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零一章 屠城传言
    “张掌柜,明人不说暗话。你瞧总督屯兵城外,是否意图屠城?”,经营布行的商贾塔卡布尔喝了口奶茶,径直出声道。他和张兴路的年岁相仿,家里也世代行商。

    只是生逢乱世,家道几经大起大衰。到了他这一代,也只有盛时三分之一的光景。

    因身份不够,所以上次恭迎呼罗珊总督入城时,他没有资格出城迎驾。但这也是好事!

    因为他可听说了!恭迎的迪乌坎中,有不少被护教军杀了。

    如今护教军驻守城外,久不入城。让他这种小商人,就忍不住胡思乱想。

    便跑到张兴路府上,向其打听些风声。

    听到这话,张兴路立即面色一变,有些埋怨道:“你这是从何处听来的诳语?总督府的耳目众多,若被他们听到,咱们可吃罪不起。”。

    说着,就颇为紧张的让下人全部退下,关上房门。

    只是这举动,却让在座的商贾都有些不以为然。

    一来是他们并不知道事务司的存在,不知晓事务司的恐怖。二来是知道张兴路的身份,便以为是故意吓唬他们的。

    便见其中一个颇显富态,经营着肉行的年轻商贾胡桑嬉笑道:“得了吧!张掌柜。谁不知道乃父是总督府的大狄万。就是传出去,总督府的人也不会问罪于你的。”。

    也是张兴路的身份,从来都没遮掩。尽管他并未高调的对外公布自己是张钛铭之子,但只要稍稍一查,就能查出他的身份来。

    不过这让他在城中的生意,颇受影响。

    但幸而他在城中营生得早!在护教军经略呼罗珊之前,就已在马鲁做生意。当时不仅开了皮货行,还有布行、马行、肉行等等。后来随着马鲁与呼罗珊总督府交恶,他的商行,也被马鲁的官吏寻了个通敌的由头,给全部查封了。

    若不是额格纳齐还想为自己留一条后路,定然早将他杀了。

    只是经营商行的钱财,却是化为乌有。

    当时所有人都对他避之不及,只有这三人,还与他交往甚密。所以在马鲁城中,他也就与这三人关系亲近。

    原本他准备着春日里,就离开马鲁的。但这时候,一群不速之客突然不请自来。

    直到对方自报家门,他才知道,这些人,正出自总督府最神秘、最令人恐惧的事务司。

    从前他只从自己的父亲那里听过事务司的存在,但是事务司的探子,却从未见过。因而初次得知对方是事务司的人时,他心下不由自主的生出惊惧之感。

    不过对方似乎并无恶意!且明显,是有备而来。不仅带了呼罗珊总督的书信,还有他父亲的亲笔信。

    相较而言,总督的信,内容很简短。只在信上,让他在特定的日子,帮忙在城外举行雪人大比。并且雪人越多越好,最好有上万具之多。

    事成之后,会有重报。

    他的父亲张钛铭,则写了洋洋洒洒的近千字。主要让他放下与总督的过节,听总督之令。以缓和与总督的关系,将来受总督青睐,成就一番大事。

    说实话,在经历流放的磨难后,他就已经看开了很多事。对于与李承绩的过节,也不像从前那般在意了。只是身为男儿郎,他又不想对李承绩低头。

    所以才跑到马鲁,一心从商。

    只是再次一无所有的危境后,他又觉得一心从商,完全是不可能证明自己能成大事的。因为没有权利,只有财富。就像小儿怀揣千金招摇过市,只会招人嫉·妒与抢夺。

    便在看完总督与家父的信笺后,立即答应帮忙。不仅如此,他还拿出之前经商所得的积蓄,重新张罗开张。并以此为借口,在城外举办雪人大比。

    其实对于这雪人大比,他也觉得新奇。因为他长这么大,还是头一次听说堆雪人还有这样的玩法。引得外界,都以为他是钱多烧得慌。

    如今护教军如愿打了胜仗,拿下马鲁。他所做的,也快有所回报了。所以在听到护教军屠城的传言时,他是一点都不担心。

    并且心里,也是不信。

    因为从他父亲的亲笔信中,能窥见总督对马鲁城的看重。再加上护教军的规矩,向来都是不杀俘的。在蒲华、阿母的地界,也一直表现出亲民姿态。

    否则的话,不可能有仁义之师的美称。

    只不过自秋日里,护教军围城以来。马鲁城内,就很长一段时间与外界隔绝。又因封城使得城内粮食紧缺,物价高居不下。大多数百姓,都不由生活困苦。

    对护教军,就忍不住生出抵触心理。

    再加上并不了解,使得屠城传言一起,信者极多。

    因此他觉得,护教军不可能将马鲁城变成一座死城。

    便将自己的考虑,解释给三位商友听。众人紧皱的眉头,也不自觉的缓和了些许。

    但是他们还是不能完全放下心来。

    毕竟这种时刻,没有得到护教军的亲口承诺,是不会安心的。

    “可护教军久不入城,又是何为?”,塔卡布尔使劲吸了口烟斗,吞云吐雾道。他很享受这种吐出烟气的感觉!就好像,进入了天堂,见到了真主一样。

    很多的烦恼,也都在一瞬之间,烟消云散。

    只是马鲁封城以来,蒲华的烟丝,就很难运抵过来了。所以他趁着这个机会,很是贪婪的多吸了几口。

    张兴路闻言,摇了摇头。他也很奇怪,李承绩为什么不让护教军入城。毕竟马鲁已经打下来了,该杀的人,也都杀了。现在还活着的,对护教军已经没有半分威胁。

    就在他愁眉沉思时,门外突然响起急促的脚步声。便听:“主人,城外的兵丁进府了。”。

    “不会是来抓我们的吧?”,胡桑牙齿在打颤,满脸惊惧道。因为护教军是不允许城中百姓私下拜访的,否则的话,定会以勾连之罪,严加审问。

    塔卡布尔也比较害怕,赶紧长长的吸了口气,将烟斗上的烟丝抽完。好在被抓走之前,享受最后一口华烟。

    “还是赶紧找地儿藏起来吧!”,三人之中,相对沉稳些的盐商科斯塔乌拜,立时出言建议道。雄起中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