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七十章 封王相邀
    “启禀总督!此人自称是乃蛮贼酋派来的信使。”,李大力说着,两名护卫就踹了那人一脚,使其跪倒在地。随即李大力从怀中拿出一封信函,接着道:“这是属下从此人搜罗到的!封口糊了蜡丸,属下没敢打开。”。

    说罢,李承绩就让一旁的侍者呈上来。

    “小的阿思谷马,拜见总督。”,跪倒的信使为人还算机灵。知道李承绩的身份后,赶紧跪着行礼。

    见李承绩没让自己闭嘴,阿思谷马出声道:“小的是奉大汗之令,特来相邀总督结为兄弟之盟,共谋大事。”。

    李承绩听着,已拆开了信函。上面是用汉文写的,大意是邀他出兵北上。与屈出律带领的部族联军,共同攻打辽都巴拉沙衮。事成之后,察赤以南,尽为呼罗珊总督府所有。

    并且屈出律还以汉人的习惯,答应坐上皇位后,给李承绩封秦王。显然在写这封信之前,屈出律还是做过一番针对性的研究的。知道汉人中的秦王,是封爵制度中,最尊贵的。

    所以直接以秦王来封,希望拉拢李承绩出兵。

    只是屈出律太过自大了!

    自己不过是一丧家之犬,凭着花言巧语,才骗取耶律直鲁古的信任,窃取大辽北疆。如今还没攻下巴拉沙衮,大辽也没亡。就敢想着坐上皇位,给他封王了。

    这听起来,简直贻笑大方。

    李承绩大笑着,就将信函撕个粉碎,喝骂道:“你们大汗是个什么东西!大辽在其身陷危境之时,不顾蒙古人的逼迫,一心庇护。今儿却反咬一口,还要灭了大辽。如此不忠不义之辈,我李承绩羞与他为伍!”。

    这话说得,顿时让阿思谷马脸上一阵青一阵白。

    但屈出律派他过来,就是看重他处事灵活。所以阿思谷马虽心中气愤,但还是很快理清思绪,出声道:“总督此言差矣!大辽虽有恩于我们大汗,但大辽国主昏庸无能,已遭天弃。而我们大汗历经凶险,却总能逢凶化吉。因而已向天下人证明,我们大汗才是天选之人。

    如此,岂能因大辽有恩而违背天意。”。

    这样恬不知耻,颠倒黑白的话语,让李承绩差点恶·心到了。李大力也吃惊于阿思谷马的冠冕堂皇,而眼神冰冷。

    就听啪啦一声,李承绩直接拎起桌上的茶杯,砸在阿思谷马的脚底下,怒斥道:“满口胡言!见你颈带佛珠,想必也是礼佛之人。怎能在佛祖眼皮底下,说出如此颠倒是非的妄语。”。

    “总督息怒!小人出自回鹤别失八里。因旧岁随商队北上,幸得大汗赏识。又见其是天选之人,便遵从天意,为其效力。”。

    “不过是为权势罢了!何尝遮遮掩掩!”,李承绩冷声说着,就命护卫将其带下去。

    “听说沙哈鲁在刑部典狱司干得不错,就将这人交给他吧。”,护卫们闻言,立即冷笑着领命。

    上次德古娜巴公主送李萧氏和李承雪南下,沙哈鲁也一起随行了。并在李承绩跟前,禀明了自己想要为总督府效力的心迹。

    对于仕途的关心,让他现实的选择良禽择木而栖。

    本就对其印象极差的德古娜巴,更是不耻。所以并没有拦阻,就随他心意而去。

    李承绩本还故意德古娜巴的看法,见其毫不介意,就答应了沙哈鲁的请求。再听其毛遂自荐,对于严刑逼供,十分精通。就将其安插进典狱司,好人尽其才,物尽其用。

    后来沙哈鲁的表现,果然没让李承绩失望。虽然那逼供的法子,甚至过于变·态。但对他来说,得到想要的结果才是重要的。

    因此沙哈鲁的做法,并没有错。

    这就使得沙哈鲁的恶名,慢慢从典狱司里传了出来。侥幸从他手上活下来的人,更是对沙哈鲁避如蛇蝎。连带着,官场上的很多人,都主动和他疏远关系。

    这样一来,沙哈鲁就更是恶名远扬了。

    所以听过沙哈鲁恶名的护卫们,马上就联想到了阿思谷马的悲·惨下场。看向他的眼神,甚至还带着几分怜悯。

    不过这时候,李承绩又想起了什么,补充道:“等等!你们让沙哈鲁下手轻一点。若是将人弄死逼疯了,我拿他问罪。”。

    护卫们立即应了一声,将阿思谷马拖下去。

    “我是汗王的使者,你们不能这样对我。两国交战不斩来使,不斩来使啊!”,这阿思谷马对汉话还是很精通的!竟然知道了两国交战不斩来使。

    可惜这是草原!李承绩虽是汉人,但也不会死守汉人的规矩。

    李大气来时,刚好撞见了被拖下去的阿思谷马。那凄惨的叫喊,隔着几里都能听见。

    “总督,刚才那人是?”,见礼后,李大气狐疑道。

    命人搬来两张软垫,让李大气和李大力就坐,才拿出屈出律送来的信函。

    从现实利益考虑,李大气建议道:“贼酋所言,其实未尝不可。”。

    毕竟大辽的朝政,已经完全由耶律子正一帮人把持。对总督府,也是存了除之而后快的心思。若不是东面和北面的局势急转直下,大辽现在的刀口,已经对着总督府了。

    所以和屈出律一起进攻巴拉沙衮,并不是不可为。

    况且从私人层面考虑,李承绩也有进攻巴拉沙衮的必要。像之前耶律子正发难,让李家一家人陷入危境。还以官府的名义,查抄了数家设在大辽境内的李氏商行。

    致使商行布置在西域的商业网点,造成了很大的影响。一些蒙古来的商队,甚至不得不借道回鹤和东喀喇汗国。辗转翻阅高寒的葱岭,才能抵临呼罗珊境内。

    而北上的商行,则不得不借用西喀剌汗国的名义,才能从大辽腹地借道。

    让商行的经营上,出现了很大的问题。

    再加上巴拉沙衮的事务司据点被拔除,死了不少人。连带着李大义,都在天牢被活活打死了。

    这些私仇加起来,让总督府有充足的理由出兵北上。

    李承绩何尝不知道这些,但是蒙古的存在,让他并不想这么早出兵北上。至少在没有研发出碾压蒙军的利器之前,他是没有出兵北上的打算的。雄起中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