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五十章 出逃与否
    凉州城并不大,内里的坊市,也不算多。李大海只转了个路口,就来到一条买卖羊、马、骆驼、毛驴、骡子等牲畜的坊市。

    因蒙军围城有些时日,这条市坊早已关门歇业。所以牲畜身上专有的臊气,都淡得微不可察。

    也正是这个原因,这条坊市被征集粮草的官军忽略。

    “老爷!”,李斯紧跟在李大海身后,欲言又止道。

    并未理会,李大海快步来到一家兽医馆门前。

    咚咚咚···敲了几声,内里没有人应答。

    “张大哥,张大哥···”,李大海又在外面喊了几声。李斯看着,也帮着敲门。

    过了一小会儿,内里就传来脚步声。便听吱呀一声,木门应声而开。

    见是李大海与李斯,张兽医稍显惊色。

    “你们怎么这时候来了?”,说着,就赶紧将他们迎进内里。

    “张大哥这番收拾,是要出城?”,李大海见桌面上摆着几个大包袱,椅子翻倒着,不值钱的杂物散了一地,有些惊讶道。

    “唉!李老弟,我刚得到消息,官军准备北撤了。”,说话时,张老板的娘子抱着一个大包袱,领着三个孩子从内里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北撤?什么时候?”,李大海还没说话,李斯就惊声道。也是这些日子,凉州城的百姓都口口相传。若被蒙军抓了,不是死就是攻城时的炮灰。即便活下来,往后也被蒙军带回草原,成为牧奴。

    这番境遇,李斯是无论如何都不愿的。

    李大海也皱紧了眉头,神情凝重道:“这是从何处得来的消息?”。

    “唉!我家内人的兄弟在擒生军吃军粮,才得了消息。看在咱们都是真主的信徒上,奉劝赶紧收拾东西逃命吧。”张兽医语重心长的说着,就领着一家人往外走。

    “等等!张大哥。”,李大海从袖中拿出五六枚金币,出声道:“路途凶险,这点小钱算是兄弟的一份心意。”。

    “这--如何使得啊!”,张兽医摇头拒绝。

    “张大哥若觉受之有愧,不若将医马之术相赠予我。”,李大海补充道。

    张兽医闻言,犹疑了半分,就从包里拿出一本书册,出声道:“这是我祖上传下来的治马之术。今日,就交给你了。”。

    之前商量的价钱远比这个少!所以李大海出手这么阔绰,张兽医是心存感激的。

    接过后,张大海又出声道:“如今城门紧闭,你们如何出城?”。

    “内人的兄弟刚好是南城门的守军,且地位不低。我和内人便是去投靠他,让其放行。”,张兽医原本是不打算说的。但看在李大海重情重义的份上,还是在他娘子的眼神示意下,将事情的原委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老爷---”,李斯眼前一亮,冲着李大海说道。

    知道他的意思,李大海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张兽医不是不通人情世故的人,有些为难道:“你们若要出城,不若跟我们一起吧。”。

    “相公--”,张兽医的娘子撅起了嘴巴,嘟囔道。到底这时候,他们已是泥菩萨过江--自身难保了。哪里还有精力,顾上旁人。

    “男人说话,哪有你女人插话的份儿。”,张兽医不满道。他的娘子不由脸色一黑,有些生气。

    李大海眼力见不错,便从怀中拿出一颗杂质极少,打磨过的椭圆形猫眼石。这是波斯的特产,他出海时,带了不少。途中交换了一些,还剩下少数品质上佳的猫眼石。

    “嫂子!这是我的一点心意,还请笑纳。”,

    张兽医的娘子立即睁大的眼睛,脸上也马上浮出几丝笑意。

    毕竟这么一大颗猫眼石,只有达官显贵才有资格佩戴。像她这样的,一辈子连碰的资格都没有。便有些欣喜的看了张兽医的一眼,想收又不敢收。

    “哎呀!李兄弟这礼太重了。”,

    李大海却是哈哈一笑,就将猫眼石硬塞到了张兽医手上。随即又拿出几块玉石,说是送给三个孩子做见面礼。

    也是这等时候了,出城才是最要紧的。不然落在蒙军手上,就什么都不是了。

    于是在李大海的强硬以及张兽医娘子的软磨硬泡下,张兽医终是收了这些重礼。

    至此,李大海他们出城的事算是定下来了。

    这么过了一个时辰,李大海就与李斯以及七八个船员,一起往南城门附近赶。

    此时街上已经隐隐乱起来了。不少品行不端的恶徒,已在抢着商铺。路过一间瓷器行时,一伙匪徒还撕扯着一个妇人的衣服。

    “不要啊!不要啊!”,妇人手中抱着一个孩子,大声哭泣道。在其身旁,还躺着一个满身是血的男人。

    “真是一群畜生!”,李大海骂了一声,就领着船员冲了进去。也是在官军全撤的情况下,城内就陷入了失序的状态。人性的黑暗面,也就暴露无遗。

    他们个个身强体壮,没一会儿便把那些匪徒打趴下了。妇女头发散乱的抱着孩子哭泣,显然吓得不轻。

    “真主在上!”,李大海看着,念叨了一句,就领着船员走了。只是那妇人显然不糊涂,瞬时跟了上来。

    李斯去说服了几句,让其不要跟着。但妇人不听,紧了紧衣衫,还是跟在他们身后。

    一路上,到处都是抢·劫、杀人的匪徒,百姓们四处逃窜着,哭嚎不断。李大海他们一伙人看起来不是良善之辈,那些匪徒倒也不敢骚扰。

    妇人跟在身后,躲过了不少匪徒的窥伺。

    最后李大海心一软,将那妇人护在他们中间。作乱的匪徒看着,更是不敢招惹。

    这么来到城门附近,很多百姓都背着大小包袱,占据了整条街道。心怀不轨之徒慑于官军的威严,也不敢在此作乱。

    李大海他们好不容易挤开人群,靠近城门。又有官军设下的栅栏。整个城门附近的十里之地,也全被隔绝开来。里面驻扎着大量士兵,周边的房舍,也都成了官军的落脚之处。

    百姓们守在栅栏外面,一直求着官军出面平乱。

    可惜的是,没有任何人理会。

    正想着怎么进去,刚好撞见张兽医在内里徘徊。瞧见李大海他们,赶紧凑上前命令看守的士兵道:“将他们都放进来吧!”。

    知道张兽医的关系,那士兵也不为难。将李大海一伙人,全都放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先在这儿等着,有消息了,我们就出城。”,张兽医将他们领到一间清空的店铺内,交待道。

    此时这里坐着不少身着绫罗绸缎的百姓,显然都有些家底。

    等到晚些时候,张兽医领着一个士兵回来说,让所有人跟着他走。李大海他们也没怀疑,随着众人来到城门。

    只见城门左边的小门,已经打开了。百姓们在官军的目送下,一个个神色惶恐的跨过城门。即便之前官军已交代过,城外并无蒙军看守,但百姓们还是心有疑虑。

    李大海也不确信官军的话!但是留在城内,只有死路一条。所以心下想着,还不如堵上一把。雄起中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