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六十八章 港口选择
    因李承绩的盛情,李大海在总督府一连住了三天。除了白日处理商队的事,晚上都会抽出两个时辰和李承绩说着东方的见闻。不光有海上的,也有宋国、金国以及西夏的风土人情。

    只是李大海待的时间不长,所以很多地方,都只看到表象。但这已经不错了!

    毕竟对李承绩来说,从没去过的宋国、金国之地,一直都是他最想去的地方。即便那里的土地上,已是物是人非。但是汉人的血脉,让他有种莫名的归属感。

    所以听李大海说起这时,他显得尤为激动。

    这之后,李承绩又给他赐了宅子。就在达官显贵住的那条街!虽比不上大狄万的宅院,但内里的家什,一应俱全。并配了仆人,只需要进去,就能住了。

    李大气、李大力和葛日兀奇也听闻他回来了!之前因李承绩碍着,一直都没办法叙旧。现在得空,都赶到他府上好好说道。

    到底是跟随李承绩最早的一批人,他们之间虽有竞争的关系,但是长久的相处下来,已情同手足。且今儿个个都有一番前程,远非从前那个小小的护卫能比。

    回想起来,他们也感慨不已。尤其是说到李大义时,四人都有些惋惜。因为今天原本是五人同聚首的,但是李大义深陷牢狱。使得他们五人,终是不圆满。

    如此感慨着,四人在李大气的提议下,齐齐向北边敬了一杯酒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候,府里的下人突然站在门外喊道:“老爷!总督来了!”。正在喝酒的李大气等人,立即站起身来。

    待来到门外,有些小心翼翼的李谢氏,正面色紧张的给李承绩引路。由于西行的相处,沦为寡·妇的谢氏就将李大海当成了依靠。再加上为人妥帖,又有几分姿色。

    不是圣人君子的李大海,就在西行途中和她睡一起了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身子硬朗的谢氏,竟又怀孕了。如今安顿下来,已有近三个月的身孕。

    不过府中的事务,李谢氏还是亲自打理。即便府中因李承绩的安排,又添了一房妾室。李谢氏也事事亲力亲为,勤勉至极。

    “总督!”,

    “总督!”,

    “少爷!”,李大气他们连忙行礼,出声道。在有旁人的时候,李大气他们都会依着君臣之礼,称呼李承绩为总督。但是李大海刚回来,嘴上还没改过来。

    所以习惯性的,喊李承绩为少爷。

    “嗯!”,李承绩应了一声,就让他们免礼。只是面上有些郁郁寡欢,似乎碰上了烦心之事。

    李大力在李承绩身边待的时间最久,马上会意道:“我们哥几个正好在一起叙旧。总督若不嫌弃,不若跟我们一起喝几杯。”。清教的教义中,并不禁止饮酒。

    但是禁止喝酒!

    特别是在军中,若无特许,滴酒都是沾不得的。

    “那就一起吧!正好我也有事知会你们!”,李承绩说着,就在李大气等人的引领下走进花厅。

    待下人添置好碗筷,关好房门。李承绩才有些失意的喝了杯酒,出声道:“刚来的消息,大义在天牢被严刑拷打,伤重不治了。”。

    啪啦一声,李大海惊得手上的杯子都摔落在地。

    也是这个消息太震惊了!刚回马鲁几天,大义竟然就遭遇了不测。

    与其相比,李大气、李大义和葛日兀奇三人,都表现得很平静。不过这只是表现,从三人紧握的拳头来看,显然心里已起了波澜。

    “已经几天了?”,李大力负责事务司,知道消息的传递,往往要延迟数天。尤其是巴拉沙衮的事务司遭遇重挫后,那里对呼罗珊总督府来说,就是一个情报的盲区。

    这大义身亡的时间,也必定是几天前了。

    “塔剌思送来的,已耽搁了两天时间。”,塔剌思是巴拉沙衮据点受挫后,紧急建立起来的临时据点。一些从巴拉沙衮逃出来的事务司成员,都安置在当地。

    只是考虑到大辽的风声紧,当地的据点也不敢太过声张。所以建立以来,都处于蛰伏状态。

    现在突然送来李大义的消息,也是事情非同小可,不得不铤而走险了。

    听着这话,李大力等人都陷入一阵诡异的静默。原本还因重聚而欢喜的心情,也一下子跌入了谷地。

    “大义的死!我不会就这么了了的!”,李承绩又喝了杯酒,打破静默道。尽管李大义只是自己的一个护卫,但是人非草木,岂能无情。大义跟着自己这么些年,从深入匪寨开始,就慢慢走入自己的视线。

    虽然平日的表现,平平淡淡。在五个人中,很是一般。但正因这个原因,自己才将其留在身边。后来委任大用,让其在巴拉沙衮负责情报事务,也未尝没有提拔、历练的心思。

    就算后来接连出现差错,让自己有些恼怒。但那也只是埋怨大义办事不合心意,而没有半分撇开、疏远的打算。

    可是如今,就这么阴阳相隔了。不心痛,那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更何况,大义的死,多半还是因为自己。如果不是为了救自己的爹娘和家人,大义根本不用冒着暴露的风险,掩护阿爹和大哥撤走。

    结果被耶律子正那老贼抓个正着,饱受牢狱之苦。

    再联想到塔剌思送来的信函上,提到大义临死之前,多番遭受肉刑,也不吐出阿爹和大哥行踪的忠义之举。他对大义的死,就更多了几分心痛。

    “耶律老贼的人头,我要拿了!”,葛日兀奇将杯中的酒喝完,摔碎在地道。

    李大力也不甘落后,发誓道:“耶律老贼的三代男丁,都得被我亲手屠·戮。”,

    既然这杀人的活计都被李大力他们抢了,李大气就决定照顾大义的妻儿。出声道:“大义的妻儿,我养了!”。

    大力和葛日兀奇,立即用异样的眼神看着李大气。因为如花的体型,一般男人都是无福消受的。

    知道他们误会了,李大气连忙道:“我会给他们值座别院,让他们娘俩在马鲁住下。若日后如花改嫁了,也会照顾好那个小崽子。”。

    这下,李大力他们看向李大气的眼神才正常了许多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!宅院的事,我会替他们安排好。并且大义的儿子,我会收为义子,养在身边亲自教导。你们若是愿意,也可以当他的干爹。”。

    这主意听起来不错!但是这样一来,就和李承绩是平辈之交了。已经在张钛铭的刻意宣传下,知道君臣之别的李大气和李大力,当即就有些犹豫。

    知道他们的顾忌,李承绩劝慰道:“大义和你们情同手足,你们当他儿子的干爹也合乎情理,就不要顾忌些细枝末节了。”。

    听到这话,李大气等人才放下顾忌。

    随后李承绩又命人在事务司内部好好操办了一下大义的后事。并请来了伊玛目,为其举行了葬礼。只是因大义的尸首不在马鲁,所以只能用衣冠琢代替。

    住在蒲华的如花娘俩,也都接来马鲁安置了。在葬礼上,如花哭得撕心裂肺。尽管一开始,李大义是被逼着与如花成亲。但显然,后来是用了情的。

    不然如花现在,也不至于哭得这么伤心。

    她和大义的儿子年岁不大,并不知道他爹死了意味着什么。只是傻傻的站着,不懂他娘为何哭得那么伤心。

    处理了这事,李承绩又开始考虑海上通商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这是他一直以来的航海梦!

    当初让李大海奉命东进,就是为了探索航路。好为日后的海上通商,做好准备。

    现在大海绕了大半个地球,回到了起点。李承绩的航海梦,也有实现的条件了。

    不过第一件事,还是要找到出海口。

    在李承绩心里,有两个合适的港口可供选择。

    前者是法尔斯省和起儿漫省交界之地的阿巴斯港。那里是霍尔木兹海峡的咽喉要地。

    港外有格什姆岛和霍尔木兹岛做屏障,与阿拉伯半岛隔海相望。

    当然这时候,那里还只是一个小渔村。虽有为数不少的商船停靠,但却是不受官方保护的走私港。

    且因泥沙淤积的缘故,吨位大的商船根本无法停靠。

    不过即便如此,那里也是东波斯漫长的海岸线上,唯一一个适合发展成重要贸易口岸的海岸。

    毕竟论直线距离,那里和两河流域相隔较近。欧洲人的商货,也可以通过两河流域为跳板,从波斯湾出发,停靠阿巴斯港。

    更有当地总督,完全由世家大族把持。在失去了花拉子模这个大靠山后,面对呼罗珊总督府的兵锋,只有被动挨打的份儿。

    至于后者,乃是锡斯坦和马克兰东边的信德之地。在后世,那是属于巴基斯坦的领土。并在印度河三角洲的海岸边,建有巴基斯坦最大的城市--卡拉奇。

    不过和阿巴斯一样,不重视海贸的当地人,并没有将其建成港口大城。而是满是荒草,未开发的荒地。

    除了捕鱼为生的渔民在那里世代居住外,就只偶尔有几艘因风浪受损的商船在当地抛锚上岸。雄起中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