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一十九章 也里总督
    “哼!凭这些阿猫阿狗,也想抓我。”,额格纳齐很不屑的说着,就赶紧向行人较多的贾米清真寺行去。

    显然嘴上说的与脚上走的,并不一致。

    只是他身上的血腥气很重!即便裹着帘子,也都被鲜血侵出一块块红斑。再加上面色粗狂,一看就非良善之人。使得过往行人,都有些胆怯的退避开来。

    巡逻的也里守军,也马上注意到他的不同寻常。

    便对同伴使了个眼色,欲要走过来盘查。

    知道不好,额格纳齐连忙加快行速。见也里守军紧跟了过来,更是顾不得什么,撒腿就跑。

    此时正值早礼!贾米清真寺附近的信徒,数不胜数。特别是那些无家可归的逃民,更是拥挤的侯在寺庙周围。

    碰上朝拜的信徒,便妄想得到施舍。

    因而额格纳齐,一迈开腿,就往人多的地方跑。紧跟在他身后的守军,立即知道不好。就大喊着,面色凶狠的追了过去。

    可惜信徒实在太多了!

    守军只追了一小会儿,就把人跟丢了。

    额格纳齐也不敢乱跑,随意抢了件衣裳,披在身上,就随着结束朝拜礼的信徒们一起,快步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眼见明显衣着不同的总督府近卫们,正在街上抓人。他更埋着脑袋,极为低调起来。

    好在人多,近卫们也顾不过来。所以他饶了一个大圈子,成功回到了居所。

    如此到了晌午,外面的风声也松了些。

    额格纳齐领着几个忠心耿耿的近卫,来到城西的军营。

    “站住!什么人?”,见额格纳齐大摇大摆的向军营走近,看门的军将,大声喝止道。

    “奉总督之令,调兵的!”,说罢,就将自己的调令递了上去。那看门的军将一看,才端详了半会儿额格纳齐的面向,就命人开门。

    便听咯吱咯吱······

    两人多高的木门,缓缓向内打开。

    但是迎接他们的,却是一道密集的箭雨。

    “咿!人呢?”,那开门的军将,吃惊道。

    “受死吧!”,一声大喝,陡然从木门两侧传来。就见数道箭雨射来,将那军将当场射死。

    原是额格纳齐早料到军营这里会有埋伏!

    所以在军将痛痛快快的开门后,就留了分心思,躲在木门两侧。不想结果,真如他预料中的一样。

    其它人见此,赶紧冲了过来。额格纳齐等人,最不怕的就是近战。立即不退反进,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很快,就有人发现这里的乱子。大批军将,也都赶了过来。但他们看到额格纳齐畅快杀人的模样后,心下都忍不住惊惧。

    直到身旁再无人近身,额格纳齐才拿出一块血淋淋的调兵令,出声道:“这是调兵令!军情紧急,这些人却抗命不为。因而当场格杀,死有余辜。”。

    因被他的气势威慑住!一时间,竟无人敢反驳。

    还是一个有些定力的军将,让一小兵前去将调令呈过来。

    由于军令难违,那小兵只得战战兢兢,来到额格纳齐跟前。嗅着那冲天的血腥之气,差点没当场作·呕。

    “嗯?!”,瞧着那小兵怯懦的模样,额格纳齐故意重重的嗯了一声。

    顿时将其吓得瘫坐在地。

    如此表现,引得跟随额格纳齐的近卫,都哈哈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那小兵也觉得脸面上过不去!但瞧见身后军将们铁青的脸,又不敢就此逃开。只能硬着头皮,颤颤巍巍的取过额格纳齐手上的调令。

    好在这时,额格纳齐也杀人解气,所以心下,还算爽朗。不然这小兵,就有罪可受了。

    如此军将们检查了一番,确信总督调令无疑,就怀着疑虑,接受了额格纳齐的说法。

    其实也是他们心里害怕!不敢直面与额格纳齐起了冲突,所以默认了他的身份。

    如此过了有些时辰,也里总督府。

    普尼班汗坐在上首,将杯盏摔了一地。平常最喜欢的鹦鹉,也被他摔死。整张脸,更像未熟透的苹果一般,铁青得很。

    夷乞干包着脑袋,与也里城的文武官员。都耷拉着脑袋,不敢言语。

    却是一个时辰之前,城西的军营突然传来消息。说是额格纳齐以总督军令为由,大闹军营。派过去秘密截杀他的二百余近卫,也都被他当场格杀。

    随后在军营内,又接连杀了数位反对他带兵出营的军将。从而在军营中,成功调走了一万人。

    要知道,普尼班汗在给了调兵令后,就马上命人前往军营堵截。只是为了避免丑事外扬,而将自己被迫交出调兵令的事,瞒住了营中的将领。

    而那些知道内情的军将,则都在总督府内商议着应付护教军之事。所以阴差阳错之下,让额格纳齐钻了空子。

    这也显示出,普尼班汗所率领的也里总督府,果然无能至极。不然调兵这样的大事如何能让额格纳齐这样的外来者得逞。

    如今再勃然大怒,也是无济于事了。

    “真是好大的胆子!竟不向总督府禀告,就敢放万人大军出城!”。普尼班汗咬紧牙关,恶狠狠道。虽然这件错事的原由,实则出在他身上。但身为上位者,他将刚愎自用的缺点,刚好发挥到了极致。

    所以即使再错,也不会认为错在自己。

    便在说完话后,目光森然的看着跪在下首乞罪的城门守将。

    “来人!将此人拖出去,乱石砸死。”,

    那人一听,顿时吓得大声喊冤。但是普尼班汗更为厌恶,所以听都没听,就任由近卫将其拖下去。

    夷乞干等人看着,心下都暗自发憷。因为这守将,确实是冤死的。毕竟额格纳齐有总督府的调兵令,没人敢拦阻。

    但是他们也不会出声,为此人求情。因为只有普尼班汗的怒气消减下去,他们的处境才会安全几分。

    否则,下一个被处以石刑的,很可能就是他们自己。

    等到门外的惨叫声渐渐停歇,普尼班汗的脸色才缓和了些许。夷乞干等人,也都暗自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总督!额格纳齐恩将仇报,藐视总督的威严,定要重惩。”,夷乞干知道普尼班汗的性子,所以知道在什么时候说些什么话,才最得普尼班汗的欢心。雄起中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