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三十章 天兵将至
    普尼班汗打量了众人半晌,见大家都不说话了,脸色也迅速冷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尔等就没有可行之法吗?”,

    场上依旧没有应答。

    再瞧见看到空出近一半的坐席,他脸色就由青转黑。

    “这些人呢?他们府上都没人催么?”,

    “总督,已派人去催了。只不过,都抱病了!”。

    “抱病?”,普尼班汗极为惊讶。

    “是!”,见普尼班汗脸色不好,那侍者小心翼翼的应答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抱病!抱病!这些时日,都有多少人抱病了。夷乞干呢?他也抱病了么?”。就在这几天,抱病的人数层层激增。也不知是真病无法赶到总督府,还是预料到也里守不住,而提前与总督府撇清关系。

    “这---”,场上的文臣武将,对此都心知肚明。因此听到普尼班汗的喝问,心下都有些被戳破心思时的小心翼翼。

    这种反应,让普尼班汗得无名之火大起。就盯着空出的维齐尔之位,厉声问道:“夷乞干到底何在?”。

    众人又相互看看,并没出声。身旁的近侍看着,连忙命人再去查看一二。

    这么一等就是小半个时辰,上府的近侍回来。只不过他是空着回的,身后并无夷乞干的踪影。

    “总督,维齐尔一个时辰前,就已出府了!”,小侍有些胆怯的看了普尼班汗一眼,惦着心思道。

    “出府了?!”,普尼班汗瞪着眼睛,惊讶不已。在场的文武官吏,也像炸开了锅。谈论着,夷乞干到底去了何处。

    “难道是真逃出城了?!”,

    “不会吧?也里城还没失陷呢!”,

    “这可说不准。我们的维齐尔,向来是惜命的。”,

    “嗯!此话也有道理。”

    众人越往下说,就越觉得夷乞干是离开也里城了。

    也是这几天,离开也里城的百姓不少。若不是也里一直许进不许出,说不得逃出城的百姓更多。而昨日,城门又忽然大开。趁着乱兵进城的机会逃出城,也不是不可能。

    普尼班汗虽没竖着耳朵听他们说什么,但某些关键字眼,还是溜进了他的耳朵。使得他的心里,更加烦闷了。便没心思猜了,不耐道:“那你可知,他是去往何地了?”。

    小侍立即有些为难,迟疑道:“这-这-这---”。

    “嗯?!”,普尼班汗心下正恼!再听这小侍支支吾吾的,更是气不打一处来。

    “维齐尔,似乎被马鲁总督带走了。”,小侍被普尼班汗一吓,是不敢隐瞒什么了。就诚惶诚恐的,将自己打听到的都吐露出来。

    “什么?他竟被额格纳齐那凶徒带走了。”,

    “是啊!他竟投靠了额格纳齐!”,普尼班汗还没出声,场上的官吏就忍不住出声道。

    到底夷乞干是也里总督府的维齐尔,深得普尼班汗的信任。所以这种时候。接受额格纳齐的邀约,实与投敌无异。一些本就看不惯夷乞干大权独揽做派的官吏,更是抓紧机会。在普尼班汗跟前,历数着额格纳齐的不是。

    普尼班汗已对夷乞干生疑,此刻再听这话。立即想到了夷乞干将额格纳齐引入也里城,占据半座城池的紧要之事。心下对他的猜忌,就更加深重了。

    不过也有与夷乞干关系亲近之辈,马上出声道:“马鲁总督向来霸道蛮横,维齐尔说不得,是被他们掳走的。”。

    从额格纳齐来到也里城开始,就一直张狂霸道。像在总督府的第一次见面,就敢动手杀人,索要兵权。后来又大闹也里军营,成功弄走了一个营盘。

    如今更是占了半座也里城!伊玛目以及部分官吏,也都向他投靠。现在前来的官吏少了一半的缘故,便有不少是投靠了他的阵营。

    普尼班汗一听,心下的暗恼又消了些许。但是脸色依旧阴沉,出声道:“维齐尔,果真是被掳走的吗?”。

    “那管家说,维齐尔本要来总督府的。但临了出门,撞上马鲁总督派人相迎。所以维齐尔,便被那人带走了。”。后面的话越说越小,显然是害怕极了。

    啪啦一声,普尼班汗将桌上蒲华出产的精美玻璃瓷盘,给直接扫落在地。原本稍稍消解的怒气,也全都蹭上脸了。

    恰在这时,朝圣门附近的一座临近清真寺的宅邸。额格纳齐正与诸位原也里总督府的官吏,商谈阿勒夫堡失陷一事。

    这里本是一个布商的住所!在额格纳齐掌控半座也里城后,就寻了个由头,将布商赶了出去。只是他的几房小妾,全都留下来侍奉额格纳齐这个新主人。

    因地方宽敞,布局也不错。额格纳齐在这里,也待得习惯。不过他心里,还是将这里,当成暂时栖身的地方。因为日后,他还想住上更加气派的总督府去。

    其实说实话,到现在为止。额格纳齐都有一种深处梦境的虚幻感。因为他觉得,一切都来得太容易了。像一开始,他觉得从普尼班汗这里,借到一千兵马就是大幸了。

    但现在,他不仅弄到了七万兵马。还将也里城,占据了大半。并且也里总督府的文武官吏,来投的不少。城中的伊玛目们,也都公开表明支持自己。

    当然,他也知道原因。那是自己在他们跟前吹嘘,八米俺的埃米尔,不日即可到达也里城。同时他自己,也表现得非常勇武。让也里城的一群缩头乌龟们,都没了胆气。

    这也使得他心里,是极瞧不起也里城的一干人等。

    只是当前,他还必须要用到这些人。不然自己的统治,就无法维系。所以他也学得圆滑了一些。不再将心里的厌恶,径直表现在脸上。

    也是落魄了一次,让他体会到了忍气吞声的处境。所以原本直愣愣的性子,也因此而改变。

    在他想着这些时,夷乞干坐在下首,出声道:“总督。阿勒夫堡一陷,这也里城,恐怕是待不住了。”。既然来了额格纳齐这里,就不能装哑巴。不然惹其不高兴,秘密不仅守不住,额格纳齐还可能不会遵守密约,准时离开也里城。雄起中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