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六十五章 商队归来
    接下来,在众人殷切的目光中。李承绩抱着李承雪,很是潇洒的抽身而去。

    由于刚才的蛋糕,肚子已经填饱了。所以他们离开美食区,来到了衣帽区。这里有各式各样的布匹、毡帽、头巾、鞋子以及色彩艳·丽的佩饰。

    对于张芷琴这样的女儿家来说,这里有着无法抗拒的诱惑力。

    便来到一家用汉文和回鹤文书写的‘也迷里’成衣行。内里有丝绢、绸缎、花缎、亚麻布、棉布等各种衣料不同的衣服、丝巾。

    “呀!二位客官可是汉人?”,一副汉人打扮的掌柜瞧见李承绩和张芷琴明显东方人的相貌,又惊又喜道。

    点了点头,李承绩道:“我们家住巴拉沙衮!听说马鲁多西来商货,便来这里瞧瞧,好做些营生。”,李承绩想了想,就编了一个由头道。

    那掌柜闻言,有些恍然道:“巴拉沙衮!那可是帝都啊!”。随即又语气一缓,不禁叹口气道:“哎!大辽这些年,是越来越不太平了。北边被乃蛮蛮子祸害,东边又在回鹤蛮子手上吃了败仗。征收的赋税,更是德宗年间的数倍不止。

    可怜我们祖辈随德宗西来安家落户,如今却逼得不得不离开大辽。”。

    可能是碰上了汉人,让他心里有了归属感。便打开了话匣子,说着心里的埋怨。

    李承绩听着,就出声问道:“掌柜的可是从也迷里来的?”。

    这话让掌柜脸上的悲切之色更浓,再次叹了口气道:“小老儿祖辈本是大辽南京道的汉人,祖辈西迁,在也迷里安家落户。因有军功,祖上留有三十来亩耕地、五十余亩草地的田产。再做些布匹营生,日子也还算不错。

    但可恨乃蛮贼酋屈出律骗取圣上的信任,将也迷里城据为己有。

    那些无家可归的乃蛮蛮子也都山里跑出来,在城里欺男霸女,作恶多端。家里的耕地和草地,都被那些乃蛮蛮子据为己有了。我去官府告他们,却差点连命都搭进去。

    后来南边的葛逻禄人和乃蛮蛮子打了起来,贼酋就在城里抓壮丁。家里三个男丁,全被抓了去。逼得我不得不拿出祖上大半积蓄,才将三个男丁换回来···”,越往下说,掌柜越是心酸。

    李承绩也不知如何劝慰,只能静静的听着掌柜的说完。

    倒是一旁的张芷琴有些奇怪,出声道:“那乃蛮贼酋只是一伙散兵游勇,辽军还赶不走他们么?”。

    掌柜的一听,哭着脸道:“姑娘你是有所不知啊!自辽军在仰吉八里吃了败仗后,北面就再无用兵之力了。且造反的可不止乃蛮一部!还有达林库尔海附近游猎的钦察诸部,都在侵扰大辽北疆。

    就是和乃蛮蛮子不和的葛逻禄人,也时刻在大辽北境打草谷。

    他们见人就杀,四处劫掠。汉人、契丹人、奚人还有回鹤人,大多携家带口的逃难了。

    我们一大家子幸得菩萨保佑,平平安安的逃到巴拉沙衮。但那里苛捐杂税繁多,也是个吃人的地方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只得再次南下。

    路上偶然得知呼罗珊之地在河中郡王之子的治下,吏治清明,百姓富足。便几经辗转,来这里安顿了。”。

    说起来虽然很简短,但路上的危险和磨难,却是三天三夜都说不完。掌柜的也不想耽搁李承绩他们买东西,就适可而止的停下话头。

    张芷琴是没想大辽已经变得这样不堪,原本的大好心情,也不禁生出几分阴影。

    到底是她长大的地方!即便他们家已经被赶出大辽了,但根植在文化里的认同感,还是没那么容易消除的。

    不过为照顾掌柜的生意,她还是多买了些。这让掌柜皱巴巴的脸,像夏日的向日葵一般舒展开来。

    就在李承绩他们在这里闲逛的时候,马鲁城外。一支两三百人的大商队从北边缓缓抵进。

    他们的衣饰五花八门,相貌、肤色,也差别很大。有葛逻禄人、党项人、契丹人,也有肤色较黑、个子不高的昆仑人。但数量最多的,还是汉人。

    且年龄的跨距也很大。有尚在襁褓的婴孩,也有头发半百,脸上满是褶子的老者。

    拖着大车,装着帐篷、锅碗瓢盆、衣服、毛毡等杂物。还有大批牛羊被驱赶着,更像是南迁的部落。

    “前方真是马鲁城吗?”,李斯翘首打量着前方掩映在绿树和农田之后的土黄色城墙,出声道。

    李大海听着,并没回答。因为他当下,也有些不敢置信。毕竟他离开蒲华时,马鲁并没纳入总督府治下。并且那时候的马鲁周边,也不像现在这样田连陌阡。

    一座座村庄散落在方圆百里的田地里,包着头巾的农人,顶着烈日在田地里劳作。即便汗如雨下,面上也充满了惬意与满足。

    这和从前拿着鞭子在地里监视农人劳作的景象,完全是两种模样。

    恰好这时前方走来一队夫妇。他们赶着牛车,上面堆着大块鸡鸭牛羊肉以及时令瓜果和菜蔬。看那车上粉饰的红漆,显然是刚买不久的。

    “去问问他们,看咱们是不是走对了道儿!”,李大海打量了一会儿那对夫妇。见他们面相忠厚本分,就让李斯前去询问。

    应了一声,李斯就离开商队,先一步向那对夫妇赶去。

    此刻雅鲁尔达夫妇二人,也同样打量着对向来的商队。眼见他们人多,就向官道左边避让。

    其实按照当前的行车规定,他们应该是靠右行驶的。但是奈何李大海他们的商队走的是左边,所以他们只能向左边避让。

    李斯赶到他们身边,先行了一个回教礼,出声道:“前方可是马鲁城?”。

    雅鲁尔达也同样回了一个回教礼,应声道:“前方是拜达姆镇。和马鲁隔着不远,只有五十里的行程。”。在卖了西瓜和驴车后,他又重新买了辆牛车。

    虽然还是四面漏风,但比那驴车要结实多了。再买了些吃食,他只花了一第纳尔和七法赫斯。

    算起来,简直划算至极。雄起中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