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七十一章 巨幅地
    只是这些还很长远,说出来,李大力他们也不能理解。就换了说法,解释道:“大辽虽眼下困境丛生,但底下的兵马,还有一战之力。且西面的摩诃末,上次被我们吃下那么一大片领地,又丢掉了波斯之地,定然是不会善罢甘休的。

    因而我们北面宜静不宜动!”。

    李大力对出兵北上,显然也是持支持意见的。所以等李承绩说完,就出声道:“总督多虑了。摩诃末眼下正缺粮缺得厉害,兴兵一事,暂时还很难。况且上次总督派人送的警告信,已让摩诃末退避三尺了。连的里安城,都一把火烧了。

    看来很长一段时日,是不会侵扰呼罗珊省了。”。

    李承绩听着,还是反对道:“可你们是否知晓!咱们的粮食,也不多了。刚才我传戴维司务入府,询问了咱们的粮草储备。却被告知,咱们的粮库已经见了底儿。”。

    说到这,李承绩还故意装出一副忧心忡忡之色。

    李大气和李大力都吃了一惊,显然是没想到总督府已经缺粮到了如此地步。

    而长久以来,为了树立护教军的优良军纪。呼罗珊总督府,又不准将士们去敌境打草谷。倒是那些边军,可以在统领的有序指挥下,缴获敌境的粮食、金银等一切可以利用的物资。

    但这也有限的很!

    毕竟没有大规模的深入敌境,以致在边境之地缴获几次后。与呼罗珊省接壤的古尔境内,都没什么可劫掠的了。

    北上的西喀喇汗国和大辽倒是有钱有人。但西喀喇汗国与呼罗珊总督府的关系不错,且地盘不大,只有河中府和苏对那沙两座成规模的城池。

    劫掠的话,那西喀喇汗国就要灭国了。

    大辽境内,那更是不行。因为李承绩一直禀明,他们是辽人。那么护教军劫掠辽人,就是自己人打自己人了。连敌境都很少劫掠的护教军,更不可能将屠刀对准自己人。

    这么一推算,还真没有适合打草谷的对象。

    不过李大气他们又不是傻子!眼看着夏粮收获在即,自然有筹措军粮的办法。就出声道:“今年总督府不是安置了成千上万的逃民吗?又在阿姆河、窣利水、班城郡、也里郡等地,开拓了大片耕地。

    再加上农牧司提供的高产麦种,收成应该不差吧?”。

    还有那么多的牛羊作为肉食补充,匀出部分粮草充作军粮,似乎并不是什么难事吧。

    李承绩叹了口气,冲着李大力道:“戴维司务说了!今年虽收了很多逃民,但安置他们耗费的粮草,也不在少数。且受战事的影响,境内很多耕地都沦为荒地。

    那些平整出来的,还不足齐耕的一半。因而虽有收成,但只能是小收。”。

    这个问题不解决,出兵的事就无从谈起。李大力和李大气也不知道如何说道,就不好再劝了。

    趁着这个机会,李承绩提起了兴建港口、打通海上商路的事。

    李大气和李大力安静的听李承绩说完,半晌都没说话。显然是对李承绩兴建港口的事,始料不及。

    “怎么,你们觉得此事不可为?”,李承绩看他们的反应,反问道。

    李大力赶紧回应不是,解释道:“打通海路之事,大有所为。但呼罗珊省四面皆是大山、戈壁、荒漠,并无海路可寻。且依照总督的意思,东边那南洋岛国虽稻米颇多,但运抵呼罗珊省之境,海运就要花费两月有余。再辗转陆路,怕是艰险颇多。”。

    李大气虽没说话,但意思也很明显。

    “谁说没有海路可寻!”,李承绩从桌面上翻找出一副巨幅地图来。上面按照他的意思,经过顶尖的画图师仔细描画。用了近一年的时间,才将撒哈拉沙漠以北,欧洲大陆以东,包括地中海、西伯利亚、马来群岛、日本四岛等一大片广阔疆域描绘出来。

    上面还用后世的经纬线做标记,精确到了几度几分。

    一些国家和城池,也都有重点标记。几乎将整个东半球,都呈现在众人眼前。

    李大力是第一次瞧见,立时惊呼出声。李大气虽知晓李承绩弄了这么一副地图,但也是第一次看见真实图纸。惊讶之色,全表现在脸上。

    没理会他们的惊讶,李承绩指着地图上的一小块红色道:“这就是我们呼罗珊省的位置。在这周边,分别是花拉子模、西喀喇汗国、东喀喇汗国、古尔国。”。

    “钦察人的领地,竟然这么大。还有康里人的领地,也比花拉子模大了不少。”李大力若有所悟道。在他印象里,强盛的花拉子模,应该是一方大国。而成为他们附属的钦察人和康里人,则是地盘很小的小国。

    哪里想到,这身为宗主国的花拉子模,领地竟然还赶不上附属的部族人。

    “还有这西喀喇汗国,真是袖珍小国。在这地图上,还不及我指节大。”,李大力又指着水滴状的西喀喇汗国,嬉笑道。

    “古尔国的势力,竟然已经波及这么远了。”,李大力看着地图上从阿富汗到印度北部一片大黄色的古尔国疆域,感叹道。

    “还好他们苏丹死得早!不然这么个庞然大物横在旁边,咱们呼罗珊省就别想安宁了。”,李大气瞧着古尔国疆域内划出的四道分界线,庆幸道。

    “咱们要想寻得海路,这里和这里,就是最好的选择。”,李承绩指了指起儿曼省和后世巴基斯坦的信德省,出声道。

    “诶!起儿曼之地我知道。听大海说,从咱们马鲁出发。去那里走近路,至少要五天。若是乘快马,则一日有余。不过这地图上,好像半个时辰都不需要吧!”,李大力比划了一下起儿曼和马鲁的直线距离,狐疑道。

    “这地图上是缩小了的!若真走,就和大海说的天数相当。”,李承绩解释着,就指着起儿曼周边之地介绍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们看,这是锡斯坦。它的西边是地势较高的萨尔哈德高原,东边是荒漠和多巴加格尔山岭。北面是古尔山区。南面是莫克兰山岭。咱们要寻得海路,就得将这地方还有这地方吃下。”,随着李承绩手指的动作,锡斯坦和马克兰之地,都被定为攻取之地。

    “锡斯坦和莫克兰的总督,都由当地部族世代把持。之前花拉子模和古尔国分庭抗礼时,这两地的总督左右摇摆,活活一出墙头草。”,李大力掌控情报司,知道了很多周边势力的情报。所以对锡斯坦和马克兰两地的近况,也知道比较清楚。雄起中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