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六十四章 成人之美
    要想制作出可口的面包,首要条件就是选取合适的原料。因而李承绩让人特意去买了鲜牛奶、鸡蛋。以及市面上,李氏商行售卖的白糖。

    蜂蜜的话,店里就有准备。但是麦粉掺杂了一定的糠粉,让李承绩很不满意。就放弃了手中的面团,让人再去买些去壳的小麦粉。

    再抓起一把椰枣,让傻看着的张芷琴帮忙去核。另外再将奶油用原始办法脱脂,连着反复几遍,才算去掉大部分油脂。

    这时候,麦粉也买回来了。李承绩先加水,将麦粉揉成团装。然后在中间加一个小洞,洒上酵母。

    跟着将剥壳的椰枣捣碎,碾成烂泥后,融进面团里揉搓。同时连打五个鸡蛋,边揉搓边让团清团黄融入面团。再洒些白盐,不用太多,增味而已。

    感觉差不多了,就倒上鲜牛奶。并添加些许麦粉,使得面团不过于湿润。

    直到整个面团表面光滑无比,就可以放置一小会儿了。烘烤面包的炉子,此时也可以生火。准备好的瓜果,也可以洗切。

    当面团出膜了,就加入黄油。这个过程不用太快,并且黄油越软越好。因为这样,面团才可以充分吸收。

    等再次揉成光滑的面团,就只待出膜了。甜瓜、杏仁、核桃等瓜果,也都准备好。

    便将出膜的面包放进烤炉里,把控火候和时间,慢慢烘烤。

    “你是面包师吧?”,哈丽特见李承绩暂时停了下来,以确信的口吻问道。也是在她看来,李承绩制作面包的手法,实在太娴熟了。让她心下,也开始确信李承绩品评自己蛋糕的说法是对的。

    李承绩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,并没有听到哈丽特的问话。见此,哈丽特也不忍心搅扰了。

    其实在穿越之前,李承绩还真差点成了面包师。那还是他上学的时候,在学校附近的一家面包店里做兼职。经常看着面包师们做着各种面包和糕点,他也熟悉了各个要点和流程。

    后来有机会,他还亲手去做。娶妻生子后,有时间他就做些面包蛋糕给早餐。那手艺,与一般的面包师相比,也不算差。

    所以此刻重操旧业,他也做得极为认真与用心。

    俗话说,认真的男人是最迷人的!

    张芷琴虽不否认李承绩长得不赖,但因李承绩在她跟前,从来都是一副吊儿郎当的。所以她心下,总觉得差了那么点感觉。面对李承绩时,也总有一种深到骨子里的傲气。

    如今难得瞧见李承绩认真的模样,她简直惊为天人。少女的那颗芳心,也不知不觉间沉醉了下去。

    这么过了小半个时刻,面包的香气就从烤炉中逸散出来。围观的食客,也都伸长的脖子。似乎想透过烤炉,将内力的面包瞧个真切。

    李承绩并没立即拿出来,而是很有耐心的继续等了一会儿。直到香气越来越浓郁,并逸散到店外后。才打开烤炉,拿出蓬松的金色面包块。

    一些被香气吸引过来的食客纷纷走了进来,没过多久,就挤满了整间屋子。很多挤不进来的食客则在玻璃橱窗外等着,好看看里面到底是什么东西那么诱人。

    已经沉浸在自己世界里的李承绩,是没心思理会翘首以盼的食客。而是摆上奶油,在面包块上慢慢涂抹。并撕下自己的衣袖,用清水洗净。再装上奶油,拧住两端的封口。

    哈丽特不知道李承绩这样做的目的!毕竟在她的认知里,还没有裱花这个从未出现的名字和制作技艺。

    “借你朱钗一用!”,李承绩瞧见张芷琴头上的朱钗,就顺手摘了下来。便听嘶拉一声,却是袖子的一端被划开一口指尖大的小洞。

    跟着李承绩就像变戏法似的,用奶油在蛋糕表面裱出一朵朵精致的玫瑰花。还有几片绿叶,看着有趣极了。

    再将一些不同颜色的果汁混入奶油里,涂抹在玫瑰花和绿叶上后,更是栩栩如生。

    这时候,切好的水果也派上了用场。摆成一颗心的形状,让围观的少妇和待阁闺中的少女们,不禁砰然心动。

    已经有胆大一些的少妇,向李承绩抛媚眼了。张芷琴赶紧走到李承绩身边,狠狠的剜了那些性子放·荡的少妇们一眼。

    可惜的是,终究是李承绩的魅力太多。所以无论张芷琴怎么彰显李承绩是有主之人,也挡不住这些女人的热情。

    “大家要不要尝尝?”,李承绩摆到众人跟前,拿起小刀,笑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要!要!要!”,

    “我要中间的那颗心!”,一个蒙着头巾的女人,指着蛋糕中间的那颗心,媚·眼如丝道。

    “真不要脸!”,马上就有人出声骂道。但随即语气一软,央求道:“那朵花挺好看的,不如就送给我吧!”。

    其它人也都提着要求,但不外乎想李承绩注意到自己。

    身为掌柜的哈丽特,也被李承绩蛋糕的品相所折服。就下意识道:“不要!”。也是蛋糕做得太精致了,让她有些不忍破坏完美的品相。

    李承绩不知道她的想法,只以为她想要耍赖。就并没理会,直接将蛋糕切成数块。

    早就翘首以盼的女人们立即涌上前,瞬间就将蛋糕分食一空。李承绩顿时被吓到了!因为他还没见过,这么‘凶残’的场面。

    “呵呵···这上面还有一点,不若给你尝尝!”,眼见蛋糕是没有了,李承绩就指着小刀上沾染的蛋糕,有些尴尬的笑道。

    哈丽特闻言,深深的吸了口气,满脸肃然道:“不用了!你的蛋糕确实很棒,我承认自己技不如人!”。

    好的面包师,只从品相和气味上,就知道面包的优劣。所以在面包的香气从烤炉中逸散出来的那一刻,她就知道自己输了。

    见其这么干脆,李承绩也不再提及面包的事了。便提到刚才的条件,让哈丽特兑现。

    这让戈干亜心神一紧,瞬时站在哈丽特跟前,威胁道:“你别狮子大开口,提出一些无理的要求。否则的话,我定和你不死不休。”。

    李承绩面色淡然,出声道:“很简单。我要你嫁给这个毛头小子!”。

    “什么?!”,戈干亜和哈丽特双双惊讶出声。

    李承绩笑出声来,打趣道:“你还愣着干什么?!我帮你赢来的机会,可别浪费了。”。他早就看出了戈干亜喜欢这个哈丽特,只是出于某些原因,戈干亜一直不敢说出来。

    所以他就起了帮衬的心思,给戈干亜创造机会。

    也是戈干亜的少年营身份,让他起了爱护之心。再加上蛋糕的制作,也可以刷新面包师对蛋糕技艺的认知。对整个糕点技艺的进步,有着莫大的好处。

    因此顺水推舟下,他才想小露一手。

    反正是出来玩的,就当打发时间罢了。雄起中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