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一十五章 黎明时分
    “平旦之时!”,近卫应声道。对应汉人的十二时辰,也就是寅时。那时候,太阳未出,天色也未亮。是一天之中,最黑暗的时辰。选在那时候见面,不得不引人遐想。

    “不若,改日再会?”,近卫见额格纳齐并未说话,建议道。

    随着信徒们拜了拜,额格纳齐才起身道:“不用了!普尼班汗既要在那时辰见面,就见吧!”。如今正是求人之际!不同以往,自己还身居高位。在普尼班汗跟前,也不能摆着总督的架子了。

    近卫见此,便不好再劝了。

    而这时候,正在举行朝礼的伊玛目,已经开始颂到最为高昂的段落。所有信徒,都跟着齐声呼应起来。宽大的贾米清真寺,也瞬时人声鼎沸。

    额格纳齐跟着高颂着,希望真主护佑自己心愿达成。

    这么到了次日,额格纳齐在天色未亮之时,就起身离开了居所。一路上,席地而睡的逃民,随处可见。并且地面尽是污秽之物,十分不洁。

    若不是为了掩人耳目,他是绝不愿住这样的地方。并且还要与这些下等人为伍,实在有损身份。

    “该死!”,鞋尖碰到了一点秽物,气得他低声喝骂道。距其不远,躺在角落里的逃民。似是嫌他动静大了,不由撇撇嘴。

    这让额格纳齐感到了蔑·视。

    立时走过去,一把拎起那人的脖子。再狠狠用力,就让其丢了性命。再将鞋尖的秽物往这人身上擦了擦,才心下稍稍解气。

    反正这些逃民,是没人理会的。就是一般的平民百姓死了,城内也不会有人追究。像冬日,冻死了那么多人。也里总督府,也只派人将尸体运出城。

    而不会派发粮食,施以援手。

    直到逃民们为了活下去,争抢粮食,引起了乱子。才招致总督府的疯狂清·剿!

    如今还活着的,早已被吓破了胆,混吃等死了。

    如此转过几条臭气弥漫的小巷,才来到外面的街市。因时辰还早,街市上只有送菜、送柴的小贩。各个商行,却是还没开门。

    这里是见不到逃民的!

    因为一列列沿街巡逻的兵丁,会将所有在街市上徘徊的逃民,尽皆赶出城去。若是动作慢了,就只能见着一具尸体了。

    这么走了好一会儿,他才来到也里总督府。

    这里与贾米清真寺相距不远!巡逻的兵丁,也是街市上的数倍。

    “站住!”,穿着深灰色袍服,将自己遮挡得严严实实的额格纳齐,突然被一列兵丁喝止住。

    为了避免节外生枝,脾气暴躁的额格纳齐,只好站在原地不动。

    “什么人?”,一个领头的兵丁,来到他跟前,语气很不耐的问道。也是这大晚上的,额格纳齐又是这番装束。实在令人,不得不起疑心。

    “总督府!”,额格纳齐拿出一块金色的牌子,上面印了普尼班汗的波斯语简写。

    那兵丁似乎怀疑金牌的真实性,拿在手上掂量了些许,才打量着额格纳齐,任其往总督行去。

    随后他又接连撞见了六列巡逻的兵丁,被他们盘查了六次。如此,才终于来到总督府门前。

    就敲了敲门,等着内里的回应。

    须臾,脚步声响起,侧门被打开一道正方形的小窗口。

    “你是?”,见额格纳齐装扮得这么严实,那人充满警惕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求见总督。”,说罢,就将自己的牌子递了进去。那人细细端详了一会儿,才出声道:“去后门吧!总督说了,在天色未亮之前,不准任何人从这里经过。”。

    话音刚落,那人就将窗口合上。额格纳齐有些不悦的紧了紧拳头,终是放下了。

    由于总督府很大,所以总督府的后门,要相隔数条街市。他饶了很大一圈,才来到一条相对狭窄的巷子。此时来往行人不多,巷子安静极了。

    便有些警惕的看了看周围,才拎着心思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路上撞见一个挑着担子的汉子,却是往总督府送菜的农夫。

    这么来到总督府的后门!

    与正门相比,这里极不起眼。只有一道小门,又低又矮。从前他的府上,也有这样的门扉。只有身份极低的下人,才从这里进出。

    想到这,他就难免有些生气。

    若是依照往日的脾性,他定然是不会进去的。但是现在有求于人,就不得不拉下身段,低声下气了。

    这样想着,他就克制自己心里的怒气,四处打量了一番。见没有旁人,才敲了敲紧闭着的木门。

    “咚咚咚···”,边敲着门扉,便用力将地上的菜叶碾碎。

    “谁呀?”,敲了近十次,内里才慢吞吞的问话。并且听语气,还极为不耐。

    “送菜的!”,想到之前送菜的,额格纳齐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刚不是送过一次么?怎么又来了?”,里面的下人没好气的嘟囔道。

    “有东西落下了,赶着送来了。”,额格纳齐解释道。

    那人似乎并未听出额格纳齐声音的不同。就来到门后,咯吱一声,架开门栓。

    “咿!你不是那个送菜的?!”,一个挺着大肚子,肥头大脸的下人。刚一打开门,就疑声道。

    “我是来找你们总督的。”,说罢,再次从怀中掏出镶金的牌子。这是总督府的信物!一般是极贵重的客人,才会被总督亲自赏赐。若是一般人,却是没那个福分了。

    只不过,这时辰,又从这样的门拜访,实在令人将信将疑。就仔细将牌子看了数遍,才终于道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跟我来吧!”,这下人原本要发怒的!但是看到额格纳齐的信物后,才谨慎的忍住了。只不过他怀疑额格纳齐并不受总督的待见,所以态度上,要怠慢了不少。

    这样七弯八绕,走了好长一段时间,才来到一处僻静的院子。下人站在院外,解释道:“总督正在内里商量军务!烦请稍等片刻。”,说着,就兀自退下了。

    也是李承绩率领护教军亲征也里的消息,已经用快马加鞭的速度,传回也里了。所以总督早早的召见诸位总督府内的幕僚以及军将,商议解决之法。雄起中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