马鲁权贵跟前。这些人中,有宗教上的德高望重之辈,商业上的巨商大贾。也有之前在额格纳齐手下,听令行事的官吏。

    “兀鲁黑·马哈、阿邻·舍黑、阿利·不剌······”,李大力从怀中拿出一份名单,大声念道。

    但凡被点到的人,神色都猛的一白。

    随后李大力又让他们都站出来,更使这些人心下一紧。

    哈什米安也在被点到的名单中,心下忍不住惶恐。可是见李大力在他们跟前盯着,又不敢不站出来。就暗自安慰着自己,腿抖的缓缓站起身来。

    有胆小怕事者,直接吓晕了过去。但李大力并未放过他们,而是令护教军,直接将他们拖了出来。

    再来到李承绩跟前,躬身行了一军礼。才神色肃然的,将名单递给李承绩。

    摊开看了看,李承绩就跳下马,来到哈什米安他们跟前。

    “阿利·不剌!”,李承绩沉声道。

    这人哈什米安认识,乃是额格纳齐底下,有名的‘维齐尔(辅政者)’。在大辽,等同于中书令。额格纳齐能在马鲁立足,这阿利·不剌就出了不少力。

    从前为了自家的营生,他还给其送了些厚礼。只是后来,阿利·不剌因规劝额格纳齐少动杀念,而被其厌·弃。

    为了避嫌,他与阿利·不剌也就断了联系。

    如今阿利·不剌穿着有些灰旧的长袍,面上也不似从前那般,意气风发。但是被念到名字,也没有恐慌与害怕。只是面色淡然,似乎毫不在意。这倒让哈什米安,生出几分敬意。

    “听说你颇有谋略,不知能否为我驱使?”,李承绩目光如炬的看着阿利·不辣,出声问道。

    在经略呼罗珊时,他就听说马鲁总督底下,有个十分能干的维齐尔。为人正直,颇有决断。因知遇之恩,而追随额格纳齐的先父。使得马鲁在花拉子模人与古尔人反复争夺中,始终保持超然的地位。

    额格纳齐的家族在马鲁的统治,也一直延续至今。雄起中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