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七十五章 意取古尔
    眼见众人的视线转移到自己身上,阿利·不剌神色如常道:“古尔!”。随即也没卖关子,将攻取古尔的利弊细细介绍了一遍。总的来说,便是利多弊少。

    到底古尔国从前任苏丹遇刺到一分为三,已经有三个年头。持续的战乱,致使境内百姓死的死,逃的逃,躲的躲。还活着的,也都像行尸走肉一般,惶惶不可终日。

    各方势力也在连续不断的交战中,实力持续削弱。可以说,现在的古尔国,就是一座四处漏风的房子。只要稍稍用力,就可以顷刻间让这座房子坍塌。

    因此对呼罗珊总督府来说,此时攻取古尔,已如探囊取物般容易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,古尔国境内,多是大山环绕。在军事上,处于进可攻,退可守的优势地位。面对南面地势低平的信德、旁遮普以及天竺等地,都有突出战略优势。

    要知道,天竺之地,向来都是富庶之地。那里不像呼罗珊,有漫长的冬季。也不像花拉子模,除了阿姆河流过的地方,其它地方都是一片茫茫戈壁。

    而是河网密布,雨量充沛。甚至一年之中最冷的季节,都只需要穿一件薄衫。地里也种满了小麦、大麦、水稻等各种吃食,并且还可以种两到三次。

    那里的人们也极好统治!像古尔苏丹遇刺之前,就几次三番的攻入天竺之地。不仅大肆劫掠,还打下了好大一片领土。当地的土着人,也都在古尔人的屠·刀下,温顺得像羊一般任人宰割。

    即便还有人不甘接受古尔人的统治,也都在流着鲜血的屠刀下,成了一具枯骨。

    许多寺庙和宫殿,也都被古尔人拆毁。再翻山越岭,从天竺运回吉慈尼的古尔皇宫和清真寺。数不清的金银器具、玛瑙宝石堆砌在古尔苏丹的宝库里,持续为古尔国增添财富。

    将其形容为古尔人的牧场,都不为过。

    如今那地方,虽已落入古尔国的原军将,现在的德里苏丹的手里。但对总督府来说,根本不值一提。

    毕竟天竺的百姓,向来就不擅战的。古尔人能在那里逞凶,也不过是当地人太过无用罢了。

    这番分析下来,阿布拉江等军将们都若有所思起来。

    到底对他们来说,有仗打就是最好的结果!至于打哪里,倒并不重要。

    何况以阿利·不剌的说法,古尔国的领土是呼罗珊省的三倍还多。攻打的时候,所耗费的时间也必定要数月之久。那么统战司那个清闲衙门,就可以不用那么快回去了。

    再加上古尔国那么大的领地,又是新辟之地。打下来,自然不可能马上就将军队撤走。

    那么,军将在当地领兵驻守,就是情理之中了。甭管差事会不会落到自己头上,只要有这个可能,那就有那个盼头。

    因此与近在咫尺的花拉子模相比,攻打古尔国的好处,明显在军将们的脑海里清晰起来。

    马利克也很心动,就出声道:“如此说来,古尔之地倒是大有可为。可你先前有言,扶持摩诃末又是何理?”。

    虽然古尔国的解释赢得人心,但是支援摩诃末北扩,就有些说不过去了。毕竟花拉子模是呼罗珊省的重要威胁,若任其北上吞并钦察部族,发展壮大。说不得,就会南下对呼罗珊省不利了。

    毕竟花拉子模是以回教为国教的国家,统治者不是汗王,而是苏丹。又接受了哈里发的册封,在回教徒遍布的波斯地界,有一定的号召力。

    且波斯之地,还是花拉子模历来发展的重点。早在塔哈失时期,就开始经营。胡齐斯坦省,还是塔哈失从哈里发夺来,封给阿里·沙的封地。

    当地的世家大族,也多受花拉子模的扶持与拉拢。信仰上,更是与以清教为国教的呼罗珊省对立。

    即便当下因花拉子模失势,而没有对呼罗珊省群起而攻之。但只要花拉子模东山再起,就很可能再次聚集在花拉子模的大旗之下。

    所以只要花拉子模不灭,那么呼罗珊省总督府的威胁,就始终不会化解。

    这个担忧是只要稍稍有些脑袋的人,都能想到的。

    所以马利克一提到之前的帮扶一事,众人就迅速反应过来。看向阿利·不剌的眼神,也带着几丝责怪。

    见惯了大场面的阿利·不剌倒是不怕。喝了口清茶,老神在在道:“花拉子模虽是北疆大患,但诸位可知晓,北边的大患,何止花拉子模?”。

    “哦?你说的是辽国么?”,弗拉特反问道。论威胁,北方除了大辽和花拉子模,便没有能对呼罗珊产生威胁的势力了。但以眼下的情况,大辽的威胁简直是个笑话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···大辽已自顾不暇,何来威胁之举?”,卡赫塔巴带着些许嘲弄道。

    阿利·不剌也不恼,应声道:“大辽虽有内忧,不足以威胁呼罗珊省。但大辽北疆的乃蛮人,却有威胁呼罗珊的可能。”。

    尽管相比大辽,众人对花拉子模更为上心。但是大辽的基本近况,众人还是知晓的。乃蛮人在大辽北境举兵反叛一事,也早已传遍了呼罗珊各郡。在总督府的有意宣传下,其不忠不义之举,已引起百姓们的厌恶和抵触。

    只是眼下,大辽还在契丹人手里。乃蛮人虽举兵反叛,但也只是在北疆小打小闹,不成气候。所以在军将们眼里,乃蛮人根本就上不了台面。

    以致这话一说,马上就有人指责阿利·不剌危言耸听。其它人也都面带不屑,显然也是这样的想法。

    “诸位莫要小看了屈出律!此人几次三番历经大难而不死,心智非常人能比。”,阿利·不剌带着些许警告道。

    冂格里钦也出言帮衬道:“此人先以花言巧语,骗取大辽汗王的信任。又在短短数月的时间,纠集部众,在北疆自立为王。即便是敌对的葛逻禄人,也被他暂时安抚了下来。

    这番手段,已足以证明此人是城府极深之人。”。雄起中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