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七十六章 南攻北守
    “那又如何?瘦死的骆驼比马大。大辽虽一时轻信了乃蛮人,养虎为患。但乃蛮人若想取大辽而代之,怕也不是那么容易吧?”,马利克反驳道。

    毕竟大辽在西域称霸了百年!在很多人印象中,是不可战胜的。即使与回鹤的战事,吃了败仗。北境又被乃蛮人趁虚而入,颇不平静。但帝国就是帝国。就算沦落到这番田地,一般人还是对其心存敬意。

    阿布拉江也是这样的想法,跟着道:“屈出律此人虽心思深沉,但大辽兵强马壮,也不是那么容易战胜的。阿利参赞,你太杞人忧天了。”。

    “但屈出律两起两伏,不能以常理待之啊!”,冂格里钦帮腔道。

    这时候,户部大狄万张钛铭,也说话了。只听:“老夫觉得阿利参赞所言,未尝没有思索之处。想那摩诃末,一路南逃。蒙古人多番追杀,都让他大难不死。后来流落大辽,竟又意外起复。

    当下又说服钦察部族、回鹤与葛逻禄部,联合对付大辽。这番手段,绝不能小视之。”。

    张钛铭的地位决定了他的话是很有分量的!因而那些原本对阿利·不剌的说辞完全不加考虑的军将们,也不免深思了起来。坐在右下首的李大气,也在思索了几许后,出言道:“大辽在苦盏、拔汗那等城的驻军,抽调近半北返。已足以显示,屈出律对大辽的威胁非同小可。”。身为兵部大狄万,对各国兵力分布情况,也了解得更清楚。所以他的话,不可能有假。

    即便还心存反对的军将,在李大气都表明态度后,也不敢随便反对或质疑了。

    阿利·不剌见此,开始说着自己扶持花拉子模的理由。

    只听:“摩诃末雄图大略,未尝没有取大辽而代之之心。而屈出律心思深沉,也欲取巴拉沙衮而代之。只是当前,花拉子模人势弱。但若总督府给予扶持,说不得大辽境内,便会上演二虎争雄之祸。”。

    说到这里,再不明白就是傻子了。且细细一想,也是这个道理。有古尔国内斗的前车之鉴在,军将们倒是喜闻乐见花拉子模人与乃蛮人相争。

    因此原本心存疑虑的官吏们,也全都放下心来。

    坐在上首的李承绩见大家都被阿利·不剌说服,也出声道:“既然诸位都以为阿利参赞所言在理,那我等便南攻北守。至于具体如何施为,诸位再下去思索一番。三天之后,各部各司都议出具体的章程。”。

    至此,对古尔国用兵之事便定了下来。

    不过刚走出总督府的阿利·不剌,又很快被内侍穆耳果拦住了。“阿利参赞,总督有请!”,长得白白净净,脸蛋清秀的穆耳果,一脸谦和的笑道。

    他是拜占庭来的白奴,模样生得俊秀。之前在蒲华时,在桑贾尔宫里服侍。后来遇上叛·乱,他被闯进宫里的暴·民狠狠凌·辱了一番。眼看着是离死不远了,却被李承绩命御医诊治。总算将他从鬼门关外拉了回来。

    当时和他一样境遇的,还有不少人。原本像他们这些下人,死了就跟死了只蚂蚁一样,哪里会得到诊治。

    所以李承绩的义举,立即就赢得他们的效力。另外他们这些面容清秀的男奴,都是被阉·割,服侍主子老爷的。所以就算李承绩放他们出去,也是无处可去。

    便一直留在总督府里,干些服侍人的活计。

    当然,李承绩是没有这个嗜好的。因此这些男侍,少受了很多非人之苦。只不过如此一来,倒是少了接近李承绩的机会。

    因这穆耳果为人机灵,善于察言观色。所以在一众内侍中,很快脱颖而出。南迁到马鲁,他也就跟过来了。现在负责帮李承绩给底下的人传话,以及端茶倒水等细活。

    阿利·不剌也知道他,便冲着身旁的冂格里钦道:“总督召见,我就不和你同路了。”。

    冂格里钦知道因果,连忙笑道不妨碍,就乘车离开。阿利·不剌则跟着穆耳果,弯弯绕绕的来到后花园。

    这里有个水池,但并没有主殿后的水池大。花园的面积,也不如主殿的花园来得宽广。不过这里的景色别具一格,满是中原江南地区,才能见到的亭台楼阁和假山秀水。

    整个布局,也充满了汉式风格。

    但因呼罗珊距离中原汉地还是太远了,建造这里的工匠,又是离开了汉地有些年代的汉人后代。所以用料上,还是就地取材。使得这座汉人花园里,还能看到不少波斯、阿拉伯的风韵。

    平日里,李承绩喜欢在处理政务之余,来这里走走看看。因而院子的维护,下人也非常用心。

    阿利·不剌来时,园子的花儿都是修建了的。幽静的鹅卵石地面,也都清扫了数遍。就连池塘里的鱼儿,也都换成颜色鲜艳,喜欢跳动的。

    以致深入其中,充满了生趣。

    在一座拱桥边,阿利·不剌见着了正在喂养鱼群的李承绩。

    “你做得不错!”,李承绩听到脚步声,知道是阿利·不剌来了,头也不回道。

    这让阿利·不剌受宠若惊,赶忙见了一礼,连声不敢当。

    李承绩笑笑,温声道:“无妨!这差事你办得不错,本该受的。”。原来在召集诸位军将议事之前,他特意派人知会了阿利·不剌一声。让其按照自己的意思,徐徐道出攻打古尔的意图。

    虽然这件事,如果他自己来说,争议会少很多。但是军将们心里的异议,就只能憋在心里了。长此以往,议政就会变成一言堂。这对总督府的发展,可是极为不利的。

    毕竟三个臭皮匠顶得上一个诸葛亮。集思广益之下,总能查缺补漏,做出相对妥当的决策。所以李承绩不愿意用自己的权威,直接表明自己的意图。

    而是通过阿利·不剌之口,与军将们议论一番。好使其心服口服,让决策达到尽善尽美。

    “今日攻打古尔之见,乃是我的意思。那在你看来,其中可有不妥之处?”,李承绩笑着问道。尽管阿利·不剌说得很在理,但他不确定,阿利·不剌真是这样想的。因此也想听听他的意见,好知道哪里还有欠妥之处。雄起中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