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二十六章 入城仪式
    马鲁城外,军营。

    明日便是护教军入城的盛事了,很多将士,都已收拾齐整。甲胄、马具、兵器等,都已擦得透亮。并且为体现出更好的军容军纪,护教军还进行了整训。

    不少得空的百姓,还赶到军营外,观看护教军整训时整齐划一的场面。

    而在城内,街道都已清扫干净。铺了水泥的街面,还洒了清水。家家户户门前,更是挂了迎接护教军的彩旗。在风的吹拂下,汇成一片旗海。

    这么延伸到清真寺,皈依清教的伊玛目,正在颂祷着《古兰经》。不少信徒聚在他们周围,为明日护教军入城做着准备。

    临近的总督府,下人们进进出出,十分忙碌。俨然一副管家做派的竹青,则在指挥着下人们。对总督府,进行精细化的布置。蔷薇、阿依娜等人,也都在帮忙。

    实在总督府太大了,由不得她们不操心。

    身着甲胄的近卫们,则不断在总督府内巡逻,防止出现任何意外。

    不过最引人注目的,还是宣礼塔西边的高台。

    那是明日用来检阅的!在护教军入城后,会在这里集合。

    只是护教军的人数太多了,所以只会有部分护教军,能站在这里。其它人,则都进驻城内的军营。

    为了以更好的姿态迎接护教军入城!城内的普通百姓,也都尽着自己的努力。每个人,都将自己很少穿的新衣服,拿出来穿上。就像庆祝开斋节一般,那样的欢欣鼓舞。

    商贾们,也都商量好了一番,将平日里售卖的商货,降价出售。像女儿家用的胭脂水粉、男儿惯用的刀剑护具。还有肥皂、香水、火柴、钟摆等总督府新出来的商货,都有不同程度的降价。

    尤以李氏商行为最!

    马鲁的商行掌柜,还逢人便说,普天同庆。

    一直以为,都实行的宵禁。也在这一日,难得的放开禁令。引得不少百姓,都到晚上了,还在街头巷尾闲逛。

    这可苦了红巾军!因为只要没有宵禁,他们到了晚上,也都要出来巡逻。并且为防备明日入城仪式上,出现意外,还得特别小心谨慎。

    以致哪里起火了,哪里有牲畜发狂了,都能让他们紧张好一会儿。

    只是和百姓们满怀期待的心情不同。李承绩待在自己的营帐里,有些出神。

    以致似玉拿着一碗银耳羹进来,李承绩都没发现。

    “还在为郡王的事烦忧么?”,似玉见李承绩神色木然,有些心疼的问道。

    这下,李承绩才回过神来,出声道:“你怎来了?”。

    “这些时日,天气渐热了。便给你做碗银耳羹,消些暑气。”,似玉说着,就给李承绩舀了一匙。

    这动作,让李承绩心下一暖。就张开嘴巴,厚着脸皮让似玉送到自己嘴里。自阿母那次解开心结后,似玉对他的姿态,就完全转变了。

    虽说不上柔情似水,但也不再如从前那番冷若寒冰。像这样给自己做银耳羹,就是少有的温情脉脉。

    这样的似玉,李承绩是享受极了。

    不过在别人跟前,似玉还是比较孤傲的。正因此,在竹青他们为李承绩即将入住总督府,而加紧张罗布置时。她特意来到军营,陪在李承绩左右。

    特别是这些日子,李承绩为大辽之事,烦忧不已时。更是朝夕相伴,以宽君心。

    这么吃完了一碗银耳羹,两人又说了会儿趣话,才相伴而眠。但是没过多久,李承绩又睁开眼睛,醒转了过来。

    却是他心里,还是为大辽之事,而心生挂念。

    毕竟李世昌他们有难,他却不能亲自相救,实在心里愧疚。即便张钛铭他们,认为他以大事为重,乃是最正确不过的选择。他也觉得,自己显得太自·私了。

    如今距离上次巴拉沙衮来信,又有些时日。他的心里,就更是揣测不已。

    于是辗转反侧的,有些无眠。似玉似是察觉到了,用纤手的胳膊搂住他的脖子,更加用力的靠近他的身子。想尽力,让李承绩得到些许解脱。

    如此到了次日,李承绩顶着有些深重的黑眼圈,开始梳洗装扮。乌黑色的长发盘成一个髻,别在头顶。再戴上大小合适,锃亮的头盔。让整个人,显得英武了不少。

    同时身上也依次穿上护具、甲胄。让身形,无形中大了一圈。

    到了帐外,护教军的将士们,也都穿上了焕然一新的甲胄。个个骑着高头大马,快速排成队列。

    李承绩来到李大力跟前,接过他递过来的缰绳,一步跨上马背。

    慢走了几步,来到稍高一些,将士们堆起来的土坡。瞧着底下的将士们,全都衣着齐整,庄严的站成四方阵。就命人吹起号角,开始向马鲁城开拔。

    走在最前的,乃是此次呼罗珊之战中,立下大功的夺命营。他们连夺古昌、希尔凡两座关城,奠定了尼沙布尔郡的胜局。战功赫赫,无头无匹。

    总督府为此给他们全军加俸一倍!旁的赏赐,更是不用多说。

    千户长葛日兀奇作为他们的营长,走在整个营盘的前面。进城时,也无疑成为万人瞩目的焦点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营盘?竟挂着如此令人不寒而栗的军旗?”,一个穿着麻衣的百姓看着飘扬的骷髅旗,讶然出声道。

    “好像是夺命营!我在希尔凡城,见过此旗!”,一个从希尔凡迁移过来的行商,肃然出声道。

    “夺命营?竟是夺命营?!”,有百姓听到这名字,不自觉的呢喃道。

    因此次夺命营大出风头,受赏的将士又是别的营盘的数倍。所以马鲁城内,已经传出夺命营乃是护教军第一营盘的流言。这让作为李承绩亲卫的近卫司诸将,是很不耐的憋着一口气。

    但是名声在外,即便他们心下不服,也不能堵住百姓之口。所以他们只能憋着,妄想着有一日,在战场上大胜一场。好让呼罗珊之地的百姓瞧瞧,近卫司的厉害。

    这些念想,与葛日兀奇以及夺命营的将士,是无关紧要的。

    此时他们正享受着百姓们投来的艳羡、仰慕、敬佩、畏惧等不同意味的目光,驾着马,大步向前。雄起中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