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三十一章 西线平定
    普尼班汗见过这种眼神!

    那还是也里城中,饥寒交迫的流民,看见食物时,双眼发光的眼神。就好像猎物一样,充满了毫不掩饰的欲·望。

    因而他本能的,心生警惕道:“你们要干什么?”。

    可惜的是,他的厉喝已没有用处。因为府内的下人,已经不将他当做高不可攀的总督了。

    便毫不忌讳的指着他身上的衣服,出声道:“他身上的衣衫是桃花石造的丝绸!”

    “他脚上的鞋子,好像是波斯的绸纹绢!”,

    “呀!还真是!”

    “快看他头上的帽子,竟是狐皮!”,

    “看那白得,怕是值不少钱吧!”,这话一说,所有人竟诡异的停下话头。再看他们看向普尼班汗的眼神,更是透着赤·裸·裸的贪·婪。

    “你们!你们---!”,普尼班汗慢慢往后退却,心里开始害怕了。先前颐指气使的姿态,也都消失一空。

    “快从他身上捞点好处!不然护教军来了!咱们可就什么都捞不到了!”,有胆子大一些的下人,大声吆喝了一声,就装着胆子向普尼班汗走去。

    “你要以下犯上?!”,普尼班汗瞪着双眼,厉声大喝道。

    毕竟是上位者!在总督府里,向来是一言九鼎的存在。所以这下人摄于普尼班汗的气势,竟有些面显胆怯。

    不过这种情形只持续了数息,就被一飞来的石头打破。

    “啊!是谁打我?”,普尼班汗捂着额头,痛呼出声道。却是眼角,已被砸出一块血污。

    这下,那下人也反应过来。上去就踹了一脚,迅速将普尼班汗的帽子摘了。其它人也都一拥上前,开始搜罗普尼班汗身上值钱的物件。

    “你们在干什么?!”,一声大吼从房内传来。却是传信的军将,及时赶到了。这些下人本就是惊弓之鸟,一听这话,连看也不看就一哄而散了。

    却不想,抱着一堆字画、古玩的军将,其实和他们是一丘之貉。

    被揍得鼻青脸肿,视线模糊的普尼班汗,是看不清军将的样子。只依稀睁着眼,艰难的扯着嗓子,呼救道:“快!快来救我。”。双手虚抓着,身上一丝不挂。

    军将走了过来,却不是救他。而是抬起右腿,朝着普尼班汗的脸面狠狠的踩了上去。

    原本他就不是来通风报信的!

    而是瞧着满城的富家大户、文臣武将,都在装捡着值钱物件,快步逃跑。就想着来总督府上,寻些值钱的东西再走。

    奈何久在普尼班汗手下办事,摄于他的威严。所以一开始,竟有些不敢放肆。直到外面的下人群起而攻之,他才算放开心底的欲·望,大肆搜罗。

    此刻踩着普尼班汗的大脸,他心里生出一种前所未有的快感。

    但他知道不能久留,便迅速从奄奄一息的普尼班汗嘴中,拔出两颗金牙。

    而在府外,护教军已不费吹灰之力的进入了也里城。

    至于也里城的守将,则早在护教军进城之前,就侯在城外投降了。因而也里城,完全成了一座不设防的城池。

    本来还一片大乱的街市,也第一时间,静了下来。护教军并没有大开杀戒的意思,就只让百姓,全都回屋子里待着。若一炷香之后,还敢出现在大街小巷,就不得不抓走了。

    当然,撞见烧杀劫掠者,是不由分说的砍翻在地。

    毕竟这些人,死有余辜!

    并且用他们的血,也好让城内的百姓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于是不到半个时辰,也里城的官衙、粮库等重地,都被护教军接收。主要街市,也被护教军封锁。只有一些相对偏僻的巷子,还有惊惶不安的百姓在外边溜达。

    待到护教军进入总督府,内里已没人了。

    其实普尼班汗还在,但是被揍得面目全非的他,谁都认不出来。所以护教军的将士将其当成死人,径直用驼车拖到城外的乱葬岗,给一把火烧了。

    以致很长一段时间,呼罗珊总督府的一干人等,都以为普尼班汗是提前逃了。为此,还张贴了他的通缉令。

    直到那夺了普尼班汗金牙的军将为领取不菲的佣金,说出普尼班汗被揍晕的经过。普尼班汗的死讯,才被确认。

    不过这都是后话了!

    当下也里城的攻取,彻底关上了呼罗珊省的西面门户。使得护教军的军事行动,总算告一段落。

    李承绩接下来的重任,便是治理呼罗珊了。

    都说马上打天下易,治天下难。李承绩当了这么长时间的总督,对此深有体会。所以战事告一段落后,他根本没有多少空闲。像政务上,就有不少琐事需要得到他的首肯。

    比如呼罗珊之地的郡城划分,官员任命,就是一件头等大事。

    另外班城郡的接收工作,也必须进行了。故意卖了那么大个漏洞,别哈乌丁·沙木,就是不上当。李承绩趁机将其一网打尽的布置,也不得不付诸东流了。

    便让全军在也里休整了十日左右,即命户部大狄万,万户长李大气,领着四万护教军,前往班城。

    那里早就是护教军的地盘了!虽未被护教军接手,但官吏,早就从呼罗珊总督府选派。所以护教军进入当地,受到了百姓们的大阵追捧。

    为了给别哈乌丁·沙木一点教训,也是为了保证呼罗珊东线的安宁。李大气进入班城后,直接以别哈乌丁侵扰呼罗珊边境为由,大肆出兵。

    不仅将邻近的巴达哈伤之地给占了,还用相对温和的手段,‘买空’了八米俺之地的值钱物件。使得很短一段时间内,八米俺之地物价飞涨,怨声载道。

    这口恶气,别哈乌丁·沙木自然是忍不下的。但和护教军小规模的打了两仗后,就输得不敢再硬气了。便命人带着厚礼,前往呼罗珊,向李承绩示好。

    为此,还将古尔国的公主,送予李承绩为婚。

    一片形势大好下,李承绩任命了也里郡的一干官吏。就领着兵马,意气风发的返回马鲁。雄起中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