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四十五章 凉州城外
    “参见高元帅!”,诸位将士见大都督府令公高逸来了,齐齐参拜道。

    这是西夏的大将高逸,乃是国主李安全极为宠信之人。应天元年政变之时,高逸就是拥护他的军方将领之一。

    所以此次南下御敌,李安全将其封为副帅。即便还有太子这个主帅压着,也只是一个空名。毕竟南下之前,李安全有言。在遇军机大事之际,太子要以高逸的决断为宜。

    因此整支征夷大军,其实都是高逸做主。

    当下高逸查看了几处紧要之地的布防,就走上一处视野颇佳的城墙边上。凭栏眺望,可以看到十里之外,一片扇形光亮。

    那是蒙军的大营!控铉之士,有八万人之多。由蒙军首领成吉思汗统领,骁勇善战。兵临凉州城之处,就发动了异常猛烈的攻城战。

    幸而凉州城高墙厚,又有万千的准备。使得蒙军除了留下一地的尸体,根本上不了城墙。

    只是很多被俘的夏军,却被城墙上的己军迫不得已的射死。这是蒙军的毒计!

    让被俘的夏军成为炮灰,攻打自己人。即便攻不下凉州城,也能消耗城内守军的兵器,削弱他们的士气。

    高逸猜到蒙军的打算,但是对低迷的士气,却又无可奈何。尽管他知道,当前己军需要一场小胜。但多年的从军经验告诉他,夏军很难做到。

    这不仅仅是他对己军的不自信。而是肃州、宣化府失陷的实例告诉他。若与蒙军出城对战,正中蒙军下怀。

    另外蒙军出于游猎部族,来去如风,最善于接铉战!若是碰上坚城,反而会因缺少攻城利器而落败。

    所以自进入凉州府的那一刻起,他就做好守城战的准备。

    便应了一声,冲着诸位守将道:“近日北夷可有异动?”,尽管眼下因夜色深沉的缘故,使得肉眼看得并不真切。但是亮如白昼的蒙军大营,却是夜里最好的指明灯。

    “禀元帅,敌军除白日里,连番派人叫骂外,并无异动。”,守将闻言,有些愤恨道。都是有血气的汉子,被出自粗鄙之地的蒙人如此叫骂,是个人都忍受不了了。

    因此不少将领,都向高逸请战。

    只是这么些时日过去,高逸都没应允。

    此刻听出守将心中的火气,高逸神色不好的解释道:“哼!这是夷敌的诡计!我军倚城而守,切不可出城迎战。”,说完,又检查了一遍城上的防务。

    一些将领跟着,心里却起了异样的心思。

    直到高逸责罚了几个懈怠的中下层统领,满意的下了城墙。守将门才面色一变,不屑道:“哼!我看他就是怕了北夷。”

    “对!怯敌不敢迎战,让全军像缩头乌龟似的。这仗打得,真是憋屈死了。”。

    将领们小声说着,愤愤不平的回到自己的防务区。

    正在返回行营驻地的高逸,连打了好几个喷嚏。有些自嘲的笑道:“那帮人,怕是在底下骂我呢!”。

    “他们敢。不尊上官,妄议军情,乃是大罪。”,跟在身旁的亲兵,马上脸红脖子粗的骂道。

    高逸却摇了摇头,不想再提这事儿了。

    正是这时候,前方的街市上走来一人,却是太子的亲卫。

    “拜见元帅。太子有要事与元帅商议。”,

    “太子可是为军机要事?”,高逸出声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末将不知!”,亲卫说着,又皱起眉头道:“不过太子传令末将时,神色郁结。”。

    虽然高逸是灭蒙大军的副元帅,但在军中威望甚高。一般不算机密的言语,亲卫也就委实相告。

    高逸闻言,面上更加肃然。因为自守城不出后,军中就出现了不少针对自己的流言。像什么怯敌,不敢与蒙军一战、长蒙军士气,灭夏军威风。更有甚者,还传出自己与蒙军暗通曲直,欲将凉州城拱手相让。

    好在太子还算相信自己。一直谨遵圣上所言,将军务全交给自己打理。

    只是现在,太子突然神色郁结的召见自己,让他心里不自觉的七上八下。

    抱着这样的心思,他来到太子所在的落塌之处。

    原本太子应该在行营的,但是住了些时日。太子便借视察民情的由头,去了凉州府的花柳巷。

    虽然如今是敌军兵临城下的非常时期,但是花柳巷的生意,却是异常火爆。也是五万大军入城,让那些无处发·泄的将士们,都赶去花柳巷寻乐子了。

    高逸劝了数遍,才使太子离开花柳巷,住进了凉州刺史的大宅。

    “高元帅可算来了!太子一直等着呢!”,一个脸面白净的公公看到高逸来了,立即迎上前,浅笑盈盈道。

    高逸应了一声,跟随的亲卫就从怀中拿出一布袋碎银,塞进公公的衣袖。

    这让公公更加喜笑颜开,出声道:“一炷香前,太子接到一只信鸽。便散了晚宴,催人召见元帅,似是万分紧要之事。”,说到这里,公公的神情也肃然了不少。

    “莫非是中兴府的来信。”,高逸暗自想着,就快步进了内里。

    “末将高逸,参见太子。”,来到中厅,高逸跪拜道。此刻厅堂里,摆了不少桌案和吃食。一阵酒水和女人特有的烟粉之气,也充斥在内。似是得到的消息很紧急,以致太子连命下人撤去宴席的心思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快快请起!快快请起!”,正坐在上首,单手扶额的太子,立即走过来,扶起高逸道:“中兴府来的消息,说是北夷领兵拦下了。”。

    “什么?北夷不是在凉州城外吗?”,高逸惊声道。

    “那是北夷使的障眼法!”,太子李承祯咬牙切齿说道,便解释蒙军攻夏,实乃兵分两路。其一路由蒙古大汗统领,率六部众八万大军。

    另有一路由怯薛之长--博尔忽统领,亲率八万兵马,从黑山威福军司入境。破兀剌海城,在克夷门地界与北上的嵬名令公五万大军,展开鏖战。因克夷门之险,嵬名令公拒守到了现在。

    但是北夷的攻势异常凶猛!使得夏军,伤亡惨重。所以圣上的意思,是即刻调集三万擒生军。好驰援北线,挡住北夷的锋芒。

    作为西夏的精锐部队,擒生军的主要任务便是承担攻坚和机动作战。人数十万,乃是抵御北夷的主力。

    此次南下御敌,便抽调了五万作为征蒙大军。

    如今要抽调三万北上,岂不是让凉州城雪上加霜。雄起中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