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七十二章 中原局势
    李大气身为兵部大狄万,也对周边势力的军事部署有所了解。就指出几处关口,点明二省总督在当地大概部署了多少兵力以及攻打的难以程度。

    一番推演后,三人是越说越兴起。

    跟着李承绩又指出卡拉奇港所在准确位置。李大力就先介绍一番当地势力的分布情况,再让李大气在军事上指出军事部署。

    不过因呼罗珊总督府和当地还隔着古尔国的地方势力,也就了解得不多。

    “若给二者取其一,你们会如何抉择?”,分析也都分析完了,李承绩燃烧有兴趣的问道。

    李大气和李大力二人闻言,都皱着眉头思量起来。

    这么过了好一会儿,李大气正要说话。门外的护卫却突然来报,说是阿思谷马把什么都招了。

    事实上,在沙哈鲁手上,阿思谷马连一炷香的时间都撑住。便老老实实的,将自己知晓的事情全都招了。因为吐露的东西实在太多了,所以写下来的时候,耗费了不少时间。

    此刻李承绩看着呈上来的供词,上面还带着浓浓的油墨味儿。

    只是奈何太多,李承绩让李大力和李大气也都帮忙看看。一直过了小半个时辰,他们才将整份状词交换着看完。

    期间零零碎碎的情报不少,但是值得注意的情报,却并不多。

    简单的归类后,便只有两点。

    其一便是屈出律在大辽北境招募失散的部族,已经有八万来投。其中有不少,并不是之前臣服于乃蛮人的部落。而是在蒙古统一整个漠北后,这些被吞并的小部族不堪忍受蒙古那颜们的奴役,而带着族中老小,西迁投靠屈出律。

    还有西边达林库儿的钦察人部落,已在屈出律的游说下,答应联盟。并且二者之间,还私自定下盟约。议定在合适的时候,共同出兵葛逻禄人盘踞的阿里马等地。

    更有东边的回鹤人。虽投靠了蒙古,但是和屈出律也约定好,共抗辽军。

    一个部族联盟,算是在屈出律的构想下,初步建立起来的。当然,他们互相之间,也并不信任。甚至彼此间的防备,更甚于大辽。像葛逻禄人占据的领地,就不准乃蛮人带刀进入。

    同样回鹤境内,也不准乃蛮人和葛逻禄人带兵马进入。

    面和心不合之下,这支部族联军的战斗力,也就可想而知了。并且大辽方面,也开始组织反击。已有辽人出使阿里马,像葛逻禄人的汗王许以重利,让其配合辽军,共同攻打乃蛮人。

    当前葛逻禄人已经收下了辽使的礼物。只是联合出兵一事,还没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这件事屈出律已经知晓。尽管葛逻禄人以为做得不显山,不漏水,很是隐秘。但是辽使那边,却是故意透露出来。

    到底辽国是汉化了百年的中原国家!即使西迁之后,和中原故地的联系已经断绝了近百年以上。但是汉家的兵法,还是随着西迁后的汉人,带到了西域。

    这招反间计,就是辽使破坏部族联盟的第一步。

    其二便是屈出律不仅给呼罗珊总督府送了信,花拉子模和西喀喇汗国那边,也都跑了一趟。

    而且使者,还都是阿思谷马。花拉子模的摩诃末,倒是爽快的应下的。但是前提,却是希望屈出律能先借一批牛羊。隔着大辽这个飞地的情况下,借牛羊的条件是难以实现了。

    西喀喇汗国的汗王倒是没有表明态度。只将阿思谷马好吃好喝的供养一番,就放他南下了。但汗国的二王子却追上他,送了一箱金银,还另外让他捎带了封信函送给屈出律。

    如今那封信也在李承绩手里。上面的内容很平常,除了一些问候和恭贺之语,便没有别的了。似乎二王子只是想套一下近乎,没有别的意图。

    不过这不是最重要的!而是阿思谷马在花拉子模境内注意到。城内的男丁很少,并且大多都是老弱妇孺。另外摩诃末除了第一天接见了他意外,其它时候都是图尔罕可敦的人与他周旋。

    并且花拉子模的大帐,也都不见了。所以阿思谷马猜测,摩诃末可能领兵离开了花拉子模腹地。

    这可是个大消息!

    李承绩立即让李大力注意花拉子模的情报。一有情况,就赶紧通知自己。

    在此之际,回鹤境内的情况也送过来了。

    说是成吉思汗率领数十万蒙古大军围困中兴府后,发动了数次攻城大战。兴州城外,更是尸横遍野。周边州县的百姓,也都被抓了壮丁。像炮灰一样,在攻城时抵在蒙军的最前面。

    整个中兴府周边,也都十室九空。

    只是中兴府作为夏国的都城,修建之时异常坚固。且各种城防,也都比较完善。在缺少大型攻城器械的情况下,蒙军迟迟无法攻克兴州城。

    于是一计不成,蒙军又另生一计。循着水淹凉州城的法子,边筑坝截流,边恐吓城内的夏人投降。

    这招还真有效!

    一些吓坏了的夏国臣子,在大殿上请求国主向蒙军求和。只不过蒙军的条件不仅让夏国赔偿巨额钱款,还要自降国格,向蒙军俯首称臣。

    以礼仪之邦自居的夏国国主李安全,原本就打心里瞧不起这些漠北草原上的蛮子。所以听到这条件后,当即就拒绝了投降。一些主战派官员,也都斥责那些求和派官员的险恶用心。

    使得求和之声,迅速掩了下去。

    后来蒙军就发动数万民夫,在兴州城外筑造堤坝。历经十余天,终于水淹兴州城。

    可惜的是,蒙古人掘河之时思虑不周。使得大水不仅淹了中兴府,还倒灌了蒙军大营。上千蒙古将士溺水而死,近万蒙军被洪水冲走。

    逼得成吉思汗不得不带着蒙军,北撤克夷门。

    而夏国也元气大伤!兴州城因水患,死伤无数,房屋倾倒成片。足足七天时间,洪水才全部退却。连夏国皇宫,都因水患而受损严重。

    于是夏国国主在求和派官员的请求下,终于派遣使臣,向蒙军求和。跟着成吉思汗狮子大开口,让夏国赔偿了巨额金银饰物。另有劫掠所得绫罗绸缎、铁器、铜钱无数。

    且国主还应蒙军之求,择一公主下嫁。并对蒙古大汗成吉思汗,俯首称臣。

    带着数不清的金银财宝,蒙军才在成吉思汗的带领下,悠然北归。夏军则一直追随,美其名曰收复失地。

    此事不久,夏国国主就驱逐金国使者。境内的金人百姓,家产全都收为官没,贱卖为奴。

    至此,夏金关系恶化。

    看完后,李承绩只感慨历史轨迹的强大。虽然因自己的异军突起,花拉子模已被打回了原形。但是蒙古那边,由于没有自己的干扰,一直照着历史的原有轨迹发展壮大。

    这西夏被蒙古踩在脚底下后,接下来的金国,也要进入多事之秋了。

    算算时日,历史上懦弱无能,忠jian不分的卫王完颜永济,应该登上王位有大半年了。在他的‘英明’决策下,金国的国势之衰,只会更加迅速。

    之前就对其瞧不上眼的成吉思汗若知道他成为金国皇帝,估计对金国最后一点警惕之心,也荡然无存了。

    不过这些和李承绩隔着还有些远!即便想插手中原的事务,也还隔着大辽、回鹤。所以眼下,还是一心处理好呼罗珊总督府的内务,加快呼罗珊省的发展,才是正理。

    这样想着,李承绩又想到了海上通商一事。

    只是很快,花拉子模那边传来的消息,就让他不得不暂时放下此事。因为通过事务司的追查,设在花拉子模的据点,终于将花拉子模的近况传回马鲁。

    也是的里安被毁后,花拉子模就在呼罗珊的交界之地,人为弄出一片缓冲地。内里除了花拉子模设下的军堡外,一切阿姆河沿岸村庄、部落,都遭到焚毁。

    大片的绿州、田地,也都被烧为白地。任何平民百姓,都不准从阿姆河进入呼罗珊省。同理,呼罗珊省的百姓,也都不能进入花拉子模。

    人为的,使得呼罗珊和花拉子模隔绝开来。

    而这样做的主要原因,却是花拉子模腹地,已经被抽空了。雄起中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