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二十四章 李府变迁
    接下来,众人也都出言。虽然理由不尽相同,但意思却是一样的。都是不同意他驰援大辽,陷呼罗珊总督府于危境。

    这么听着,李承绩也大感头疼。就让众人先退下,兀自待在军帐里,皱眉沉思。

    而在巴拉沙衮,一处较为隐秘的宅院里。李大义也皱着眉头,面色愁苦。

    “堂主,总督还没消息吗?”,王贵带着些许焦躁,出声道。自促成大辽出兵回鹤一事,王贵就获得提拔。从和州,调遣到巴拉沙衮辅佐李大义处理情报事宜。

    原本古丽·阿依努尔也要调遣到巴拉沙衮的,可惜和州那边,战事进展得太快。并且蒙古人,也参与了进来。致使总督府的预判,出现严重偏差。

    因而将古丽·阿依努尔留在和州,继续负责回鹤境内的情况事宜。

    李大义也得以继续留在巴拉沙衮,保住了堂主之位。

    当下听到王贵的话,李大义唉声叹气的摇了摇头,应声道:“已传信七次了,总督只让我等,尽快将老爷、夫人、大公子他们,带出巴拉沙衮。”。

    “可李府上下,全是近卫。我等想要混进去,难于登天啊!”,王贵苦着脸,有些为难道。

    “哎!总督交给咱们的任务,再难也要咬牙应下来。”,李大义语重心长道。他何尝不知此事的艰难!但是自己已让李承绩失望太多次了,所以他不想再让李承绩失望了。

    这个重任,便不能接也得接。

    王贵闻言,有些讶然的坐在原地。自从李世昌失势后,他们在朝堂上的布置,就付诸东流。甚至很多探子,还因那些大官的失势,而丢了性命。

    为了安全起见,他们不得不换了据点。并让事务司的探子们,全都潜伏下来。事务司的活动,也就此变得异常低调。

    就在他们为此烦心不已时,李府。从前的河中郡王四字,已经消失不见。却是被贬官后,圣上收回了河中郡王的爵位。取而代之的,是许久不用的李府二字。

    上面有些掉漆了,露出了藏在内里的原木色。边缘部位,甚至还有碰撞后的印痕。

    就和冷冷清清的李府一样,透着萧瑟与破败。

    府内,李承绩从前所待的院子里。种的松竹光着树干,却是已经枯死了。李世昌神色惆怅的推开院门,慢慢走了进来。瞧见内里的萧瑟之景,不禁心生感慨。

    从前他从没想过,自己的儿子能有今日这番出息。也从未想过,自己会落得这样的境地。

    这不是说,他自负的以为,自己能够永远在大辽朝堂翻云覆雨。而是以为,在有生之年,绝不可能成为别人的拖累。

    像现在,他都不能接受。耶律子正,以他做要挟去逼迫李承绩领兵回返。

    这样想着,他又推开了有些时日,没有推开的房门。里面的铺软、帷帐等物,还都整齐的叠放着。只有隐隐一层余灰,显示这里许久无人住过了。

    再来到书房,一摞摞汉文、波斯文、回鹤语的书册,都齐整的排列在书架上。笔墨纸砚,也都一应俱全的备在桌面。一本契丹语的诗词,还静放在砚台旁。

    那是他逼着李承绩学的!

    在初入官场时,他就因通晓契丹语,而被萧斡里刺赏识。从而成为乘龙快婿,拥有今日的地位。所以他想让李承绩,也和自己一样。

    看着看着,他心下的感慨就越发深重。便走到书桌旁,打开那本稍稍泛黄的书册。

    只见上面写了不少标注,显然是用了心的。这让复杂的面色,显出几分柔和。

    正是这时,门外传来几声呼喊。

    “爹!爹!爹!”,声音由远及近。

    李承绩回过神来,就合上书册,出了房门。

    李承业刚好撞见,出声道:“娘弄了些吃食,喊爹爹去吃呢!”。说罢,肚子很配合的咕噜了一声。

    由于李府被封的缘故,府里的下人,全被遣散了。这是耶律子正等人,故意干的。为的,就是让李世昌他们难堪。并且吃食,也克扣得厉害。

    他们不得不花费重金,才能从看门的近卫那里,换些吃的。

    所以当前,他们的日子异常难过。

    李世昌知道吃食的不易,就嗯了一声,来到膳房。

    如今府里,除了李家的一大家子,就只有几个忠心耿耿的老仆。他们在李家落难的时候,并没有选择抽身离开。而是自愿留下来,与李家一起共渡时艰。

    因此偌大的李府,显得颇为冷清。

    万幸的是,看守李府的近卫,是不能进府的。否则的话,还不知道会发生多少恶事。

    “爹爹可是为耶律老贼的事而恼?”,李承业见李世昌闷闷不乐的,似有心事,就关心的问道。原是刚才,耶律子正领着人来到府外。说是给李世昌道喜,实则就是添堵来的。

    因为耶律子正道喜的是,李承绩不日就会领兵回返了。

    李承业知道,耶律子正他们,一直想将李家置之死地而后快!只是碍于他二弟李承绩在呼罗珊之地呼风唤雨,而不敢对他们动手。

    如今竟想用他们,逼迫他二弟北返。

    真是险恶之极!

    “逸之本性良善,若真因我等,而落入耶律老贼他们的圈套。那···”,李世昌后面的话虽没说,但脸上的忧虑,已表明他极不愿看到这样的事情发生。

    “这--爹爹可能多虑了!二弟虽性子良善,可不是痴傻。明知耶律子正等人的圈套,绝无可能中计的道理。”,李承业虽也担心李承绩中计!但是他又觉得以李承绩的机灵,不可能就这么乖乖就范。

    便用这样的话语,劝李世昌稍稍放下心来。

    在布置吃食的萧李氏也听到了这话,不禁鼻子一酸,差点落泪。自李承绩离开巴拉沙衮,已经两年有余了。虽然心里很想李承绩回来,但并不是以这样的方式回来。

    毕竟耶律子正等人,正张着大网,等着李承绩往里钻呢!

    所以萧李氏心里,全是浓重的担忧。

    (感谢石头的低语的月票!)雄起中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