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四十二章 忽章河畔
    但气归气!该办的事,德古娜巴一点都不含糊。就让人在镇里寻了一处地下室,对塔尼拉巴等人进行严刑逼供。同时封锁全镇,不准任何人进出。

    因为一旦走漏消息,阿萨辛派那边,可就有所准备了。

    只是塔尼拉巴等人,乃是忠于山中老人的虔诚教徒。要想屈打成招,还是有点难度。

    好在这件事,她之前就有所预料。因而从河中府,寻来了恶名远播的酷吏--沙哈鲁。只要是个能张嘴说话的活人,就没人能在他手底下藏话。

    这么过了小半个时辰,沙哈鲁果然从塔尼拉巴等人嘴里,得到了阿萨辛派在突厥斯坦山的兵力布置。为一目了然,还画出了详细的分布图。几个要害之地,也都进行了大红标识。

    “诺!这是赏你的!”,可哈尔见德古娜巴颇为满意,就随手扔出一袋钱币。沙哈鲁拿在手上掂量了几许,便知道这是分量很足的第纳尔。就连声谢恩,颇为高兴。

    可哈尔有些厌恶的撇了撇嘴,没好气道:“嗯--既然事儿办完了,你就出去吧。公主还有要事,耽误不得。”。也是沙哈鲁眼睛狭长,盯着人看时,会有一种被狼注视的感觉。

    所以一般人,都会觉得不舒服。

    再加上头发看起来好久没搭理,满是污渍。身上的衣服,也像许久没换洗过一样。深一块,浅一块的。一些吃食的碎屑,还沾染其上。

    像可哈尔这样公主身边的近侍,是打心眼里瞧不起沙哈鲁这穷酸模样。

    当然更重要的是,沙哈鲁乃是严刑逼供的酷吏。在河中府,恶名累累。普通人,连和他站在一起都会不屑。就更别说,与其说话了。

    这让沙哈鲁神色一僵,有些愕然道:“呃--此番剿贼凶险,卑职还能在公主跟前,略尽绵力。”。因为自己的名声太臭,使得他在同行之中,备受打压。所以好不容易为公主效力,便想搭上公主这艘大船不走了。

    但是他的心思,注定是要落空了。因为可哈尔顾惜公主的名望,绝不会让沙哈鲁有被公主看上眼的机会。

    就是德古娜巴自己,也是对沙哈鲁瞧不上眼的。

    所以最后,沙哈鲁还是被留在镇内等候。

    正是这时,忽毡城外,忽章河渡口北岸。一辆车驾急匆匆的赶到河边。

    “夫人!小姐!赶快下车吧。过了这条河,就进了西喀喇汗国的地界。再有大辽追兵,也不敢轻易过河了。”,事务司的王贵掀开车帘,压着声音催促道。

    因萧崇德的帮衬,李世昌终于答应逃出巴拉沙衮城。李大力便启用巴拉沙衮的大批暗棋,利用所有手段,议定出了完整的出逃计划。

    就先让李世昌等人,在府邸放火。以便大声呼救,引开近卫的注意力。同时来到约定好的临街墙角,由李大力等人,用扶梯将李世昌等人接出府。

    为了留下充足的时间,他们事先用高价,将临街的几处宅子买下。再命人在大火燃起之时,故意让发狂的马,在街市上制造乱子。并有一些市井无赖,在周边街口寻衅滋事。

    使得一时之间,城内管事的兵丁无法相顾。

    但谋事在人,成事在天。即便这个计划安排得天衣无缝,但在商定的那天,巴拉沙衮却下起了雨。一些事先安排的计划,也不得不往后推迟。

    如此等了两日,直到天气重回晴日,才开始实行脱逃计划。

    可是受大雨的影响,宅子的火势蔓延得不快。并且当天恰逢耶律子正上府给李世昌施压,使得很短时间,就调来了大批宿卫。

    结果脱逃时,被冲进府里的宿卫瞧了个正着。

    虽然当时李世昌已经爬上墙角,但射来的箭矢,却将他射下墙头。于是仓促之下,李大力等人撤得非常狼狈。

    随后李承业主动留下来,照看受伤颇重的李世昌。李大力担心他们暴露,就也留下来,守护他们的安危。

    王贵则带着李萧氏、李承雪,趁着耶律子正锁城之前,逃出了巴拉沙衮。一路跋山涉水,避开绕行塔剌思的官道。而选择翻越吉尔吉斯山、塔剌思山、恰特卡尔山、库马拉山。

    因地势陡峭、海拔身高,李萧氏与李承雪,没少吃苦头。

    即便到了地势相对平缓的费尔干纳盆地,她们也没时间好好休整。这么日夜兼程,终是快到了西喀剌汗国的地界。

    此时渡口的商旅不少!也是每年春日,便是行商们走南闯北的最好时机。所以渡口,也繁忙了不少。

    面带憔悴的李萧氏穿着大黑袍,一副回教徒的打扮。承雪也蒙上了脸面,被王贵抱在怀里。

    也是避人耳目,所以并没带多少护卫。并且一路辽军盘查得严,只得低调为宜。

    待坐上小船,行到河对岸时,王贵紧绷的心弦,才松懈了不少。但是这时,河对岸突然冲来一队辽军铁骑。看其装束,王贵认出这是圣上的近卫军。

    “不准走!”,为首的统领大声厉喝道。一个个兵丁,也都开始摆出弓箭。

    “不好!快走!”,王贵认出统领身侧的,乃是圣上身边的杨大监。其身着灰衣,面上有几道血痕,身形消瘦了不少。不仅如此,还有几个事务司安排在费尔干纳各城的暗棋,也都被裹挟在一队近卫军中间。

    个个都和杨大监一样,面上带着血痕。显然,是严刑逼供所致。

    一路上的相处,李萧氏知道王贵是个办事妥帖之人。便不敢迟疑,赶紧小跑着离开。王贵也大喊一声,兵匪要打草谷了,就抱着李承雪,飞速追上李萧氏。

    在费尔干纳,大辽的驻军打草谷,是常有之事。轻则商货全失,重则性命不保。很多商旅,就遭受其害。因而一听这话,商旅们连货物都顾不得了,就飞速逃离。

    摆渡的船夫也怕丢了性命,连浆都扔了,一溜烟的跑了。

    气得对岸的近卫军,齐齐射箭。但除了几只骆驼被射中以外,人却一个没中。雄起中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