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一十四章 也里之城
    但杨吉尔却并未起身,而是有些遗憾的应声道:“可是小子擅使斧!若骑射,总督赐的战斧,就派不上用场了。”。

    到底是少年心性。见李承绩一直对自己和颜悦色,原本紧着的心思,也不禁舒缓下来。

    这语气上,就不似先前那番顾忌了。

    李承绩虽因上位者的缘故,无法直性子处事。但他却极喜欢性子耿直之人。尤其是杨吉尔灭里的脾性,很合自己的心意。便觉得他这番言语,是关系亲近的表现。

    但是帖木儿灭里就没有杨吉尔灭里这么惬意了。本就紧绷的心弦,更是又紧了几分。扑通扑通的心跳,更是快到嗓子眼上。

    “哈哈···那你是想去赤炎了?”,李承绩有些意外的笑问道。

    杨吉尔灭里应了声请总督成全,显然心下已定。

    如此,李承绩也只好成全了。

    便命人取来自己的铠甲,赐给杨吉尔灭里。只是尺寸上,有些不合身。好在军中有随军的工匠,让其照着杨吉尔灭里的身段改动一二,还是十分简便的。

    这让帖木儿灭里等人意外的同时,又感念其对杨吉尔灭里的宠信。

    紧接着,李承绩又安排了他们的去处。不仅让他们独自带领一个营盘,底下的兵马,也以原有的俘军居多。

    不过内里的将领,都出自护教军。因而他们即便有异心,也很难让军队变节。

    这么到了晚些时候,李承绩是着实累了。便让外面的人先下去歇息,等明日有了空闲,再行召见事宜。白等了许久的乌达阿黑麻,不由有些垂头丧气。但是李承绩的身份,使他不敢有所怨言。便只能闷闷不乐的回到营房,情绪低落。

    如此到了次日,李承绩又为整军的事儿,忙活不已。

    尽管在来马鲁之前,俘军都已打散重编。但是李大气所带领的护教军,终究是少数。所以被打散后,俘军的比例就过重了。并且护教军的军力,也因俘军的加入,而大大削减了不少。

    为此,李承绩又将自己所带的两万护教军充入进去。

    当然,这还不够。马鲁原有的俘军,也有三万余人。在剔除老弱之后,可用之士依然有两万余。再在尼沙布尔郡的俘军中,裁撤一万余人。

    从而使得整个护教军,达到了九万人的规模。再加上留守蒲华的两万护教军,留守尼沙布尔之地的两万整编后的俘·军。更是达十三万人。三大军团的编制,也跟着在原两万人的规模上,扩充到四万人。只有赤炎,比其它军团要多上一万人。

    在呼罗珊的地界,这已经是穷兵黩武了。

    李承绩在高兴自己兵力扩张的同时,也不禁为护教军的军费发愁。因为先前杨府地下的宝藏,已经被他交由李大义,变卖得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所以接下来,护教军的军费,就只能从呼罗珊之地搜罗。

    只是李承绩并不是竭泽而渔之人,所以他也不会干这种杀鸡取卵的事。因而最好的办法,就是开源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,他不免有些头疼。

    不过眼下他也不用担心太多!因为尼沙布尔与马鲁两地的缴获,已经满足近两年护教军的军费了。

    并且接下来,还要攻占也里。到时候,又是一笔大收获了。

    因此在护教军整编告一段落后,他就立即命大军开拔。同时路途上勤加操练,使整编后的护教军,尽快恢复到整编前的水平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也里城。在后世,它的名字是赫拉特。乃是阿富汗赫拉特省的省会,如今是大呼罗珊省的四大郡城之一。

    与后世阿富汗的首府喀布尔,现称可不里的城市,相距600余公里处。坐落在哈里河中游的右岸,水源充足。

    早在公元前六世纪,此地就建立了城镇。并先后被阿拉伯、波斯、河中与天竺等势力占据。也是其位于中亚、南亚、西亚三方势力的交界处,有着天然的交通、贸易枢纽功能。

    无论是战略地位,还是商业地位,都异常紧要。

    这也是阿拔斯帝国时期,大呼罗珊省为什么会成为帝国的三大财源之一了。

    当下城内有人丁三十余万人,在呼罗珊的地界,算是人口最多的城池。就是古尔国境内,也是首屈一指的大城。且因古尔国时局糜烂,以及李承绩对呼罗珊之地动武的缘故,逃亡也里的百姓更多。

    使得也里城的人丁,已经突破了四十万人。

    要知道,也里的城池规模,已经有近百年未再扩建。这突然涌入这么多人,使得城内有些人满为患了。

    并且这些逃难来的百姓,大多身无分文。他们想要存活,便不得不做些‘偷鸡摸狗’之事。

    在饿极了的情况下,这也是常态。

    当下贾米清真寺,数万信徒,正在顶礼膜拜。这是也里城内,标志性建筑。始建于两百年前,呈八角形。有二十三根铁柱,上面描绘了大量几何、飞鸟走兽的图案。

    顶上镶嵌着大量的彩色玻璃,在阳光的照射下,反射着五彩的光芒。远远看去,还有些美轮美奂。

    地上则平铺着大理石与红砂石砌成的混合砖石,并在中央,有一层地毯。

    “总督,普尼班汗明日要见咱们了!”,一个穿着宽大袍服的近卫,冲着额格纳齐沉声道。

    做了个朝拜的动作,已带着头盖与面巾的额格纳齐,应声道:“什么时辰?”。

    自从逃离马鲁,他就一路向西逃窜。期间九死一生,追随的近卫,也死伤了大半。还活着逃到也里的,仅有六七人。路上为了活下去,他们还不得不吃人肉。

    那种感觉,简直就是种折磨。原本还算精壮的额格纳齐,也消瘦了不少。

    现在回想着那段经历,他都忍不住后怕。

    只是活虽活着,但他并不甘心。因而希望从也里总督普尼班汗手上,借兵夺回城池。

    不过万事还是小心为上!在没得到普尼班汗的准信之前,还是不敢如此狼狈的上门寻求援兵。就派人试探了数次,确信普尼班汗不会对自己不利后,才终于下定决心与其见面。雄起中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