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二十五章 脱逃之计
    “吃吧!”,李世昌拿起一个有些烤糊了的馕,掰碎成数块,分食道。萧李氏也连忙将夺眶而出的眼泪收起,默默的坐下吃饭。

    可能是心里难受,一家人都相对无言。以致咀嚼声,都小得很难听见。沙沙沙···只要胡杨树被风吹动的声音,才使院子不再那么静谧。

    如此过了几日,一个老者来到李府门前。

    “站住!”,见那老者靠近,守门的兵丁,立即出声道。

    “叫你们统领出来!”,老者并不多言,只很有气势的命令道。

    那兵丁还是会看脸识人的。只盯了老者好一会儿,就心怀戒备的去禀告统领了。

    没多久,一个戴着头盔,身着墨色铁甲的统领,就走了过来。原本还满脸倨傲,显得十分不耐。但见着老者后,不觉神色一紧。就小跑着赶过来,出声道:“萧将军,你怎来了?”。

    这是从前跟着萧斡里刺一起征战沙场的萧崇德!如今年事已高,在萧府留下的宅子里,颐养天年。虽然离开军队,已经很久了。但是大辽军中的将领,几乎都出自萧斡里刺麾下。

    所以萧崇德,就负责辽军训练事宜。在这些统帅眼里,也算是半个老师。

    因此即便没有军中的身份与地位了,萧崇德依然在那些统帅眼里,有着无可匹敌的影响力。

    “我要上李府看看!”,萧崇德的头发已经花白。但说话的语气,却是异常铿锵有力。且精神气儿,看着也不错。照这势头,长命百岁,似是不难的。

    “可---”,统帅有些为难。到底李府是得了圣上的旨意,才被禁足。所以让人入府,就是忤逆圣意了。

    “嗯?你已不遵我这个老师了么?”,萧崇德神色肃然道。

    “这--老师是误会学生了!”,统帅赶紧显出几分歉意,解释道:“圣命难违,非是学生不远。”。

    “哦?那耶律子正,又是如何去得?”,萧崇德掷地有声的质问道。

    “啊?!”,统帅是没想到萧崇德知道此事。

    “当初你入军营,资质一般,主子本是不青睐于你的。但老夫念你心思坚定,便在主子跟前提了你几句---”,萧崇德回忆着从前萧斡里刺执掌军权时,提拔的一批年轻军将。不由神色迷惘,带着颇多尴尬。

    这让统帅听着,不觉心生愧疚。就犹疑了几分,应声道:“老师进去吧!但得快些出来。不然传到圣上那里,我就得吃罚落了。”。说罢,就领着看门的兵丁,向别处巡视。

    时间紧急,萧崇德也不多待。推开有些门尘的铜门,踏步而入。

    便见内里静悄悄的!正对着的花厅,关着门窗。镶嵌着透明玻璃的窗台上,还盖着几片树叶。地上也长了不少杂草,显然有些时日无人搭理了。

    这样的景象,让萧崇德想起上次来时,李府门前马车不停,宾客络绎不绝的景象。

    可是沧海桑田,世事变迁。繁闹的李府,已经衰落成这番模样。

    就边走边大声喊着萧李氏和李世昌的名字,想看看他们的近况如何。

    友请提示: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。00推荐:

    />

    很快,李世昌他们就闻讯而来。看到是萧崇德,都大感意外。萧李氏更是感动非常,忍不住落泪。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!我此番过来,一是看看你们近况如何。二来,是逸之让我帮他的忙的!”,一番叙旧后,萧崇德出声道。

    “逸之?!他已经领军北返了?”,萧李氏一听,立即面色一白道。

    李世昌也神色微紧,显然在担心李承绩的安危。

    “呵呵···逸之那小子,可比他爹聪明多了!”,萧崇德说这话时,还别有深意的看了李世昌一眼。

    知道他的意思,李世昌面上稍稍有些尴尬。

    也是之前,李承绩派人请李世昌离开巴拉沙衮。可是为了名声,李世昌并不愿离开。从而使得后来,李府上下,全都被扣在巴拉沙衮了。

    到了现在,更是成了用来威胁李承绩的把柄。

    萧李氏对此,也颇有埋怨。就没好气道:“哎!可怜我的逸之了。”。说着,还白了李世昌一眼。

    李承业看出李世昌的尴尬,赶紧解围道:“那二弟,又如何请阿公帮忙?”。

    “哈哈--你二弟已经在想法子救你等了!只不过---”,说到这里,萧崇德语气一顿。

    李承业却是大感意外,惊声道“二弟已经想法子救我们了?”。

    “不过什么?”,萧李氏也跟着出声道。

    李世昌虽没出声,但那瞠目结舌的样子,却显示出心里的不平静。

    “嗯!”,萧崇德没瞒着。就将李承绩派人给自己传信,说是在想办法,将他们救出巴拉沙衮。但是这件事,必须要李世昌他们的配合。因为他们若不愿离开巴拉沙衮,那再怎么救他们,也无济于事。

    这下,萧李氏和李承业,都眼巴巴的望着李世昌。

    “老爷!”,

    “爹!”,萧李氏和李承业都唤了一声。只有三岁的李承雪,也跟着奶声奶气的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承雪还这么小!跟着我们一起受苦,都饿成这番模样了。”,萧李氏撸起李承雪的袖子,显出内里瘦的皮包骨头的手腕。

    萧崇德看着,也不免生气道:“逸之都给你们寻好了生路,怎还执迷不悟?!”。说着,就抱起满脸菜色的李承雪,从自己的衣兜里,摸出一块糕饼。

    “啊哈哈···”,李承雪高兴的拍着小手,像是见着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。其实从前,这样的糕饼李府是应有尽有。只是现在,没有吃食的情况下,什么糕饼都不会有了。

    李世昌见此,终是做下了决定,出声道:“哎!逸之若有安排,便依他吧!”。虽然他心里,还想得到圣上的宽解,证明自己对大辽有功。

    但是他也知道!就算自己等得,萧李氏他们,也等不得了。更何况,他们如今成了李承绩的软肋,就更不能待在巴拉沙衮了。

    所以即便心下不愿,也不得不背着骂名,离开巴拉沙衮,离开大辽了。

    得到满意的答复,萧崇德就不再久留。便约定再过数日,上门定下脱逃之计。雄起中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