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二十七章 内忧外患
    “看!敌军!”,乌达阿黑麻眼尖,最先见着。立即咿呀了一声,就从背后的箭篓里抽出一根箭矢。瞧那搭弓射箭的样子,似乎已迫不及待的想要立功了。

    “等等!”,杨吉尔灭里性子谨慎一些,立即出声阻止道。因为在他看来,这敌兵出现在这里,有些不同寻常。

    毕竟阿勒夫堡的关口,已经封锁。就是一只苍蝇,都飞不出去。这敌兵,又是如何逃得出来。并且就算要逃,也应该逃往也里。而不是北上,白白的逃向护教军,成为俘虏。

    可惜的是,乌达阿黑麻还以为杨吉尔灭里要跟自己抢功劳。因而一听这话,更是手一松。脱铉的箭矢,便跟闪电一样,急速向敌兵射去。

    还是紧随其后的戈干亜机灵!在乌达阿黑麻刚射出箭矢时,迅速搭弓射箭。并且后发先至,刚好追上了乌达阿黑麻的箭矢,致使其失去了准头。

    而这时,刚从山上下来的逃兵,也听到了杨吉尔灭里他们的马蹄声。立即停下身子,回头一看。

    结果不仅不恐慌,还面显激动的站在原地,冲他们呼喊着什么。

    待走近了,才听那人带着些许亢·奋的神色道:“快!快!快带我去见你们的统帅。”。

    “哼!你是谁,竟想面见我们的统帅?!”,乌达阿黑麻听着这人的口气,有些语气不耐道。到底他们的统帅,可不是想见就能见的。

    杨吉尔灭里也对这人的身份存疑,就任由乌达阿黑麻盘问。

    “我-我的身份你们不用知道。只要带我去见你们的统帅,就有现成的功劳等着你们。”,说罢,就从怀中掏出一块印着两道长剑交叉的令牌。

    “这是?”,戈干亜眯着眼睛打量着,有些看不明白。乌达阿黑麻也紧盯了半晌,并不懂这令牌的用处。

    好在杨吉尔灭里是识货的,马上道:“这是总督府的如意令。只要有他,就可以面见总督府的所有官吏。即便是总督,也有见面的可能。”。

    “什么?这就是如意令?”,戈干亜马上想起扫盲课时,军中教官跟他们提及过的如意令。只是因并没见着实物,普通人又很难弄着。所以心里,并没有将其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乌达阿黑麻更加不堪!惊讶出声道:“如意令是什么?为何我竟从没听过!”。扫盲课时,他是最不专心的。所以很多提及的学问,他都一知半解。

    杨吉尔灭里和戈干亜也没心思跟他解释。就对视了一眼,露出几分苦笑。

    便让出一匹马来,领着这人返回军营。

    大概过了一炷香的时间,库什克镇的军堡。

    “启禀总督,有人手持如意令,前来求见。”,古义买提单膝跪地,禀报道。

    “如意令?!”,李承绩呢喃了一声,就接着道:“快请他进来。”。

    跟着又冲着在场的诸将道:“今日就到这里了,你们先下去吧!”。

    众人闻言,也不久留,迅速离开。

    待那人进来,内里只有李承绩和李大力。

    “真主在上!事务司也里门徒尔亦丁克,拜见总督。”,说着,就行了一礼。

    “信物!”,李大气倒了杯热水,走到他跟前提醒道。

    尔亦丁克马上脱下自己的衣服,露出有些瘦弱的上半身。

    李大气随即喝了一口热水!但转而,又朝着尔亦丁克的后背,全都喷了出来。

    就见数息之后,尔亦丁克的腰背上,慢慢显出一朵紫色的蔷薇花。

    这下,李大气和李承绩,才确认此人是事务司的探子无疑。因为只要是事务司派出去的探子,都有这种经过特殊药水处理后的刺青。

    当然,那些半路招进来,没有受过事务司整训的探子,是没办法刺上这种图案的。

    “你来此地,可是阿勒夫堡,发生了变故?”,李承绩知道当前,阿勒夫堡封锁严密。所以这个时候还能逃出来,显然有极为紧要之事需要禀报。

    更或者,出现了某种呼罗珊总督府意料之外的大事。

    尔亦丁克点了点头,应声道:“堡内人心浮动,不久必会大乱。不过我今日来,却是为也里城的要事。”。

    “也里城?莫非,普尼班汗寻得了援兵?!”,李承绩有些意外道。

    “既是援兵,也非援兵。”,尔亦丁克说着,就说了近段时间,也里城的变故。

    当听闻额格纳齐出现在也里城,并表现得如此英勇后,李承绩着实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“普尼班汗就如此任由他胡来?”,

    “也里维齐尔夷乞干从旁周旋,普尼班汗也就默认了。”,尔亦丁克应声道。原本夷乞干是得普尼班汗的命令,去说服额格纳齐,解决也里当前的困局。

    但是夷乞干似乎是得了额格纳齐的好处,竟将额格纳齐又引进也里城。并占据了半个城池,算是引狼入室。

    更令人奇怪的是,夷乞干还说服了普尼把汗。让其对额格纳齐的越规之举,保持诡异的默认姿态。

    李承绩听着,更是奇怪道:“夷乞干是如何言语,竟让普尼班汗就这么忍气吞声了?”。

    “据探子来的消息,夷乞干在普尼班汗跟前,提了额格纳齐三日之内,必出兵阿勒夫,以解也里之围。”。

    “三日?出兵阿勒夫?”,李承绩微微皱眉。

    如今阿勒夫堡已经让人头疼了!额格纳齐再领兵来援,那就更加难以攻克。所以对李承绩来说,这确实不是个好消息。

    “不过执事有言,夷乞干必不会出兵阿勒夫。”,见李承绩有些忧虑,尔亦丁克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嗯?”,李承绩面带疑色的盯着他。

    尔亦丁克便将执事对时局的看法,一五一十的重述了出来。却是额格纳齐夺了半座也里城后,并没有如想象中的那番。大肆劫掠,筹措军粮。而是从富家大户手中,借得大笔钱财。同时招兵买马,整兵备战,似有夺下整座也里城的势头。

    如今也里城的不少武将,都私下里与额格纳齐的府上走得勤快。城内的大伊玛目们,还大肆捐献钱粮,让其守护好也里城的安危。雄起中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