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二十二章 阿勒夫堡
    若不是督军在军队后面,狠杀了数十逃兵,镇住了士兵们的胆气。

    说不得,胜负就得颠倒了。

    所以李承绩也不会不懂装懂,胡乱指挥。便只挂着名头,实则都听李大气的建议。除了某些拿不定注意的时候,才会深思熟虑一番,听从大家的意见。

    现在这种场合,便是如此。

    “依二位参赞所言,帖木儿将军,是必有破敌之计吧?”,阿利·不剌面上显出几分浅笑,语气温和的问道。

    但是话里的意思,却带着几分逼迫。

    眼见贾拉赫等人似是被问住了,穆赛雅布连忙解围道:“阿利参赞这是何意?莫非你在怀疑帖木儿将军胡言乱语不成?”。

    “不!不!不!穆赛雅布将军误会我的意思了---”,阿利·不剌赶紧摇了摇头,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好了!眼下是商谈破敌之计!不干系的事,就休要再言语了。”,李大气见众人越说越偏,立时出声阻止道。

    李承绩神色平静的坐在上首,看着众人争论,心下不由露出几分苦笑。原本他以为,只要上位者足够运筹帷幄,派系之争,便能消弭无踪。但在自己真正成为上位者后,便知派系这种东西,果然是难以禁止的。

    无论是阿尔子密与张钛铭间的暗生间隙,还是总督府旧派与新派的暗暗较量,他都有些有心无力。

    因为这些人所争的,是至关重要的利益。并且这种利益,还很难公平分配。像阿尔子密与张钛铭所代表的不同派系,就是争夺他的信任以及在总督府的地位。

    而这,又与政绩息息相关的。

    直到现在,他都没有任命吏部主官,便是双方势力间,并没有一个合适的人选足够得到他们的信服。

    不过这种情况,在也里之战结束后,便会得到改善。因为他已经想着,从新加入的谋士中。挑选一个合适的人选,担任总督府的吏部主官。

    反正在阿尔子密与张钛铭等人眼里,这些新加入的谋士,都在利益上,与他们处于竞争的关系。因而担任吏部主官时,便不会担心其过多的偏袒于谁。

    这样一来,阿尔子密与张钛铭所代表的派系,也都会信服了。

    在他想着这些时,阿利·不剌则有些讪讪的看了看正襟危坐的李承绩。其实他也不愿当着李承绩的面,与帖木儿灭里这样言语的。但是身在其位,不得不争。

    因为参谋司,乃是战时虚设的。到了呼罗珊大定,很可能就用处不大了。

    当然,呼罗珊总督府的扩张步伐,必不会就此停歇。可是下一次开战,又说不准是何时。所以他心里,需要一个安稳。因而参谋司的职务,他是有些不安心的。

    这就需要当下,大力的表现自己,彰显自己的用处。这样才能在呼罗珊大定后,谋得更好的官职。

    这份心思,李承绩自然也明白。所以在李大气说话后,就默默的看着场上的微妙变化,并不出声。

    “据末将所知,阿勒夫堡,并非锁关之道。”,帖木儿灭里笑看着李大气,出声道。

    也是帕鲁帕米苏斯山脉的西段,地势并不如东段那么高耸。尽管山上的植被很少,多是砂石戈壁。但还是有少许羊肠小道,可以饶到阿勒夫堡的后面。

    刚好帖木儿灭里,对这样的小道颇为熟悉。

    这还是他名声不显之时,随前任花拉子模苏丹一起征讨也里的事情。当时在阿勒夫堡,也碰到了钉子。后来还是在当地人的领路下,来到阿勒夫堡的后面。

    从而乘敌军不备,拔掉整个阿勒夫堡。

    如今重回故地,他便想再用这个法子,拿下整座军堡。

    “哦!帖木儿将军知道有秘道可通敌后?”,李承绩听闻,讶然出声道。自大军出征,一路上就犹如神兵天助。所以护教军的推进速度,也是异常之快。直到这里,因攻取库什克镇太过声势浩大的缘故,使得阿勒夫堡的守军,早早有了防备。

    并且随着库什克镇溃兵的加入,让堡内的军事防护,更增强了数倍。护教军接连强攻了两次,都无奈丢下一地的尸体,不甘退回库什克镇。

    所以当前如何破敌,就显得尤为紧要了。

    “末将随军之时,还是十几年前。如今再来,也不敢断定秘道还在。”,铁木尔见李承绩问起,就知自己的提议,已经让李承绩上心了。便寻着心思,应声道。

    “沧海桑田,变化万千。贼酋普尼班汗家族,在也里经营多年。这阿勒夫堡,又是也里的入关门户。如此紧要之地,自然早早将周边大河山川,了解得透彻。”,因李大气的出言,阿利·不剌不敢流露出针锋相对之势。所以话里话外,都有些含糊。

    但是细细寻思,话中的意思,并不难懂。

    铁木尔灭里依旧保持着和煦的笑容,出声道:“阿利参赞所言甚是。当初夺下阿勒夫堡后,那条小道的入口便被苏丹下令毁去。知道实情的将士,也都在后来的战事中身死。

    因而秘道是否还在,末将也不敢断言。”。

    知道就知道,不知道就是不知道。帖木儿灭里还是知道轻重的,不敢妄自断言并不知道的事情。即使他心里,觉得秘道存在的可能性很高。

    “不若命人前去查探一二,真相如何,必然知晓。”,李大气听到这里,出声提议道。

    因其户部大滴丸的身份,没人敢将他的话当成耳旁风。所以在场的谋士、军将,都齐齐应是。

    如此,整件事也就定了下来。

    这么到了午后,哒哒哒的马蹄声渐起。在有些干涩的地面上,扬起阵阵扬尘。杨吉尔灭里骑在马上,瞧着越来越近的秃子山,慢慢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也是山上光秃秃的,少有植被。所以在旁人眼里,就像秃子一样。由此,便得了秃子山的名号。阿勒夫堡所在的位置,就在秃子山的山脚。那是一处谷口,乃是进入也里最为简便的官道。

    不然翻山越岭,绕道而行,必要花费不少时日。雄起中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