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零四章 迁移省治
    随后张兴路便与李承绩他们一起玩闹了会儿!但是张兴路刚融入他们,还有些拘束。直到移剌崇阿等人,使劲给他灌酒。这下,才放开性子,和众人海天胡地起来。

    不过他对李承绩的怨念比较深。所以借着酒劲,非要在摔跤之术上,赢李承绩一把。

    也是当初在皇帐里,他在摔跤之术上,输给了李承绩。从而但凡有与李承绩针锋相对的地方,都会输得毫无颜面。所以他心里,已经将李承绩当成了自己的噩梦。

    如今虽已对往事看得不那么重了!但是李承绩给他造成的心理压力,依旧未被磨平。

    便在酒劲的刺激下,再也掩盖不了了。

    “好!”,李承绩也酒劲上头,来了脾气。扩巴斯他们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主儿,也都起哄着,让他们比比看看。

    以便借这个机会,看看李承绩的腿脚功夫,有没有荒废。

    因他们所在的营帐只有他们几人,没有近卫。所以此时看到李承绩要亲自动武,也没人阻拦。

    于是一时之间,营帐内响起此起彼伏的喝彩声。

    李承绩与张兴路也借着酒劲,动了动腿脚,摩拳擦掌了起来。

    但出乎意料的是,李承绩他们开始的快,结束得也快。因为他们两人好像都喝高了!刚凑到一起,拳头就像打在棉花上似的。软绵绵的,十分无力。

    随即二人就抱在一起,仰地而倒了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···”,扩巴斯等人,都哈哈大笑起来。但他们也没撑多久,便接二连三的跟着倒地了。

    待次日回到城内,张兴路脑袋还有些晕眩。

    这是宿醉的后遗症!

    便捂着晕眩的脑袋,让下人领着自己回到卧房。可是塔卡布尔等人,却意外的迎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你们怎在这里?”,张兴路惊疑出声道。

    “昨儿你走了,我们仨就一直侯在你府上了。”,胡桑压低着嗓音说道,似在忌惮着什么。

    科斯塔乌拜也跟着道:“怎么,昨晚你去护教军大营,可打探到什么了?”。

    张兴路自不会说自己与李承绩等人结拜为兄弟的事。只是说军营那里有他父亲的老相识,带了封家信而已。

    这让塔卡布尔等人,不自觉的有些失望。

    张兴路看着,面上显出一丝轻笑,出声道:“不过屠城之事,实乃子虚乌有。”。

    “哦?”,胡桑等人,面上齐齐显出一抹异彩。

    “嗯!护教军久不入城,实乃谋一件大事。并且此事,还对马鲁大为有利。”,这是张兴路从李承绩口中亲耳听到的!当时他瞬间就理解了,护教军为何久不入城。

    同时对李承绩将这样的事告诉自己,心存感激。也对李承绩的诚意,更加了然。

    “那是何事?”,塔卡布尔追问道。

    张兴路摇了摇头,面上有些肃然道:“此事干系不小,诸位还是不要知晓得好。”,但是到底关系亲近,还是稍稍透露了些风声。

    结果三人回府后,立即就命底下的商行开门营业。并拿出重金,在马鲁城内疯狂购地。因害怕屠城,马鲁城内的巨商大贾,早就想卖掉手上的家产,一走了之。

    所以他们的购地行径,出乎意料的顺利。

    并且这时候,护教军也放开对马鲁城的禁令。任何城民,都可以自由进出。很多早有退意的旧权贵、大地主、大商人,都更加卖力的变卖手上的田地与商铺。

    一些普通百姓也心存恐慌,大肆变卖。

    但是一些对护教军心存好感,以及颇有眼力的地主与商贾们。在见到塔卡布尔等人反常的举动后,都止住了疯狂变卖家产的举动。不仅如此,还跟着购买了些商铺与田地。

    只是因心存顾忌,并未放开手脚。

    这么拖到了春日里,护教军依然没有入城。但屠城的谣言,却随着时间流逝,而不攻自破。

    不过马鲁城民对护教军不入城的原由,依然众说纷纭。

    但春天是充满希望的时节!经历了政权更替的马鲁城民,已经在渡过冬日的苦寒后,慢慢安定了下来。再伴随着积雪消融,商路重开。诸多商人,蜂拥而至。

    原本还萧瑟无比的马鲁城,陡然焕发出勃然无比的生机。

    类似呼罗珊总督将省治迁往马鲁的消息,也开始在城内不胫而走。最早是从蒲华来的商人口中传出来的!他们在马鲁城内一掷千金,购买土地。

    随即外来行商,也抱着赌一赌的想法,跟着买地。

    最后马鲁本地的商贾,也全都相信了。

    于是那些原本要离开马鲁的大地主、大商贾,全都后悔极了。但是他们卖出的田地与商铺,却是有价无市了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候,呼罗珊总督府的六部各司主官,也全都齐至马鲁城。大批从蒲华来的工匠,也对原马鲁总督府的宫邸,进行改建和翻修。原来各处理政务的官邸,也都被人重新装饰。

    这下,相信呼罗珊总督府迁往马鲁的百姓,就更多了。城内的地价,也以惊人的速度,节节攀升。

    到底呼罗珊省的省治,原本就应该在马鲁。经历了阿拔斯帝国时期几百年的统治,更是深入人心。且区位优势上,马鲁也比蒲华要胜过数倍。

    不仅与尼沙布尔、阿母、班城等郡,都相隔不远。还位于呼罗珊统治的腹地,有一定的战略纵深。一些颇懂军事的说书人,还将其当成戏文说给旁人听。

    在赢得叫好声的同时,还得到了大笔赏钱。

    由此,马鲁在经历了一个冬日的沉寂后,迎来了井喷式的大发展。

    但就在这档口,一支六万余人的大军,突然来到马鲁城外。却是兵部大狄万李大气,领着护教军得胜而还了。这其中,除了近两万人是护教军的老兵,其它四万余人,都是降军。

    并且还带来了一个好消息。那就是护教军不仅占领了整个阿特拉克河谷和马什哈德河谷,还扫荡了宽吉思海(里海)沿岸。宣扬了呼罗珊总督府的威严,得到了诸多部落的臣服与进贡。

    上万只牛羊浩浩荡荡的随着大军行进,成为一道亮丽的风景线。雄起中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