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一十七章 强弩之末
    “那依你所见,如此悍弓,该如何应对?”,普尼班汗正了正身子,意味深长的看着额格纳齐道。

    知道这是自己的机会,额格纳齐想了想,应声道:“可以先派出小股兵马,布下埋伏。等两军对垒之际,再从侧翼杀出。”。

    坐在普尼班汗下首的夷乞干,马上面显不屑道:“若布下埋伏,必料敌以先。而当前,又如何料敌以先?!”。

    跟着又别过脸,冲着普尼班汗道:“总督!此人若心有定计,又如何大败于异教徒!”。

    其它军将也都连连点头,对额格纳齐的计策,充满质疑。

    见此,额格纳奇毫无所惧道:“异教徒的骑射营,非智取无以为胜。”。

    夷乞干还要说话,普尼班汗已面显不悦道:“好了!此事我心有定计,诸位无需多言。”,说罢,又冲着额格纳齐道:“那你所说的古怪图形,又是何物?”。

    听到这话,额格纳齐就知道普尼班汗是上心了。便应声道:“据异教徒所言,那是一种军阵。战时将士们紧密配合,便能攻守一体,战力大增。”。

    回想到当日护教军排列成军阵的景象,他到现在都心声震撼。

    “军阵?!”,这种新颖的战斗方式,普尼班汗还是第一次听闻。

    额格纳齐立连忙解释着,将马鲁之战时,护教军在战场上排列的军阵,详细的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本就贪生怕死的普尼班汗,立刻面色一变。之前的淡然与从容,也瞬时烟消云散。

    就带着些许恐慌道:“那有何御敌之策?”。

    似乎注意到自己的语气不对,赶紧咳了咳,止住了话头。夷乞干作为普尼班汗最宠信的维齐尔,立时明白普尼班汗的意思。赶紧接话道:“我们总督是想问你。既然军阵的厉害,你已见识过。那么当下,可有破敌之策?”。

    “有!”,额格纳齐想都没想,就信誓旦旦道。

    这让普尼班汗一喜,就要追问下去。夷乞干连忙咳了几声,插话道:“你心中既有定计,又为何不肯明说?难道,你是想要挟总督么?”。

    说话时,面上显出几分厉色。其它文武官员,也都对其怒目相向。

    坐在上首的普尼班汗,已不悦的冷哼了一声,质问道:“你想要挟我替你夺回马鲁么?”。

    虽然他胆子不大,但是他人并不傻。且因十分谨慎的缘故,从而对很多事情,看得比较透彻。所以第一时间,就猜到了额格纳齐的目的。

    好歹是担任过总督的人!面对这么多人的敌意,额格纳齐依旧保持着上位者该有的淡然。便也不辩解,应声道:“是!”。

    嘶···

    殿中顿时出现一阵惊疑声。却是众人没想到,额格纳齐会回答得如此光明磊落。

    “只要你愿意借兵助我,不但能夺回马鲁,还能解也里之围。”,说着,面上显出几分神秘的笑意。

    “此事当真?”,普尼班汗语气有些急切。

    到底大敌当前!

    即便他现在还表现得很淡然,但是心里,还是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。

    毕竟护教军不好对付!

    连尼沙布尔、马鲁两地,都能被护教军连根拔起。那他这个不算固若金汤的也里城,就更别提了。

    所以他连夜召集诸位文武官员议事,商讨御敌之策。

    可是护教军的名声,已从呼罗珊之地传开。即便还未抵临也里城外,底下的武将们,也都生不出丝毫背水一战的雄心。

    一个个的,都顾左右而言它,不肯表露心迹。使得他心里,也是烦躁得紧。

    夷乞干看出不妥,马上接话道:“哼!别想欺瞒我等。即便没有御敌之计,我们也里上下,也会为了真主,为了总督,与满嘴谎话的异教徒死扛到底。”。

    尽管说这话时,表现得很忠心耿耿。但是底下的文武官员,却都面色复杂。显然,心里并不愿与也里总督府共存亡。

    这番姿态,普尼班汗也察觉到了。面上阴沉了几许,显然心下不快。

    额格纳齐则暗自讥笑一声,就回应道:“自然当真!护教军当前,虽看似强横无匹。但内里,实已强弩之末。”。

    “强弩之末?!”,普尼班汗疑声道。

    “嗯!”,额格纳齐应了一声,就从怀中掏出一封信函。

    “这是兵败当日,从八米俺(巴米安)传来的信笺。因异教徒兵临城下,也来不及细看。便携带在侧,直到如今。”。

    见普尼班汗有一探究竟的意思,夷乞干就亲自起身,走到额格纳齐跟前,接过信笺。

    当瞧见内里的文字后,立时面色紧了几分。

    普尼班汗看着,更是心生疑惑。就伸手接过,极为迅速的看完整张信笺。

    “这是别哈乌丁·沙木的亲笔?”,普尼班汗的语气中,带着浓浓的震惊。

    因为别哈乌丁·沙木,乃是古尔国八米俺之地的埃米尔。在古尔国因诸王争位,而天下大乱后,更是左右逢源。从而将势力,扩张到巴达哈伤、骨咄之地。

    在后世,这就是葱岭以西,塔克吉斯坦的巴达赫尚自治州以及哈拉隆州、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。地形以山地为主,海拔较高,落差较大。

    塔里寒(塔利甘)、巴哈兰(巴格兰)、安坦罗缚等城,也都在他的掌控之下。

    原本班城郡所在的护实建地区,也在他的掌控中。后来惧于护教军的军威,而心有不甘的将护实建之地让了出来。

    这么多时日过去,随着疆域的扩张,兵力的增强。他对护实建之地,又生出觊觎之心。

    但是人的影,树的名。护教军的厉害,传得太甚了。以致他心里即便对护实建之地眼红得紧,也不敢轻易发兵。

    便只能暗地里派人,刻意前往呼罗珊总督府的辖境,以探虚实。同时也密切关注呼罗珊之地的战事,妄想涉足一二。

    但是在他有所行动之时,护教军已经接连了攻克了尼沙布尔与马鲁之地。所以额格纳齐得到他的信函时,都没来得及回应。雄起中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