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四十四章 蒙古攻夏
    对于的柴克镇地界,沙哈鲁还是比较熟悉的。因而眼见对方马力较快,就故意窜进草木较多的林子。

    再弯弯绕绕,总算将狗皮膏药似的辽军甩开。

    如此到了黄昏后,才策马回到的柴克镇。

    一路上,李承雪都特别安静。或是知道沙哈鲁是救了自己,因而很乖觉的没有吵闹。沙哈鲁便将其放在身前,坐着舒服了不少。只是李萧氏依然没醒,让李承雪直皱着眉头。

    这么过了两炷香的时间,地上的青草已明显有啃食过的痕迹。显然已接近饥饿草原的边缘。

    就再往前走了一段,越过一个高坡。几片大火燃烧后的残骸,立即出现在眼前。走近了,还能看到一具抹了脖子的男尸。

    “呀!”,马背上的李承雪惊讶了一声。

    沙哈鲁看了几眼,知道这是当地的牧奴。

    之前他去打猎时,还从这户牧奴家里换了些箭矢。

    再往前走,一个半大的孩子斜躺在地。后背插着箭矢,上面有‘辽’字。

    沙哈鲁稍稍有所放松的心神,又重新警惕起来。就故意放慢马速,晃晃悠悠的往的柴克镇赶。

    待拐过一片水池边的林子,又见一具被剥·光了衣服的女尸。看其目眦尽裂的模样,显然是凌·辱致死。李承雪是头一次看见这样恐怖的景象,吓得将头埋进沙哈鲁的怀里。

    即便她一开始,也被沙哈鲁阴险的模样吓得不敢接近。

    沙哈鲁倒是没什么感觉,只勒马瞧着洪荒巨兽般的突厥斯坦山,。

    但很快,他就变了脸色。因为山脚下的的柴克镇,已经全变了模样。那青色的房子,全都烧成了灰烬。土黄色的阿以旺,也成了断壁残垣。镇上除了黑色,便再也没有别的颜色。

    缕缕青烟飘起,又消散成空。

    珰铛铛···铃铛声恰好从前方传来。就见一个老翁赶着驼车,神色惶恐向他赶来。

    “愿真主护佑您!镇上是怎了?”,沙哈鲁拦下那个老翁,皱着眉头道。

    “是辽人!是辽人!他们围住的柴克镇,说要寻人。怕他们故意寻由头劫掠,镇上就封住寨门,不让他们进。

    结果--结果---结果他们就朝镇上射箭,并一把火将镇子烧了!”,老翁哭丧着脸,满脸悲痛道。当时他若不是在镇外,一定和镇上的人一起,烧成灰烬了。

    “他们真是一群魔鬼!”,沙哈鲁面色愤然道。不过心里,却并没有多少波动。

    也是他常干些折磨人的活计,所以对生死之事,反而看得并不那么重。先前救李萧氏两人,也完全出于自己的私心。因为从辽军的话以及她们一出来,辽军就追来的情形看,她们定是辽军要追的人。

    便想着救下她们,好送到公主跟前邀功。

    到时候,若真立下什么功劳,说不得还能受到公主的赏识。

    另外辽军的军纪败坏,并不新鲜。因为这个世道,本来就是这样。像汗国的驻军,就没少侵扰地方。

    只是他不解的是,辽军越境了这么会儿。驻守的汗国边军,怎么一点都没见动静。

    毕竟克特湾,就驻扎了两千人的边军。

    就疑声道:“边军隔着这么近,就没有出面拦阻吗?”。

    老翁闻言,顿时长叹了一声,悲声道:“他们来是来了!但被辽军的统领一顿骂后。就跟缩头乌龟似的,躲回克特湾装成没见着。”。

    大辽作为汗国的宗主国,辽军在汗国的地界,也就高人一等。这驻守克特湾的边军,自然不敢在辽军跟前放肆。

    知道这些因果,沙哈鲁又疑声道:“那公主呢?还没下山么?”,向来注重名声的德古娜巴公主,是绝不会看着汗国的子民,被辽军肆意屠杀。

    “哎!公主昨日去的,一直没出山。若是她在,绝不会有这样的恶事了。”,老翁悲天悯人的说着,就赶着驼车,向草原深处避祸。

    沙哈鲁知道公主会回来的,就不敢走远。便在的柴克附近寻了一隐秘些的地方,安顿下来等待消息。

    在此之际,西夏西凉府凉州(武威)。

    虽然天色已经渐渐黑了下来,但城内城外,却一片灯火。城墙上也人头涌动,却是神色发紧的西夏士兵。

    自应天三年一月起,新年的年味儿还未消散。蒙古就借道回鹤伊州(哈密),从西线第三次攻打夏国。瓜州守将不备,连夜弃城而走。驻守瓜州的西平军司四万大军,在副将的率领下,向蒙古献刀投降。使得蒙古大汗成吉思汗,不费吹灰之力便得瓜州。

    跟着又过城而不入,率领大部,连夜攻打肃州。肃州守将率领两万夏军出城应战,被蒙古大汗次子拖累挥刀斩于马下。

    从而一日之内,连克两座夏国两座州城。

    闻讯的宣化府(甘州)守将,急召甘肃军司全军应敌。在黑水河畔,双方展开大战。蒙古大军避开夏军主力,紧攻夏军侧翼。并使佯败之计,诱使甘州守将率领中军,追杀残敌。

    结果蒙古大汗三子窝阔台在半路率领伏兵,骤然杀出。直取甘州守将首级,促使夏军大败。

    随即攻下甘州府、删丹(山丹)二城。后与派兵增援的西凉府守军,在胭脂山展开大战。夏军不敌,守将被俘,大败。

    待蒙古大军抵临西凉府,夏国主已令太子李承祯为元帅,大都督府令公高逸为副元帅,督兵五万进驻凉州城。

    原本夏国的主要防线,都放在北境。前两次蒙古攻打夏国,也都是从北境入关。但这次回鹤降蒙的消息,被瞒得太紧。也是回鹤与夏国边境,旧岁就因边市的纠葛,而断了往来。

    使得消息上,就慢了不是一星半点儿。

    再加上蒙古在旧岁,就频频派遣探马越境探查。有小股兵马,甚至抵临兀剌海城之下。以致夏国君臣,全都以为蒙古会从北境入关。

    所以蒙古攻入夏国数日,连夺三城后,夏国国主安全,才仓促间组织兵马,调兵遣将,南下御敌。雄起中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