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一十二章 输赢已定
    就在众人心思各异时,场上的比试已经开始。

    却是持刀的扩巴斯,率先向杨吉尔灭里劈砍过去。为了最大限度的,避免误伤。二人的兵器,都被布匹紧紧的包裹住了。并且两人还穿了护具。因此各个紧要部位,都被遮挡了起来。

    所以即便真的出现误伤,也不会轻易置人于死地。

    这也是李承绩毫不担心的原因之一!

    此时面对扩巴斯大开大合的刀锋,杨吉尔灭里不但不挡,还摆出以力硬抗的姿态。就战斧一扬,结结实实的与刀刃撞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便听砰的一声,铁器争鸣。众人的心神,也瞬时跟着咯噔一响。

    由于力道太大的缘故,二人的虎口都有些发麻。但两人的脚步,却并未后退。只是两人所站立的地毯,都已经起了褶皱。

    “呀!”,扩巴斯大喝一声,就由砍变抹,狠狠的压了下去。杨吉尔灭里处于守势,立即加重力道回顶。

    但是扩巴斯的力气,显然要大一些。且杨吉尔灭里的双腿微弯,身子后仰的向上顶,又十分耗力气。所以不出几息,扩巴斯的刀口,就一点点的向杨吉尔灭里的喉咙靠近。

    “这杨吉尔---”,观战的穆萨雅布有些忧心的说道。在剌贾德亲王北伐摩诃末时,他在军中,与帖木儿灭里相交甚好。所以对于杨吉尔,也爱屋及乌。

    知道其斧法非常,在同辈之中,算得上翘楚。便希望他与扩巴斯的比试中,能稳居上风。也算是为波斯之地的少年,长长士气。

    也是此次招揽的名士将才中,有不少都出自波斯之地。而呼罗珊总督的原有名将官吏,又多来自河中。所以地域上的差别,就体现了出来。再加上先来后到的缘故,使得这些新鲜血液的涌入,势必处于弱势。

    所以当下,波斯之地的名士将才是急需要人出来长长脸面的。

    而张钛铭等人的心思,却又与他们相反。因为扩巴斯算是总督府的旧人。虽并未入府担任官职,但是与他们来自一个地方。在面对这些新加入的波斯官吏与将才时,算是自己人。

    所以看到杨吉尔灭里处于下风,个个心里都是乐意的。

    正安心观战的李承绩,是不知道底下的人。已经因这场比斗,而慢慢划成两个阵营了。

    同样,在场上比试的扩巴斯与杨吉尔灭里,也不知晓。

    当然,他们此时也无心理会了。

    因为无论是杨吉尔灭里还是扩巴斯,都到了比试的关键时刻。

    “啊!”,在包着布匹,出现些许磨损的刀口距离自己的脖颈只有半尺多高时,杨吉尔灭里发出一声暴喝。原本下压的刀口,立时一滞。

    扩巴斯也深吸了口气,就要加重力道。

    但是杨吉尔灭里更快!

    只大呼了一声,就身子猛的往下一仰。扩巴斯猝不及防,身子前倾。

    趁着这个机会,杨吉尔灭里双腿高抬,立时踢中扩巴斯的胸口。

    “嘶嘶嘶···”,扩巴斯连连后退。本就起了褶皱的地毯被这突如其来的力道一拉,竟出现撕裂的炸响。

    杨吉尔灭里趁此急追,挥动战斧,向扩巴斯的胸口劈来。

    为了尽力做到点到为止,他们两人的护具里面,都填充了一层动物内脏装填的红色漆料。只要用大力击打,内脏就会破损。从而漆料流出,代表战败。

    同时也减缓了力的穿透,使得受击者,不至于出现重伤不治的情况。

    当初李承绩让人制作出这样的护具时,军中将士,还都不愿穿戴。一来是护具较为繁琐,穿戴起来有些麻烦。二来是动物内·脏的味道有些重!即便用特殊的香料浸泡,也依然难使气味消弭无踪。

    直到比试时,体会到护具的精妙。将士们,才算真心实意的喜欢上护具。李承绩也命人从印度弄来各种异常珍贵的香料来,用小紫搜罗的方法,将味道除去干净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上面还带有一股说不出、道不明的清香。

    不过在比试之时,是没有人在乎护具上的香气的。

    像当下,面对近在咫尺的战斧,扩巴斯立即用刀插中地面。同时脚步一停,迅速身子一转。

    就听刷的一声,战斧因速度太快的缘故,带出阵阵破空声。

    扩巴斯的实战经验不差!在避开锋芒后,又绕着刀身转了回来。并双手借力,以刀身为托。猛地出脚,正中杨吉尔灭里的手臂。

    若不是杨吉尔灭里眼疾手快,被踢中的就是手腕了。

    但即便踢中的是别的地方,杨吉尔灭里依然不好受。握斧的手臂,也瞬时生出一阵酸麻之感。

    扩巴斯跟着抽出刀身,直向杨吉尔灭里砍去。

    “好!”,李承绩看两人你来我往,旗鼓相当,不由叫了声好字。其它人则跟着露出几丝假笑,心境颇有些复杂。

    而大帐中央,杨吉尔灭里在落了一招后,就连连处于下风。但他还是应对得当,几次化解了帖木儿灭里的攻击,并使自己,不至于离开划定的圆圈。

    不过随着时间的流逝,他的处境还是越发不秒。因为曾有两次,扩巴斯都差点将他逼出圈外。

    “帖木儿将军,你瞧着令郎如何?”,李承绩将视线从杨吉尔灭里身上移开,冲着帖木儿灭里问道。

    “犬子技不如人,怕是要败于扩少将了。”,扩巴斯的阿父是大辽的名将,作为其字,称其一声少将,也是情理之中的。

    “呵呵···我看未必···”,李承绩摇了摇头,出声道。

    帖木儿灭里神情一凝,有些不知如何回应。李承绩倒是没为难他,别过脸,冲着李大气道:“杨吉尔是你看中的人!因而这场比试,你也该说道说道了。”。

    点了点头,李大气应声道:“依属下所见。他们二人的输赢,已经分明。”。

    “哦?何人赢?何人输?”,李承绩瞧李大气面色如此笃定,颇有兴趣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杨吉尔,胜!”,李大气的话不多,但听在每个人心里,却分量极重。雄起中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