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一十章 接见诸将
    “穆赛雅布伯父、卡赫塔巴伯父、马立克伯父!”,杨吉尔灭里随着帖木儿灭里,走上前说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,杨吉尔。听说你阿父受伤,你从旁照顾了不少时日啊!”,长得像尊铁塔似的马利克·阿不都,笑着出声道。

    “真是不错的儿郎。”

    “嗯,帖木儿,你养了个不错的儿子啊!”,穆赛雅布与卡赫塔巴,也都跟着出声道。

    这时候,又有两人走了过来。杨吉尔灭里一看,就大声喊道:“弗拉特伯父!贾拉赫伯父!”。这是剌贾德亲王底下,比较出色的异密。他们二人的祖先,全是阿拔斯帝国前期,有名的维齐尔。

    整个帝国的赋税、省督,也都要听他们的安排。

    不过后来,都遭受了哈来发的厌弃。整个家族,也都经历了灭顶之灾。但是到底家大业大,后辈子侄颇多。即便当初被哈来发杀了不少,但仍有不少后辈,逃过了一劫。

    这么过了百年,后辈们凭着曾经逃难时,从家族带走的藏书,又慢慢为各地方势力效力。发展到如今,已经颇有规模了。不过和曾经的地位相比,还是相差千里。

    之前赶路时,杨吉尔灭里就见过这两人。只是因身体不适,而没能在授功台下观礼。不想这个时候,赶来见总督了。

    许是病体未愈的缘故,二人的脸色还带着不正常的红晕。走起路来,也都脚步轻浮。听到杨吉尔灭里的敬称,都露出和煦的笑意。

    这么寒暄了半晌,内里的侍官终于喊到他们的名字。

    “诸位,我等先行一步了!”,帖木儿灭里向弗拉特、贾拉赫两人拜别了一声,就与穆赛雅布、卡赫塔巴、马立克三人一同入内。

    而杨吉尔灭里年岁尚小,自然没被点到名字。就只能侯在帐外,等着消息。

    不想这时,一个看着与他年岁相仿的少年,主动凑上前道:“嘿!你也等着总督召见?”。

    杨吉尔灭里见其部落人打扮,又跳脱得很,便不想理会。就别过脸,自顾自的候着帐篷内的消息。

    哪里知道,这少年似乎脸皮贼厚得很。依然笑嘻嘻的,跟着凑过来道:“我在等着总督召见呢!嘿嘿嘿···离开部族,还是我第一次见比收税的头人还大的官呢!”,从前他见父汗面对收税的头人时,都卑躬屈膝的,十分恭敬。

    就以为整个草原上,头人就是最大的官。直到跟随护教军出了草原,才知道那收税的头人,就是一个小的不能再小的小官。甚至严格算来,都算不得官吏。

    所以知道自己会见到如同天神一样的大官时,他心下既紧张又欣喜。

    杨吉尔灭里闻言,心下顿时有些吃味儿。就没好气道:“哼!总督的规矩颇多。你若是有失礼之举,说不得掉了脑袋。”。

    “啊?!还会掉脑袋?”,乌达阿黑麻信以为真,立时大惊失色道。

    见其被吓到了,杨吉尔灭里觉得心下又舒爽了不少。就咧嘴一笑,出声道:“这是自然!总督那样的身份,怎是随便胡来的?!”。

    “啊?!这--我----”,乌达阿黑麻神色惶恐,一时不知如何言语。

    杨吉尔灭里看着,立时心生一计。就装作很仗义的劝慰道:“你也别怕。只要在紧要的礼节上,注意一二,就不会有大碍。”。

    “真的?”,乌达阿黑麻有些喜出望外。整个心神,也如过山车一般,经历了从高到底的飞一般感受。

    “嗯!别怕。看在咱们脾性相投的份上,我会提点你的。”,说这话时,杨吉尔灭里心里鄙夷了自己一把。

    随后他就把自己所知道的重要礼节,全都‘透露’给乌达阿黑麻。还让其保密,不要说与旁人听。

    乌达阿黑麻感动异常,觉得自个儿又遇到了一个仗义的兄弟。就一把抱住杨吉尔灭里,感动道:“你这个兄弟,我乌达阿黑麻交定了。”。

    听到这话,杨吉尔灭里面色一凝。心下,也不自觉的生出几分负罪感。但不等他告诉乌达阿黑麻真相,营帐内就走出一侍官。

    “何人是杨吉尔灭里?”。

    “我是!我是!”,乍听到自己的名字,杨吉尔灭里还有些愣神。但他的反应很快!只过不了半息,就凑上前说话道。

    “随我来!总督要见你!”,那侍官打量了杨吉尔灭里几眼,就出声道。

    杨吉尔灭里便随着他的脚步,踏入呼罗珊总督的营帐。

    “嘿!杨吉尔灭里!我等你出来。”,在他有些小心翼翼的时候,乌达阿黑麻高声嚷嚷道。

    这让他面色一黑,暗怪其举止粗鄙。

    如此入内后,他阿父与诸位伯父都在。并且兵部大狄万李大气与户部、刑部大狄万,也都坐在下首。其中李大气是最靠近总督的,由此彰显出总督的宠信。

    “杨吉尔灭里,拜见总督!”,他行了一个护教军常见的单膝跪拜礼。虽有些遐思,但动作上,已经拿捏得非常到位了。

    “哈哈!好!”,呼罗珊总督李承绩坐在上首,笑着说了个好字。杨吉尔灭里暗自打量,就见呼罗珊总督,远比之前在台下看着,还要年轻。

    并且笑起来的时候,透出一股高不可攀的贵气。

    “可能这就是总督迥异于常人之处吧!”,他心下暗道。随即用眼角的余光,打量着内里的陈设。

    有些出乎意料的是,总督的营帐并非想象中的贵气逼人。因为里面少有金银、玛瑙、宝石之物。

    但也并不简陋!像总督跟前色泽鲜亮的红木桌案、两旁摆的纹着游鱼戏水的玻璃灯盏、地上铺的几何图案的波斯地毯等,都不是随随便便,就能买到的凡物。

    还有众人座椅上的软垫,乃是用钦察草原以北的雪狐毛发制成。冬时保暖,夏时纳凉。

    就是众人桌前摆放的茶杯,也都是从东方的古国,运来的瓷器。上面纹刻着精美的花纹,让人赏心悦目。

    幸而杨吉尔灭里还有些见识,否则都识不出这些物件的贵重来。雄起中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