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零七章 赏赐丰厚
    便情不自禁的舔了舔唇瓣,喉咙间,似乎涌出几分酒气。

    而这时,授功台上。呼罗珊总督李承绩向李大气等护教军高级将领,道了声辛苦了。便走在台前,面向所有将士,出声道:“诸位!此番呼罗珊之战,你们都立下了大功。你们都是勇士,都是草原上的好儿郎。”。

    “总督英明!”

    “总督威武!”,台下的将士齐齐回应道。

    李承绩笑看着他们,伸手做了个禁声的动作,接着道:“你们为总督府、为清教、为匡扶正义、为让所有陷入迷途的信徒,重受真主教诲,抛头颅、洒热血。

    总督府都会记着,成千上万的清教徒、呼罗珊百姓,都会记着。”,声音铿锵有力,直达将士们心灵深处。

    因而一时间,全场竟鸦雀无声。

    吞了吞口水,李承绩的脑海里回想起前些日子,马鲁城下的尸山血海。不由得情绪更加高昂,带着几分感动道:“你们的功绩,总督府都会镌刻在石碑上。将来所有出自护教军的后辈们,都会知晓他们祖先的赫赫战功。”。

    杨吉尔灭里听着,竟莫名的有一种知遇之恩。投效护教军的想法,也比往日更加坚定。

    “来!举杯!”,李承绩接过近卫呈上来的酒碗,十分豪迈的厚出声道。瞬时拉近了与将士们的距离,引得他们纷纷催促倒酒的将士快些。

    “这一杯!先敬战死的兄弟!”,李承绩说完,就将酒倒在地上。台下的将士也齐齐倒酒,面色沉重。

    哗啦哗啦,整个军营便也只能听到酒水落地时的水花声。稍显干涩的地面,也都侵湿了一大片。

    守在军营外的百姓看不明白护教军的举动。但是不知道为什么,心里不自觉的有些沉重。一些探头探脑、嬉笑玩闹的孩童,也都拘着脸,有些小心翼翼的在爹娘身边站定。

    而军营内,李承绩面向圣城所在的汉志(阿拉伯半岛)之地,双膝跪地,做了个回教徒的祷告礼。在场的将士,也都跟着下跪行礼。于是一时间,军营跪倒了一片。

    见此,百姓们也都跪了下来。他们虽不知道护教军在祷告什么,但也都念念有词。

    其实这是为死去的将士祷告。祝愿他们在天堂,能得到真主的眷顾。即使李承绩心底,并不相信真主真的存在。但是这种祷告,却是必须要做的。

    因为人的心理暗示,是十分强大的。很多时候,甚至影响到一场战争的胜利。

    所以与其说是祷告死去的兄弟,不如说是为自己求一个心安。

    这么过了半晌,李承绩从地上站起。所有人随着他的动作,齐齐从地上起身。

    再倒上一杯酒,李承绩大呼一声‘敬自己’。

    便脑袋一仰,一口饮尽。

    “敬自己!”,护教军将士山呼道。

    李承绩跟着倒上第三杯酒,出声道:“护教军不是我李承绩一人的,也不属于任何人。它是秉持神的旨意,是真主的军队。因而任何有违真主旨意的魑魅魍魉,都会受到真主的审判!”。

    “审判!”

    “审判!”,将士们大声嘶吼道。

    “将士们,真主不会亏待虔诚的信徒。因而战功所获,你们皆有大赏。”。李承绩喝完,朗声道。一盒盒用红布作底的托盘,也随即从诸位将士们跟前,送到授功台上。那是一柄柄做工精细的匕首、弯刀,以及珠翠、玛瑙、宝珠等稀罕之物。

    为了尽最大限度的提高视觉冲击力,李承绩还让人故意走得慢些。

    引得将士们,齐齐咂舌。

    除此以外,还有盛着金色的第纳尔、银色的迪尔汗的托盘。那光亮的色泽,让大多数将士,都不由自主的眼红心热。

    到底黄白之物,为世人所好。且将士们也都是俗人一个!虽是清教的信徒,但人活在世,还是要吃喝的。因而做不到文人骚客那般,攀附风雅,对黄白之物不屑一顾。

    一些眼力不错的百姓,也在军营外瞧见了。那一托盘一托盘的金银珠宝,让他们恨不得现在就加入护教军。

    另外还有弓箭、马刀、皮具、马鞍、长矛、良马等军中儿郎喜爱之物。以及良田、草场、宅邸的地契。

    随着军中监官的解说,将士们都不由自主的大喊着“总督威武!总督威武!”。

    其实李承绩这么大方,也是有自己的原由的。一来利益是维系护教军忠诚的工具之一,二来是战场的缴获,远比赏赐的要多得多。

    像马鲁城!作为一座联通东西,贯穿南北的商业重镇。马鲁的财富,与蒲华丝毫不逞多让。

    即便李承绩并没让护教军入城,但是该没收的家产,该清点的钱帛,却一样都没有拉下。像马鲁总督府内的金银珠翠,稀珍古玩。就用驼车运了三天,都没运完。

    还有尼沙布尔郡的缴获。那刚运进大营的百余辆驼车,已经充入了呼罗珊总督府的公库。没看户部大狄万张钛铭,已命钱库司司务戴维·古里安,下去盯着了。

    所以细细算来,总督府并没有多少损失。

    不过这笔账,旁人是很难知晓的。因为他们的眼睛,全都盯着摆出来的稀罕之物上。

    杨吉尔灭里站在台下,也不由得感叹李承绩的大手笔!

    他从前在阿父帖木儿灭里底下吃军粮时,可从没有这样优厚的赏赐。即便打了胜仗,也只会每人分发一两枚第尔汗。或者赏顿酒菜,算是犒劳一二。

    在花拉子模的军队中,这还是比较好的。除了苏丹的近卫军,就没有哪个营盘,能赶得上他阿父的优待。

    如今与这相比,简直是不值一提。

    或许是父子间的心有灵犀!帖木儿灭里,也对李承绩的大肆赏赐,感觉有些失了脸面。

    原本还抱着几分自持甚高的心思,现在也全都消散一空了。看向李承绩的眼神,也不再是之前的欣赏,而是底下人对上位者的敬服。

    与他恰恰相反的是,艾尔玛尼却是高兴极了。因为这些赏赐,证明了他当初的选择,是有多么的正确。即便被人不喜,他心下也觉得那是值得的。雄起中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