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四十三章 辽军越境
    一日后,沙哈鲁有些失意的在草原深处骑马射猎。

    因是春日,青草长势喜人。还有一些灌木、杨树,长在距离水源较近的地方。一大片一大片的,保持着最自然的风貌。

    很多野山羊、兔子,也在这些人迹罕至的地方啃食着青草。那悠然的模样,安逸极了。

    沙哈鲁跳下马,轻手轻脚的来到一株杨树后。

    “嗖!”,一道破空声骤响,打破了林子里的静谧。

    但紧跟着,沙哈鲁就没好气的骂了声晦气。因为箭矢只射中了野山羊的羊角!使得整个羊群,都受到惊吓。

    于是哒哒哒哒的羊蹄声响彻了整个林子。很多栖息在树上的鸟儿,也都吓得振翅高飞。

    沙哈鲁赶紧坐上马背,边射箭边卖力追赶。

    但是他有些时日没射箭了,所以准头差了不少。使得箭矢射完,都没留下一只山羊。

    沙哈鲁气得抽了马儿一鞭子,怪其速度太慢。但没成想,马儿吃痛之下,突然加速。使得他一不小心,就被摔下马。好在地上的青草较多,因而摔得并不重。

    只是马儿已经跑远了!再去追,也不知去哪里寻。

    就颇为失意的循着来时的路,慢慢往回走。

    但经过初遇山羊的林子时,发现不远的坡地里,正躺着一只山羊。

    沙哈鲁以为是自己射中的,高兴的凑了过去。但发现上面的箭矢上,刻了一个汉文‘辽’字。

    “是辽人?!”,沙哈鲁惊疑道。虽然他并没去过大辽,但是大辽的文字,他却见过不少。

    “难道是辽军来打草谷了?”,这饥饿草原虽是西喀喇汗国的地界,但是大辽的驻军,就在北面。从前就经常发生辽军越境劫掠边民,滋扰生事的恶事。

    碍于大辽的威严,汗王也不愿为这点小事,向菊尔汗申诉。所以很长一段时间,辽军都是来去自如。

    直到七公主来了!借着惩戒马匪的由头,将越境的辽军剥光了衣服。并且大摇大摆的,送进了费那克特(锡里达里亚)的辽军大营。

    因颜面尽失,辽军是再也不敢私自越境打草谷了。

    如今辽军的箭矢又出现在这里,让他不得不多想。

    正是这时,林子外传来几道说话声。沙哈鲁赶紧身子一矮,蛰伏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人找着了吗?”,听口气,像是有些地位的小统领。

    “这边并无踪迹!”,

    “嗯!那你们去西边找找!”,

    就听脚步声远去,似是走远了。沙哈鲁心下起疑,但不敢跟过去。毕竟好奇心害死猫的道理,他还是知道的。

    就蹑手蹑脚的,从林木较多的地方退回去。

    但那只羊,却被他顺手弄走了。

    这么东躲西藏的,估摸着离开辽军的地界了,他才走出林子,来到一条小河边。

    咕噜咕噜···肚子打起了退堂鼓。

    也是出来有些时辰,又骑马射箭。早上吃的东西,也该消化得差不多了。只是带的干粮都在马背上,因此只能将背上的羊烤着吃了。

    就走远一些,来到小河的上游。割下一只羊腿,弄些草料。用李氏商行买的火柴点燃羊毛,再烘烤有些湿润的草料。

    直到火势渐旺,才悠然的烤起羊腿来。

    当淡淡的香味儿逸散而出,他又从怀里掏出三个透明的小玻璃瓶。里面分别装着孜然、胡椒粉和盐。

    这是草原人惯常的吃法!加在一起,香味更加诱人。

    不过他所用的孜然、胡椒粉和盐,又有些不同。因为这是从李氏商行买的!无论是孜然的香味,胡椒粉的苦辣味还是盐的咸味,都是绝佳。

    听说呼罗珊总督府的官吏们所使用的,味道更绝。不仅孜然、胡椒,都由专人种植、看护。盐也是提炼出来的精盐!雪白雪白的,干净得像白纸。

    像沙哈鲁这样的普通人,自然是无福消受了。

    当下嗅着烤羊腿的香味儿,他口水都快流出来了。就心满意足的吸了口气,用力咬下一大块肉来。

    但这时候,一匹高头大马忽然从远处的杨树林里疾驰而出。沙哈鲁一看,立即认出这就是自己的坐骑。

    只不过此时,马背上坐着一个身着黑袍的回教徒。身前,还抱着一个年岁不小的孩子。

    “这是我的马!”,沙哈鲁快步上前,大声嚷嚷道。那回教徒却没看他,直接驾着马,朝他径直冲来。

    这要是撞到,不死也伤。沙哈鲁便就地一滚,急急躲开。但他并不会就这么算了!而是将两指放进嘴里,用力吹了声口哨。

    正加速奔跑的马儿,马上嘶鸣一声,高高扬起前提。

    猝不及防之下,一大一小两人从马背上栽落下来。

    “哼!让你们偷我的马!”,沙哈鲁沉着脸,赶过去拉住拴马的缰绳,没好气道。

    但瞧见黑袍下的脸面时,他吃了一惊,愣声道:“是个女人?”。

    “呜呜呜···不要伤害我娘!”,李承雪见沙哈鲁走到李萧氏身旁,哭着说道。

    自踏上西喀喇汗国的地界,圣上的近卫军,就很快追了过来。王贵不敢带着他们去苏对沙那,就在一村里买了匹挽马,沿着饥饿草原的边缘行进。

    可是千躲万躲,近卫军还是找过来了。王贵就主动献身,引开敌人。李萧氏则带着李承雪,继续赶路。

    但李萧氏没来过饥饿草原,所以没多久便迷了路。随后抓到了王贵的近卫军,知道这是一个调虎离山之计。便快马加鞭,重又追了过来。

    为了将她们抓回去,耶律子正还得圣上手谕,从军中挑出十余位寻踪觅迹的探马。

    因而很短的时间,便循着李萧氏等人的踪迹,来到饥饿草原的腹地。

    绝境之时,李萧氏刚好看见了沙哈鲁的坐骑。便领着李承雪,随便选了个方位直冲。

    如此,才有了之前的一幕。

    “呵!你这小女娃!口气还不小!”,沙哈鲁动作一停,有些讥讽的冲着满身草屑的李承雪道。

    “哒哒哒···”,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传来。沙哈鲁转身一看,立即神色一僵。因为前方的林子里,正冲出近百名身着铁甲的辽军。

    知道不好,他赶紧跨上马背。但看见地上的一大一小,他又不好见死不救。便迅速将昏迷的李萧氏背上马背。同时单手夹着哭闹的李承雪,纵马离开。雄起中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