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五十八章 部族进贡
    马鲁郡的话,则是之前臣服的布达克部,送来了上万头牛羊骆驼、上千匹各色皮毛、二十个斯拉夫女奴、五十个波斯女奴、一百个钦察女奴等一大批贡品。

    也是他们臣服呼罗珊总督府后,李承绩就将里海右岸的土地分给他们。并在兵器、物资上,给予一定的扶持。乞答·阿黑麻便利用这个机会,在里海右岸大肆扩充土地。

    很多部落被他们吞并,牲畜、女人被夺。以致极短的时间,就发展到人口过万,牲畜无数的大部落。如今他们的游牧地界南达厄尔布尔士山脉北岸,北抵曼吉斯套山。东以咸海、卡拉库姆沙漠与花拉子模为界,西临里海。

    花拉子模的玉龙杰赤,就时刻面临他们的威胁。

    在后世,其疆域包括哈萨克斯坦的曼吉斯套州大部、乌兹别克斯坦卡拉卡尔帕克斯坦共和国的西部于斯蒂尔特高原、土库曼斯坦的巴尔坎州。

    论面积,已经不小了。

    不过乞答·阿黑麻并没有因此生出傲然之心。而是依旧保持对呼罗珊总督府的恭敬。也是他脑袋清醒,知道布达克部能发展成这样,少不了呼罗珊总督府的扶持。

    所以在收获颇丰的情况下,送来一大批贡品显示忠心。

    到底当前的地盘虽然不小,但是周边的敌人,也是不少。不仅有西边的花拉子模,还有北边的克普恰克汗国。像布达克部吞并的部落,就有不少是臣服于汗国的。

    包括他们的领地于斯蒂尔特高原,就是克普恰克汗国的势力范围。

    虽然他们之前,也属于汗国的一部分。但现在他们已经明确效忠呼罗珊总督府,算是一种背·叛。

    所以无论是花拉子模还是克普恰克汗国,都不会对他们部落有好脸色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,让他们更加抱紧总督府的大腿。

    当下他们的贡物已送到了马鲁郡最西边的县--尼萨县。且送行的使者还向总督府转达了,求购铁器和马匹的要求。另外还有部分烟花,也在求购之列。

    到底在尼沙布尔的战场上,烟花在攻城时的声势太壮观了。以致信仰上帝的他们,直接将其当成上帝的恩赐。所以希望得到一些,好慑服更多部落。

    作为呼罗珊总督府的‘看门狗’,李承绩自然不能看着他们被花拉子模和克普恰克汗国消灭。但是铁器和烟花,都是军事物资。即便总督府当前已在火器研发上,有了重大突破。

    但烟火这东西,还是不能这么轻易的交出去。

    参谋司没有给出明确的建议,只是说了些斟酌的话。可能是涉及到兵事,不敢过多指摘吧。

    李承绩就先将这折子放下,站起来伸了伸懒腰。

    正是这时,一大一小两道人影就从门外走来。李承绩一看,面上显出一抹笑意。

    “二哥!”,李承雪牵着张芷琴的手,奶声奶气道。

    自被沙哈鲁救下后,李承雪与李萧氏,就被沙哈鲁交给了德古娜巴公主。随后身份被确认,得到秘密护送。

    与之一起的,还有喀喇汗国境内阿萨辛派据点被拔除的消息。

    这么大一个人情,李承绩没表示是不可能的。所以亲口给了德古娜巴公主一个许诺,愿意在任何时候,帮助德古娜巴公主完成一个心愿。

    当然,前提是不损害呼罗珊总督府的利益。

    同时将一直关押的图吾格迪,也很爽快的交给了德古娜巴。算是完成之前阿萨辛派据点的交易。

    李萧氏和李承雪,也就此过上了安生的日子。

    所谓好事成双!

    李世昌和李承业脱险的消息,也很快从北边传来。虽然这其中,事务司损失了很大一批人手。连巴拉沙衮据点的堂主李大义,都被耶律子正抓获,生死不知。

    但关键时刻,幸得大辽富商阿卜杜勒的帮衬。以商队为名,将李世昌、李承业以及事务司的重要执事和门徒送出巴拉沙衮。又在塔剌思(今哈萨克斯坦塔拉兹)郊外的庄园,找人给李世昌治病养伤。

    就在前不久,被阿卜杜勒亲自送到了马鲁。

    只是李世昌伤到了脊椎骨,使得腰盘以下,全无知觉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说,以后李世昌只能坐在轮椅上渡过余生了。

    虽然这个消息并不算是好消息,但相比人活着,已算是最好的结局了。

    因而在李世昌来到马鲁城外时,他立即赶过去迎接。直到见面那一刻,悬着的心才终于放下。

    只是经历了大变,李世昌的意志比较消沉。到底从前是位高权重的大辽重臣,如今成了半身不遂,需要人照料的‘废物’,心底有些接受不了。

    李萧氏便一直陪在身边,尽力宽慰。

    为了让李世昌好好将养身子,李承绩已在马鲁城外,修建了一座别院。那里环境清幽,且有精兵驻守。安全上,算是无忧了。

    不过现在除了李萧氏,李世昌谁都不想见。对于李承雪,李萧氏也就疏于照顾了。所以李承绩就将其接到府里,亲自看管。

    只不过不知怎么的,李承雪很喜欢张芷琴。所以现在总是黏着张芷琴。为此,还隔三差五去张府小住。张钛铭一家人对李承雪也是疼爱得紧,所以住在他们府上,李承绩也放心。

    今天见她们一起来这里,李承绩就不自觉的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和第一次见面一样,张芷琴依旧穿着淡蓝色的襦裙。似乎她很喜欢这条裙子,当初从土匪窝里离开,也一直将这件裙子带在身边。上面的颜色,因浆洗的缘故有些褪色了。边角之地虽经过匠人精心的缝补,但还是掩饰不住破损的遗痕。

    不过穿在张芷琴身上,更显素然、雅静。

    给李承绩的感觉,就像是一朵静静绽放的娇花。

    头发则盘卷成两个发环,耸竖于头顶。余发垂下,像是燕尾。李承绩知道这种发饰,名为“双环高髻”。

    从夏国买来的汉人女奴,就经常可以看到这种发饰。

    李承雪的话,则扎着羊角辫,和张芷琴一样穿着襦裙。白·嫩的脸蛋肉嘟嘟的,透着娇小可爱。

    此刻睁着水灵灵的大眼睛,冲着李承绩道:“二哥!雪儿想出去玩。”。雄起中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