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七十八章 暧·昧姿态
    “总督既考虑周全,属下便再无异议了!”,阿利·不剌行了一个回教礼,红着脸道。显然心里,已被吏部主官的空缺给弄得激动不已了。

    李承绩便勉励了几句,就让他下去了。

    这么过了几日,阿利·不剌就卸下参谋司的担子,赴任吏部主官一职了。同时弗拉特也成了工部狄万,着手工部事宜。

    因一下子任命了两部主官,使得总督府,还为此议论了许久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候,参谋司和统战司,也拿出了完善的作战计划。先在军器以及情报上,给予巴米扬一定的扶持。并在军事上,予以一定的配合。

    以期吞并盘踞在古尔山区的古尔势力!

    随后占领各个进入古尔山区的险要山口!但为了避免引起巴米扬的猜忌与提防之心,动作不宜过来。因而可以设下埋伏,以期在必要的时候,里应外合,更好的夺下通关要道。

    再唆使巴米扬的边军南下,攻打吉慈尼的近卫军势力。论军队战斗力,近卫军的实力是最强的。所以此番打下来,巴米扬的边军绝对伤亡不小。

    等时候差不多了,总督府的护教军就可以行动了。

    由于天算不如人算!所以整个作战计划,还预留了一定的改动空间。以待战场出现出人意料的情况时,适时作出相应的反应。

    李承绩看完后,针对其中的一些不解或是自认不当之处,都进行了一番问询和改动。直到自己觉着差不多了,才命总督府的各部各司,立即实施这个军事计划。

    于是巴米扬的使者,第一时间就得到礼部外务司的召见。

    当得知总督府答应扶持后,第一时间就将消息传回巴米扬。

    在此之际,哈里发派来的使者与库希斯坦总督的使者,也一起来了马鲁。

    李承绩决定先晾他们一阵,所以并未立即接见他们。

    但是双方的使者还是每天到总督府外拜访,希望得到李承绩的接见。

    如此,李承绩见时候差不多了,便一起见了。

    为了体现出总督府的威严,李承绩将接见地点设在金色大厅。不过没举行宴会,只是由礼部的官员领着,规格一般的接待。

    “库希斯坦使者托克伊尔·贾拉巴让·穆罕穆德,见过伟大的苏丹。”,库希斯坦的使者先一步行了个回教礼,叩拜道。

    一旁的哈来发使者,也要跟着行礼。坐在上首的李承绩,却是眉头微皱道:“等等!你刚刚叫我什么?”。

    在接见之前,他就让外务司的官员知会过使者。在称呼上,不能称自己为苏丹。因为名义上,他还是大辽的臣子。

    负责陪侍的外务司官员,顿时汗如雨下,便快步上前解释道:“启禀总督!属下早已与托克伊尔使者禀明相关利害,但······”。

    李承绩立时冷哼一声,出声道:“哼!既然你想见苏丹,那你便去见吧。这里是马鲁,只有呼罗珊总督,没有苏丹。”。

    话音刚落,守在殿内的侍卫就得到授意,将托克伊尔拖了下去。期间无论他怎么叫喊,怎么解释,李承绩都没理会。

    早闻李承绩在殿上杀使恶名的哈里发使者雅格达,瞬时冷汗直冒。原本脱口而出的苏丹字眼,也赶紧憋回了肚里。

    就小心翼翼的,将自己的来意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你是说,哈里发要册封我为苏丹?”,李承绩带着些许质问的语气道。雅格达怕触怒了李承绩,赶紧说册封他的是东波斯之地的苏丹。

    这可是很大一片领地了!伊朗东部、阿富汗全境、巴基斯坦、河中之地,甚至花拉子模,都被囊括在内。

    但这只是个名头!

    毕竟这些地方,哈里发自己也没掌控在手。就是册封给了李承绩,也是徒有虚名罢了。

    对此,李承绩很清醒。

    就以此事太过重大,要与底下人商议为由,暂时将雅格达打发走了。

    实际上,这是李承绩的借口。因为与底下人商议后,对于哈里发的册封,报以不接受不拒绝的态度。

    毕竟哈里发在百姓们眼里,还是有一点影响力。得到他的册封,对于经略波斯之地有莫大的好处。但接受的话,又与清教的基本教义相悖。

    如此,便施以拖字诀。故意做出一番暧·昧的姿态来,让哈里发以为总督府接受了。整个西波斯的总督们,也就会以为总督府在教义问题上,态度有所放缓。

    呼罗珊西边的防务,也会因此压力大减。

    那么在古尔之地上,总督府就可以放心的施为了。

    这日,在处理完政务后,李承绩想着有些日子没去李世昌那里看看了。便领着李承雪,一起来到马鲁城外的庄园。

    这里位于木尔加布河以南,周边有大片林子环绕。外侧是绿油油的草场,长势喜人。一小片河水汇集而来的小湖在林子的东北角,旁边开垦出了一些荒地。上面种着瓜果和菜蔬,乃是供应庄园的吃食。

    由于眼下正是冰雪融化之时,湖水较为宽广。波光粼粼的,煞是好看。

    李承绩来时,庄外正停着一辆马车。看其车驾上v字形的标致,显然是第一车厂出产的。

    正疑心间,侯在门前的下人就要通传。但李承绩摆了摆手,让下人退下了。

    这么进了内里,一阵叮叮当当的琴声就传了出来。李承绩心下,更是疑惑非常。

    因为李世昌进了这座院子后,本是除了李萧氏以外,谁都不见的。

    从前他也想过请些说书、弹琴的来给李世昌解闷,结果都被赶了出去。

    所以一般情况下,这座宅子是不会有外客来访的。

    就加快了步子,来到琴声所在的后院。

    “远山兄,令女的琴技着实不错啊!”,一曲暂歇,李世昌的夸赞之声传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张钛铭?!”,李承绩呢喃道。远山是张钛铭的字,平辈之间,才会如此称呼。只是张钛铭怎么来了这里,还得到了李世昌的接见。这让李承绩有些想不通。雄起中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