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六十三章 无所不能
    摇了摇头,李承绩表示自己从没做过面包。

    哈丽特立即秀眉一紧,没好气道:“虽然你说的是事实,可是你指出的不足,以现有的技艺很难弥补。且蛋糕制作,还讲究时间、温度、比例,以及面包烘烤的火候与水分。

    若真能像你所说尽善尽美,那么我也担不起宫廷面包师这个名头了。”。

    这是她在马鲁地界的招牌。因宫廷面包师的名号,让很多犹太人、拜占庭人、叙利亚人以及喜欢吃面包的阿拉伯人、波斯人慕名而来。别的面包师也以她为马首是瞻,将她推崇到呼罗珊地界最顶尖面包师的地位。

    因此面对李承绩的品评,她心中的傲气让她有些拉不下脸。

    对此,李承绩并没计较的心思,应声道:“你不会做并不代表别人不会。我还有事,就不奉陪了。”。

    说罢,就抱起已经吃不下的李承雪,径直往外走。拉比拉西则赶紧掏钱,准备付账。

    哪里知道,哈丽特却心有不甘,出声道:“等等!我以面包师的身份要求你,收回刚才的话。因为你的言论,是对一个面包师的折辱。”。

    李承绩顿时气得笑出声来。因为他还从没见过开店做生意的,还不准客人说商货的不是。

    就转过身,冷声道:“我若不收回,你又如何?”。

    “那你必须找出那个会做面包的人!”,哈丽特肃然要求道。

    李承绩冲她咧嘴一笑,就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“你?!”,哈丽特没想到李承绩竟这样回绝了自己。

    正是这时,一个留着短发,军装打扮的少年领着几个红巾军走进店内。打量了领着护卫的李承绩几眼,就瞧见店内的气氛不对。便立即冲到哈丽特跟前,出声道:“哈丽特姐姐,怎么了?是有人欺负你吗?”。

    “戈干亜,没什么!”,哈丽特并不愿说。一旁的侍者却不想就这么忍气吞声,便将李承绩如何将哈丽特做的蛋糕评头论足的事情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就是你说哈丽特姐姐做的蛋糕难吃?”,戈干亜见李承绩带着护卫,心里起了几分警惕。但是在哈丽特跟前,又不想太丢面子。

    毕竟哈丽特是他一直以来爱·慕的女人。即便他们有五六岁的差距,但从前流落街头时,哈丽特常常施舍面包让他填饱肚子的事情,让他一直难以忘怀。

    所以在这个世界上,他容不得哈丽特受一丁点委屈。

    只是之前,他只是一个乞儿,是旁人唯恐避之不及的对象。面对哈丽特,从来都有一种自卑心理。直到加入了少年营,他才慢慢恢复信心。并且严格完成各种训练任务,积极表现,成为了少年营的一名小头目。

    这个喜讯,他第一时间就想告诉哈丽特。便特意用上自己很久没用的假期,回到马鲁城。没想到那么巧,碰上几个从前一起流落街头,但现在都加入红巾军的伙伴。

    就一起喝了些酒,并在他们的鼓动下,来到面包行亲自向哈丽特表明心迹。

    李承绩看着戈干亜的军装和肩头的火炬徽章,那是少年营的标志。并且徽章下面还有一颗金豆子,显然是一个小头目。

    就不急不缓道:“是又如何?”,嗅着戈干亜淡淡的酒气,他心里起了玩味心理。

    “你可知道,你这是诽谤?!在马鲁的地界,我可以去官府告你。”,逐步完善的司法体系,让生活中的很多琐事都有法可依。像造谣生事,就可以提供相应的证据去卡迪那里告状。

    三个和戈干亜关系不错的红巾军也围了上来,给戈干亜壮声势。

    李承绩立时笑出声来,反问道:“你有证据吗?”,

    “怎么没有!你说的那种蛋糕根本就做不出来,完全是故意诋毁。”,戈干亜嚷嚷道。

    “马鲁在总督府的治下,不是凭身份就可以胡作非为的!”一个红巾军看着李承绩带的几个护卫,帮衬道。显然他以为李承绩是哪家的富贵公子,所以告诫他们不要仗势欺人。

    “呵呵···我若是做出你说的蛋糕呢?”,

    “那我就向你赔礼道歉!”,戈干亜应声道。

    “一句话就完事了啊!”,李承绩显得兴致缺缺。身旁的拉比拉西冷眼瞧着,忍住了呵斥的冲动。也是李承绩刚才用眼神示意他不要轻举妄动,所以他才一直忍着没说话。

    “你们刚才吃东西的钱,我全都还给你们!”,哈丽特插话道。

    戈干亜也不敢落后,补充道:“那我就在你们府上做工十天,算是赔礼道歉。”。

    “戈干亜,这不关你的事儿!”,哈丽特劝解道。

    “哈丽特姐姐,你的事就是我的事!”,戈干亜一脸认真的说着。旁边的同伴和几个侍者,立即嗤笑一声。哈丽特也耳根一红,脸上浮出几丝羞涩。

    李承绩瞧着,便起了捉弄的心思,接着道:“这样吧!若是我做出刚才说的蛋糕,那你就答应我一件事。至于你--”,李承绩指着戈干亜道:“大人的事,小孩还是别掺和的好。”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!”,戈干亜立即瞪着眼睛。转而又冲着哈丽特道:“姐姐,不要答应他。”。

    知道李承绩这个条件不简单,哈丽特也面显犹疑。

    “再加一条吧!我若是输了,这一百第纳尔就送给你。”。

    哈丽特闻言,也终是做下了决定,应声道:“好!我可以答应你一个条件。但是,别想碰我的身子。”。

    这时候的富家大户,都喜欢养一些面容姣好的女人做侍妾。尤其是波斯女人和拜占庭女人。特别是后者,因数量较少的缘故,更受欢迎。

    所以哈丽特本能的以为李承绩的条件,是强迫自己做一些少·儿不宜的事。

    李承绩没有反对,应承了下来。戈干亜立即松了口气。同时李承绩身后的张芷琴,也对哈丽特少了几分戒备与敌意。

    随后李承绩就脱掉自己的外衫,套上面包师的围裙。亲手揉着面团,开始做起了面包。

    哈丽特意外至极,冲着拉比拉西道:“他竟然会做面包?!”,这种下等人做的东西,很难想象富家公子的李承绩会做。张芷琴也很意外,但知道李承绩常常会做一些出人意料的事情后,就忍住了心下的好奇。

    “我们少爷,无所不能!”,拉比拉西充满自信的说道。雄起中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