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零六章 远征归来
    也是马鲁原本就是一座商城!城内的百姓,也都以为商人提供便利而赚取钱财。所以来的商人越多,他们赚钱的地方就越多。在得到了真真切切的利益的情况下,他们对呼罗珊总督府的拥护,也就多了起来。

    使得听闻兵部大狄万率领护教军北返,就跟着夹道相迎。他们知道,只要总督府存在一天,马鲁城的繁华就日甚一日。

    因此,他们还有什么理由对护教军心生抵触呢?

    当下李大气在阿布拉江的引领下,带着大军来到护教军的营地。

    只听:“呜~呜~呜~······”,低沉的号角声在军营内响起。旌旗招展,诸将林立。

    一座三丈多高的木台,像祭坛一般,稳稳的在营地中矗立。

    这是前些日子用来看球的台子,一直都没拆掉。如今用来做授功台,也刚好物尽其用了。

    阿布拉江交代了几句,就让李大气领着攻克尼沙布尔郡的有功之臣,以及诸多投效的战将、义士,一起前往授功台。

    李大气的眼力不错,远远的就看见阔别许久的呼罗珊总督李承绩。站在高台上,笑看着自己。在其身后,还有六部各司的主官。

    他瞬时觉得,在尼沙布尔郡流的血与汗,都是值得的了。

    艾尔玛尼也在领功的队伍中。初次见到这样的排场,面上还带着深深的震撼。

    也是他从前在花拉子模的军队中,只是一不起眼的普通军将。别说在苏丹跟前露脸,就是埃米尔,也很难瞧见。并且花拉子模的军队中,是很容易被抢功的。他从前立了不少功劳,就都被人冒领了。

    因对方与那些统领们关系匪浅,所以他即使有委屈,也只能受着。不像护教军核算军功,异常透明公正。有功就赏,就过就罚。

    他在攻克尼沙布尔郡的战事中,诱敌、领路等功劳,就都一个不落的记下了。所以此次受封,他也随着李大气一起。

    只是他的身份比较尴尬!

    虽说已加入了护教军,但到底曾是花拉子模大军中的一员。所以说起来,也算是俘军。

    但在俘军中,他的声誉并不好。因为那些吃了败仗的花拉子模将士,都将错处推到他头上。认为是他投靠了护教军,才让花拉子模在古昌一战中,败得如此迅速彻底。

    所以在四万俘军组成的军营里,他是极不受待见的。

    不过在护教军中,他也同样不受待见。因为他被护教军俘虏时,有过逃跑的经历。这让那些忠于呼罗珊总督,忠于清教的护教军将士,都认为他是狡猾至极之人。

    因而当前的情况便是,无论是护教军还是原来的俘军,都对他颇不待见。

    不过艾尔玛尼并不觉得什么!

    因为他知道,护教军是以功劳论英雄的。只要自己为护教军多多立功,即使别人看不惯自己,也是别无他法。

    尤其是看到站在台上的呼罗珊总督,他的心底更是一片火热。

    到底立功的人不少,但是能得到呼罗珊总督亲自当面授功的人,却是不多。这也让那些敌视他的人,心里堵得慌。

    杨吉尔灭里也在人群之列!只不过他不是授功,而是被护教军总督点面要见。

    当然,这也是因为他父亲的缘故。

    想到这,他不自觉的看向距离李大气不远的帖木儿灭里。

    自古昌一败,他的父亲就被护教军俘虏。当时伤势不轻,需要人照料。他因是其子,就被指派着,来照料他父亲。

    这份安排,他还是颇为感激的。即使面上表现得很冷淡,但对护教军的敌意,已不自觉的淡了些许。

    后来待他父亲伤势有所好转,花拉子模境内,又传出剌贾德亲王中毒身亡,摩诃末苏丹领军反攻,平定叛乱的消息。

    一下子,他也不知道何处何从了。

    因为他和他的父亲,都是依靠剌贾德亲王的。这就是一种赌注!胜了,他们灭里家族,就能跻身花拉子模的大家之族之列。败了,就是万劫不复的下场了。

    正好这时候,呼罗珊总督府的户部大狄万李大气,派人前来说和。听其意思,似乎只要他父亲投靠护教军,就能得到重用。

    说实话,被护教军俘虏的这些时日,他对护教军的崇敬要多于抵触。因为护教军体现出来的军容军纪,是花拉子模的近卫军,也不具备的。

    作为一个从小就在军队中摸打滚打的少年,自然会对这样的军队心生好感。

    所以他也在他父亲跟前充当说客,让其答应护教军的条件。

    但是顾虑到柯提的家眷,他父亲还有些犹疑不决。结果呼罗珊总督,又给他父亲写了亲笔信。言辞之间,颇多赞赏。留在柯提的家眷,也在这时候,被总督府的探子给救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父亲便终于放下心结,答应为呼罗珊总督效劳。

    如今要见到大名鼎鼎的呼罗珊总督,他心下既有些火热,又有些好奇。暗自猜测着,到底是怎样的人,才能打造出这样的军队。

    在他想着这些时,队伍已经停了下来。他这才惊觉,已经到了授功台了。

    只见向来不苟言笑的户部大狄万李大气,已经领着数位千夫长以上的军将,走到台前。看着很年轻的呼罗珊总督,则是接过侍者递过来的清水。沾上几滴,就倾洒在李大气等人身上。

    再与几位总督府的异密,给他们每个人倒了一杯清凉异常,但透着一股酒香的水。据说这不是水,而是总督府的酒坊中,又新造出来的烧酒。

    常人喝下三五碗,就会醉得不省人事。但是用来驱寒,以及款待宾客,却是最合适不过了。因为它能祛除疲惫,叫人神清气爽。时下正长途劳累,最是疲惫不堪。喝上一杯烧酒,恰是应景。

    杨吉尔灭里听过这种酒,也亲口尝过。只不过是背着他父亲,偷偷尝的。那醉人的滋味,现在还叫他怀念。

    便不自觉的吞了吞口水,看着李大气等人,十分豪迈的一口饮尽。再摔碎在地,全军将士,都跟着发出欢呼的嘶吼。雄起中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