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四十九章 海上来客
    “老爷,咱们还是快些回客栈吧!”,身着青色对襟长衫,戴着高帽的李斯。眼见街上多是征集粮草的兵丁,神色紧张道。

    这是他的汉名!原名是穆罕穆德·阿里塔班,起儿漫阿巴斯人。在三年前,他还是阿巴斯港的一名水手。碰上一个北面来的老爷招人出海,便跟着上船做工了。

    先是到达阿巴斯西面的孟买。补充了些淡水、吃食,便接着向南到达锡兰岛。那是一个异教徒的国家,只有沿海商港之地,有少数信奉真主的回教徒。

    上岸后,他去了当地的一间清真寺做礼拜。与阿巴斯的清真寺相比,当地的寺庙一点都不气派。

    不过能让真主听到自己的心声,也算不错了。

    只是老爷的一举一动,让他有些好奇。因为老爷并没采买商货。只在当地四处转悠,买了些稻种、花种以及蓝宝石、玛瑙、飞鸟、个头不大的野兽等各种各样的杂物。

    并且还对着海岸画画,像是画师。

    但他有些看不懂!因为上面都是线条,似乎老爷的画技不怎么样。

    这么停留了月余,老爷又开船向东行进。那是三佛齐!一个海上强国。在这里,老爷停留了六个月之久。从三月齐的西岸港口南巫里到东岸的旧港。再向东,还到达爪哇岛东岸的重伽罗。

    当地百姓极为剽悍,既擅划水,又会跑路。在茂盛的森林里,也是健步如飞。临海临河的地方,都有城池、村镇分布。开垦出的大片稻田,可以一年三熟甚至四熟。

    另有梅花片脑、丁香、檀香、豆蔻等物出产,是外来商人经常交易之物。住的房子,多在水上。就是用木头搭建而成,较为简陋。

    旧港的城墙有几十里长,百姓出入,都是乘船。因往来商船极多,当地的盗匪常常占据一两个海岛,做着打劫的营生。

    原本船上有一百六十四人,在与海盗的搏斗中,死了二十余人。后来又调转船头向北,到了勃泥。那是一块很大的陆地,海岸附近村落不少。

    但大多是土人村落,较为粗俗、野蛮。成规模的海港,也一座都没有。他们靠岸后,还受到了土人的劫掠。

    幸而老爷们早有准备,才堪堪躲过了一场凶险。

    再北上,他们还到了一个名为苏碌的岛屿群。老爷还亲自寻到了一处大海湾,名为马尼拉。当地一片荒芜,并没有人烟。名字的由来,还是老爷亲自念叨的。

    并在当地停留了好一段日子,让人勘探周边的河流、山川。

    只是那里的瘴气让人尤为难受!随行的船员,有近半都染上了瘴气。老爷用了些草药医治,但效果并不显着。

    如此继续向北,他们来到了宋国的广州港。那可真是一个繁华的城市,比他认为最繁华的巴格达,都要热闹数倍。

    可惜老爷在那里只停留了数天,弄了些补给,就继续北上了。期间在一个名为台湾的大岛,绕行了一周。那也是一个和马尼拉相似的蛮荒大岛,海岸少有人烟。

    名字是老爷给取的,也不知道他是如何知道这个岛的方位。

    在其对面,是宋国的泉州。他去采买补给的时候,有幸在城外看了几眼。城墙十分高大,比阿巴斯港要繁华了百倍。

    将近停留了一个月的时间,他们才继续启航。途径宋国的都城临安,只能用天上人间来形容。

    因为他发誓!这一辈子,他都没见过这么繁华、这么热闹、这么规模宏大的城池。老爷在这里停留了有一段日子,他们也得以进城看看。

    里面各种稀罕玩意儿,简直应有尽有。他看得眼睛都花了,都觉得还没看够。

    只是比较遗憾的是,他没多少第纳尔。即便老爷给所有船员分发了一笔丰厚的宋国赏钱,他也觉得不够用。

    后来到了离开临安的时候,他都有些恋恋不舍。

    接着往北,他跟着船主到了金国的登州。到了这里,老爷就将船卖了,弄了一个商队。他们做回回打扮,卖了一些沿途采买的商货。途径金国的中都,停留了近半个月。

    那里的繁华虽不如南边宋国的临安,但是也不算没落。只是统治那里的好像是一个名为女真的异族!与宋人相比,当地的民风就粗狂多了。

    他们的商货,就没少碰到一些女真老爷的强买强占。

    原本他还以为,到了这里,老爷就该坐船西返了。但是出乎意料的是,老爷竟没有西返的意思。而是带着商队,向北进入了名为蒙古的地界。

    但因大雪封路,老爷又带着他们返回金国的地界。

    在一个叫大同府的地方,他们度过了整个严冬。直到春天,才进入夏国境内。

    与金国的都城相比,夏国的都城只能与大同府相比并论。更别说临安,简直就是一个天上,一个地下。

    在当地只待了数天,因北面蒙古人的威胁,商路不通。所以老爷只能带着他们向西,打算取道回鹤,进入大辽的地界。

    对于大辽,他还是听说过的。因而他当时才知道,老爷是带着他们绕了一个大圈子。

    可就在这节骨眼上,蒙古人和夏国打仗了。他们刚好行进到西凉府,无奈被困在城内。

    老爷也不知怎么想的!在这种时候,还和往常一样,在城内四处转悠。并买些不算值钱的种子、农具等物。打听到一个马医的医术不错,还特意上门向其讨教。

    今日便是拜会的日子,执意上门拜访。

    当下听到李斯的劝服,老爷李大海连连摇头,义正言辞道:“不行!我已和那个马医商量好,今日买下医马之术。怎能走到这地步了,半途而废。”,说罢,李大海就快步往前走。

    “可是老爷!咱们这番模样,若是被他们认出来,可少不得麻烦啊!”,李斯拨开几个在眼前乱窜的行人,追上前道。也是他们的鼻梁偏高,五官较为深刻。

    一眼看去,就与普通的夏国百姓不同。并且九尺来高,身子显壮。走在大街上,很有鹤立鸡群之感。

    就是不想引人注意,都有些难度。

    前些日子,夏人在城内搜捕蒙古奸细。很多回回打扮的商贾,就遭了大祸。他们为了掩人耳目,特意穿上夏人的服侍,就是不想引人耳目。雄起中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