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四十章 华贵之府
    原本从外面看,府邸就特别大。入内后,更是给人一种别有洞天之感。到底是塞尔柱帝国的都城,这总督府就是在塞尔柱王宫的基础上改建的。

    当时建了十余年,塞尔柱苏丹,试图将宫殿建得极尽奢华。即便当时塞尔柱国已经分崩离析,国势大衰。但在建造宫殿上,苏丹却甘愿劳民伤财。

    好似只有住在这样的宫殿,才能让其在午夜梦回之际,回到塞尔柱帝国的盛世。

    可笑的是,这座宫殿直到塞尔柱国彻底灭亡,都没能建成。倒是紧随其后的花拉子模人,继承了这一现成的遗产。

    但是花拉子模人,并没对宫殿加以整修。而是大肆劫掠,使得整座宫殿只剩下一个空壳。

    不过万幸的是,花拉子模人并没有放火付之一炬。不然后来的花拉子模与古尔国总督,就要另寻他处了。

    如今随着城池易主,这里又换了新主人。墙面上深红色的松木彩绘,也都装饰一新。李承绩想要找些岁月的痕迹,却发现难上加难。

    便在阿依娜的带领下,顺着镌刻着花纹的大理石地面,进入视野开阔的正厅。

    这是一栋占地颇广的连体建筑!

    在总督府,这是最浓墨重彩的地方!曾经塞尔柱苏丹修建时,便有意将这里当做接见群臣以及各国使节的厅堂。

    改为总督府后,这里便保留了下来。再加以整修,就恢复到了之前的盛景。

    听说其建造用料,由大量香木构成。想来是从印度、西亚的地界,引进而来。这路途上的花费,自然不少。

    在以砖石作为主要建筑用料的呼罗珊,这样的木质建筑,真算得上罕见。

    李承绩入内后,第一眼便是一个以正厅为中心的庭院。

    只见其铺着色彩鲜艳的木质地板,中间建了一座水池。五颜六色的鱼儿,正在池中欢快的游动。

    李承绩的脚底沾染了沙尘,所以踩在上面,立时留下几道印子。不过跟随其后的下人,马上跪坐下来擦拭。

    这么越过水池,便见一道环绕正厅的回廊。上面用削平的石头封顶,并加盖了一排雪松平衡木,就像教堂的内院和门廊。华丽的雕刻图案和镀金图案装饰其上,透着不可名状的华贵之气。

    地面则平铺着华贵的地毯,靠墙的地方,还摆着带着流苏的羽毛圆垫子。一扇扇装饰豪华的四角大门,联通内外。

    这些门大多是双扇开阖的,而不是来回拉动。当门打开时,能看见豪华地毯和窗帘。

    一座座石礅,安放在回廊的转角处。上面摆着东方来的名贵花瓶,插满了争奇斗艳的鲜花。

    视线上移,就见香木建成的楼梯,将内院和正厅的所有楼层都连接在一起。

    这是东方宫殿常用的建筑方式。显然阿依娜等人装饰总督府时,考虑到了李承绩汉人的身份。因而在殿宇里,尽量融入东方的建筑元素。

    不等李承绩动手,就有下人将门移开。走在上面,就像踩在面团上一样,十分柔软。

    李承绩看了看左边的门廊,发现那里通向漂亮的花园。远远的看着,还能看到几座凉气袭人的水塘。再远一些,又是一栋三层高的连体建筑。那是前任总督额格纳齐及其妻妾的住所。

    右边的门廊则放着一尊金色的宝座。却是额格纳齐之前,喜欢在这里进行审判。城内的权贵们,也都会悉数到场。亲眼见证不服从额格纳齐的人,是如何被他亲手弄死。

    李承绩走近一些,就见宝座放在一个特别的平台上。想要端坐其上,还要通过六层刻着图案的台阶。在其两侧,则是一人多高的狮子雕像。

    当额格纳齐坐上宝座时,手执盾牌的近卫就站在石狮子旁。

    再看椅背,形状是放在盾牌中的两头犍牛。不仅如此,盾牌上还有鹰的图形。宝座的扶手也有狮子图形,当额格纳齐高坐于宝座上时,双手便可放在上面。

    当下见李承绩对宝座似乎颇为意动,阿依娜柔声解释道:“内里是象牙,只外层镀了一层金粉。”。

    李承绩闻言,并没应声。而是踏上台阶,亲自端坐在宝座上。

    阿依娜以及随行的一干人等,都恭敬的候着,不敢多言。

    “将这拿去当了吧!额格纳齐都走了,再放在这里也没什么用处。”,李承绩重又站起身来,命令道。

    竹青是总督府的管家,马上应了一声是。说完,还带着些许哀怨的看了李承绩一眼。却是这宝座,是她特意留下来献给李承绩的。原以为李承绩会喜欢,不成想,被当成了无用之物。

    阿依娜听着,面上依然恬静,但眼底,却多了一抹亮色。也是竹青的性子,最是强硬。在总督府里,俨然以李承绩的正室自居。所以总督府的大小事务,基本都由她做主。

    若不是阿依娜有阿尔子密等人的帮衬,在总督府里,完全是说不上话的。

    因此看到竹青好意被弃,心里顿时生出几分畅快。

    她们的小心思,李承绩是没心思理会的。毕竟女儿家心眼小,置气之事,乃是常有之事。若是真的去计较,那无异于自寻麻烦。

    就进了正厅看了几眼,发现其布置,一如蒲华总督府的金色大厅。并且面积,还是前者的两倍。

    地毯、窗帘、软垫、花纹、桌案、灯盏,全都一应俱全。中间还有一个一百余平的台子,呈圆形。上面有二十七孔,一个在圆心,二十六绕着圆心,层层向圆台扩散。

    缕缕涓流从中喷溅而出,十分赏心悦目。

    若是举办盛宴,还可以让人在圆台上跳舞、表演杂耍。

    李承绩对这个新奇的布置颇感兴趣,就夸了几句。阿依娜一听,立时露出几分喜色道:“这是巴格达寻来的工匠。哈里发的宫邸,他们都整修过。”。

    虽然李承绩知道,这工匠其实是阿尔子密等人寻来的。但对于阿依娜的邀功,并没生气。就出声道:“如今总督府大了,人也多了!有些事情,可以帮着料理一二了。”。

    随行的阿尔子密等人,立即都面色一喜。竹青却是面色一白,有些恍然。

    李承绩没有看她,而是顺着门廊,来到起居的殿宇。这里的陈设,依旧延续富丽奢华的总基调。

    像两侧的墙壁,都装饰了技艺精湛的木雕饰品。墙上与石柱之间,还都挂着金灯。地面则铺着彩色雪松木地砖和豪华地毯。

    李承绩进入主卧,内里的装饰风格却一反奢华、富丽,透着几分深沉雅静。

    “奴知道总督不喜张扬,因而这房间,少有金银饰物。”,竹青见李承绩面上露出几分笑意,连忙出声道。

    不过房间虽少有金银饰物,但并不简陋。像夜明珠、玛瑙等物,就有不少装饰。还有床上的金丝软枕、蚕丝裘被、珍珠流苏等物,就价值连城。

    (感谢书友的月票。因为养病,所以只能趴着码字。进度慢了,还请书友们见谅。)雄起中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