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一十八章 血·腥杀·戮
    不过还是有个绝好的消息,让他高兴不已。那就是护教军为了攻克呼罗珊四郡,竟然抽调了河中之地的九成兵力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只要派出一支奇兵,就能深入呼罗珊总督府的大后方,让护教军首尾难顾。

    用汉人的兵法解释,就是围魏救赵。

    但是他心里,还是顾忌着护教军的厉害。因而不敢自己动手。便将这消息传给额格纳齐,好让其出兵护实建。

    也是在他看来,额格纳齐出兵的可能性,要远远大于普尼班汗。因为性格上,普尼班汗就是贪生怕死之辈。在没有火烧眉毛的情况下,是万万不敢兵行险招的。

    这个心思,额格纳齐不是傻子,自然知晓。

    尽管当时对他来说,这封信并没有多大的用处。但是来到也里后,他就想用这个做敲门砖,以寻求普尼班汗的帮助。

    原本他还没多少把握!

    但从西边的行商口中,得知护教军已在来自也里的官道上后,他就觉得时机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便带着几分赌博的心思,来普尼班汗这里试上一试。

    若是不成,那短时间内夺回马鲁,就真的只是奢想了。

    当下听到普尼班汗带着异样的语气,额格纳齐心下生出几分欣喜。就沉着脸,出声道:“护实建之地,如今都被卡纳提别克·百客那个废物掌控。底下仅有刚组建不久的千人新军,战力低下。

    只要我等派出小股兵马,就可以拿下此地。再一路北上,攻克那黑沙不。那么黄金片地、牛羊片野、富户万千的蒲华城,就在我们手中了。”。

    说到这,面上闪出几分不正常的红晕。却是说到兴起之处,忍不住心动了。

    普尼班汗也不免露出几分动容之色。

    毕竟蒲华城,可是如今呼罗珊的地界,都在流传的富裕之城。说是地上铺的,都是用第尔汗制成的银砖。

    当然,这是夸大奇谈的。

    实际上,就是护教军在蒲华的主街,铺了一层水泥。因其颜色是银灰色,因而被好事者传成银砖。

    不过水泥的造价也确实太过高昂!用银砖来形容,也不为过。

    夷乞干看着额格纳齐的神色,面色微沉,质疑道:“若是真如别哈乌丁·沙木所言,那么护实建之地,他为何不亲自去取?”。

    普尼班汗也马上从额格纳齐的豪言中,清醒过来。马上道:“你莫非是戏弄于我?”。面色涨红,似是感受到了冒犯。

    额格纳齐并不胆怯,应声道:“非是戏弄,而是据实相告。”,说罢,就将自己对别哈乌丁·沙木不肯出兵护实建,乃是害怕护教军设下埋伏的设想,详细的陈述出来。

    “你既有此猜测?还敢说不是欺我?!”,普尼班汗的面色,已经黑成了锅底。

    夷乞干马上站出来表明忠心耿耿,大声斥责道:“来人,将此人拖出去。”。

    “咚咚咚···”,话音刚落,大批身着甲胄的总督府近卫,就冲了进来。

    额格纳齐忍了这么久,心里早就生了一肚子闷气。便不等他们主动近身,就冲到其中一个近卫跟前。

    “啊!”,大吼一声,就将那人凌空拎了起来。再一横摔,就将其砸了出去。跟着拾起长刀,开始大开杀戒。

    尽管他的性格暴躁,可是下起手来,并不鲁莽。且恰恰相反,每次出手,都带着毫不克制的凶残与狠辣。有的近卫,直接被其腰斩。有的近卫,更是被其劈成两半。

    于是短时间内,身上就被鲜血浇了个通透。

    夷乞干等人,着实被吓到了。那些原本还想上前帮忙的军将,也都吓破了胆气。个个畏首畏尾的,径直往角落退避。

    坐在上首的普尼班汗,是从他父辈那里,得来的总督之位。平日里,都是想着如何寻乐子,从未亲自上过战场。所以初次看到这种血腥的场面,心里着实震撼至极。

    以致一颗脑袋飞到桌上,将他吓得嗷嗷大叫。

    那些近卫们,也都在额格纳齐的疯狂杀戮下,慢慢变得胆怯。尤其是看到地上的残肢断臂,更是心生寒意。个个看向额格纳齐的眼神,都带着不可名状的畏惧。

    于是没多久,额格纳齐的三步之内,就没有一个近卫胆敢靠近。

    见此,额格纳齐冷冷的看着被众人簇拥的普尼班汗,出声道:“你若借兵于我,护实建之地,必定攻无不克!”。

    说罢,就自顾自的寻了个位置坐下。随后又似觉身子不爽利,便随意的撕下好大一块帘子。就着身上的血污,很是放肆的擦拭了起来。

    普尼班汗被吓住了,就要问需要多少兵马。但夷乞干却还清醒,马上抢话道:“借兵之事,乃是大事。因而需要总督与我等商议,从长计议。”。

    额格纳齐话没多说,径直将长刀甩了出去。

    就听砰的一声,结结实实的插在墙壁上。用力之深,由此可见一斑。

    夷乞干头上的毡帽,也跟着掉落在地。

    “滴滴滴!!!”,数滴鲜血低落在夷乞干的鼻尖。也不知是长刀上的鲜血,还是自己的鲜血。

    普尼班汗是真被吓住了,就带着几分急切道:“借借借!”。胆小的性子,完全暴露无遗。

    那些军将看着,既为总督的无能而心生闷气。又为额格纳齐的勇武,而心生畏惧。

    这是呼罗珊之地由来已久的规矩!崇拜强者,仰慕强者。

    随后额格纳齐又拿到能调动兵马的信物,才心满意足的走了出来。瞧见大批急速赶来的近卫,心里生出一阵后怕。

    若是这些人早来几步,他之前就不敢这么放肆了。

    毕竟寡不敌众!

    他即使再能打,也是有力竭的时候。

    这样想着,他又耻笑起普尼班汗的懦弱。原本他还想着,从普尼班汗这里借兵,会有些麻烦。那里想到,这么不经吓,就乖乖的答应了自己。早知道,就不该示弱了。

    便背过身去,赶紧快步离开了此地。

    果然在他前脚刚走,大批近卫,后脚就追了出来。显然也里总督府的一干人等,已经怒不可遏了。雄起中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