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三十八章 帝国学堂
    不过这只是画出来的大饼!

    因为礼部只是提了一提科举的事,并没指出确却的年月开考。并且这些进入学堂读书的,都是年岁不大的孩童。等他们长大,至少要些年岁。

    另外科举取士的内容,也未明确。

    即便礼部的科教司传出小道消息。日后开科取士时,会以学堂所教授的学科来作为取士标准。但是当前,各个学堂的学科设置,有很大的弹性。

    像除了算术、清教经文两门科教司特设的学科外,其它科目,都可以自由编排。

    比如骑射、诗词等科,有的学堂就有,有的就没有。

    但是紧跟呼罗珊总督府的脚步,总是没错的。像钱库司的戴维·古里安!原本就是一无权无势的商人!但因早早踏上呼罗珊总督府这艘大船,使得古里安家族,成为大辽境内,家财万贯的豪奢之家。

    其生意,北到蒙古、东到大夏,南到古尔、西抵大马士革。用遍布四海来形容,都不为过。

    不过与李氏商行相比,还是相差千里。

    但是古里安家族,原本就不是声名显赫之家。所以有这样的成就,已经足够令人刮目相看了。

    因而那些走南闯北的商贾们,也绝不会放过这样的好机会。

    毕竟只需要投些钱财,并不算多。对很多不差钱的商贾来说,就犹如隔靴搔痒,完全不会伤筋动骨。

    此刻听着纳绥尔丁他爹的回应,李承绩兴趣更浓。便冲着纳绥尔丁道:“艾布·努瓦斯的诗,可会吟?”。

    这是阿拔斯帝国强盛之时的着名诗人。生于波斯的阿瓦士,在巴士拉长大。先后师从诗人瓦利卜·伊本·胡巴卜与海莱夫·艾赫迈尔。

    研读过《古兰经》、圣训,通晓阿拉伯文法、修辞、诗律。但性格放荡不羁,不喜宗教约束。喜欢喝酒,与哈里发哈伦和阿明,先后成为酒友。

    在诗坛上,有‘自然诗人’的美称。

    在阿拔斯帝国的地位,就和大唐的诗仙李白相等。

    许是李承绩刻意表现得很平和,所以纳绥尔丁胆子大了些。就点了点头,吟诵道:“嗬!拿杯子来,把它斟满,告诉我它是酒。

    因为。如果能在光天化日之下喝,

    我从不愿在阴暗处独酌!

    清醒时,每时每刻对我都是烦恼与无聊,

    一当痛饮,我就兴致勃勃,摇摇晃晃,

    乍前乍后。

    说,大胆地说出心爱人儿的名字,

    把虚荣的遮掩抛开吧:

    何苦把快乐笼罩在面纱里。”。

    “嗯!有几分诗意。不过这诗文的意思,你可了然?”。

    纳绥尔丁很实诚的摇了摇头,让一直提心吊胆的纳绥尔丁他爹,不由皱了皱眉。

    “小儿对算术,颇为痴迷。”,纳绥尔丁他爹怕李承绩对其失望,连忙赔笑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你还会算术?”,李承绩觉得眼前这孩子,又让自己意外了一把。便直接出题道:“一片大牧场,东边三只羊,西边两只狼,狼要吃羊,牧场剩羊几何?”。

    这个算术题并不仅仅是算术,还包含了常识。若是不注意,很容易犯错。

    纳绥尔丁挠了挠自己的小脑袋,开始掰着手指默算。

    李承绩也不急,就好整以暇的等着。

    恰好这时,近卫军开拔了。纳绥尔丁心下有些着急,脸上红扑扑的。到底是个三岁孩子,论智力,还达不到妖孽的地步。

    “等你想好了,再来我的营帐告诉我吧!”,说罢,李承绩就知会左右,欲将二人领下去。

    “一只都没有!”,纳绥尔丁急中生智道。

    “为何?”,

    “狼吃羊,活着的羊都跑了!”,

    “哈哈哈···不错!你叫什么名字?”,李承绩见其如此聪慧,不由心生爱才之意。

    “纳绥尔丁·图西。”,声音虽显稚嫩,但并不怯弱。

    “你是纳绥尔丁·图西?”,李承绩忍着心里的惊骇。因为纳绥尔丁·图西,乃是呼罗珊地界,有名的天文学家、数学家。只是当下年岁不大,所以得到相关资料后,李承绩并没让事务司多多关注。

    哪里想到,这人到了哪里都会发光。即便年岁尚小,也丝毫掩盖不了他的锋芒。

    便在大喜之下,冲着身旁的李大力道:“帝国学堂筹备得如何了?”。

    这是一座旨为呼罗珊总督府的官僚子弟,开办的学堂。小学五年制,中学四年制,大学三年制,一共十二年。每一个入学的学子,都必须修完这十二年。否则的话,绝没有入总督府为官的资格。

    当然,这是从孩童算起。若是有一定年岁和学识,可以直接上中学或大学。

    完成考核后,也一样可以为官。

    到底这时代读书人不多,所以肚子有些墨水的,无疑都出自有权有势的大家之族。再加上他们家族在当地的人脉,因而这些人,无疑是第二代管理层的最佳人选。

    至于平民百姓。李承绩虽很想寒衣取士,但中亚战乱频繁、武强文弱的社会环境。使得大多数百姓,都没有供子修文的心思。

    因此短时间内,是很难扭转这个先天劣势。

    便在教育体制并不健全的当下,只有先用这个法子凑合一二了。

    “校舍已经准备妥当,教习先生也都在学堂候着。各部各司各团各营主官之子,都已备好人选。只等总督一声令下,便可开学了。”,这件事在亲征也里之前,就已定下了。所以礼部的主官,早就紧锣密鼓的筹建妥当。

    又因李承绩亲**待,李大气便让底下人的多盯着。因而帝国学堂的筹建事宜,他都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当下听到这话,李承绩嗯的一声,就吩咐道:“增补一个名额,将这孩子领进去。”。考虑到身份的差距,他又下令道:“告诉学堂的校长,就说入内读书的学子,不准透露自己的家势、门第。所有人,全都只能用学堂赐予的化名相称。”。

    于是后世,帝国学堂的校规,成为很多史学家研究的重点。李承绩的丰功伟绩,也被后人多加了一笔。雄起中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