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七十九章 大辽旧臣
    “逸伯兄说笑了!不过懂些皮毛而已,难登大雅之堂。”,张钛铭谦虚的回道。陡然憋见进门的李承绩,不由神色一凝。

    “逸之!”,李萧氏陪坐,看见李承绩来了,瞬时面色一喜。再见怀中的李承雪,更是起身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娘亲!”,有些时日没见,李承雪也想李萧氏了,立即甜甜的喊道。

    张钛铭这才反应过来,赶紧喊了声总督,就要起身行礼。

    “私下见面,不比总督府,张伯父就不要拘礼了!”,李承绩将李承雪放到地面上,就摆了摆手,笑着免了张钛铭的礼。

    见此,张钛铭的神情明显松懈了不少。虽然他对李承绩行礼,并无不妥。但他和李世昌乃平辈之交,这样行礼,就有些不妥了。

    特别是眼下,李世昌还坐在堂上。

    他的心境李承绩是没心思理会了,就径直来到李世昌跟前,喊了声爹,行了一礼。再冲着落座的李萧氏喊了声娘,再行一礼。

    马上有人搬来席面,给李承绩添置桌椅。李世昌右下首的张钛铭,也就要起身让座。但李承绩已坐在左下首的第二个位置,连道没关系。

    张芷琴坐在李承绩对面,脸上施了些粉黛。且和往日素雅的打扮不同,今日张芷琴穿了一件朱红色的襦裙。使得整个人的气质,都变得端庄华贵了不少。

    “总督!”,张芷琴微微弯了一下腰身,鞠了一礼。

    李承绩笑着点点头,算是回应。

    再看对面,李承绩才发现多了个熟人。

    “小子李承绩,见过郭伯父!”,李承绩起身,迅速行了一礼。坐在上首的前大辽大理正郭槐,马上回了一礼,应声道:“逸之你现在贵为一省总督了!而老夫不过是一介草民,如何当得起你的大礼。”。

    说话时,面上露出几分苦笑。

    也是树倒猢狲散!自李世昌被革职去官以后,但凡从前与李世昌交好的朝官,大多被贬出朝堂。郭槐受到牵连,便被贬黜到也迷里当刺史。

    当时那里已被屈出律掌控,如何去得?所以郭槐一气之下,就直接挂印辞官了。

    这正合耶律子正等人的心意,便理都没理,就任由郭槐去职。后来为免遭报复,郭槐不敢在巴拉沙衮多待。所以举家迁往察赤,暂避祸患。

    直到上个月,接到张钛铭相邀的信笺。才决定南下,来马鲁看看。

    虽说从前他和张钛铭也不对付,但那主要是政治立场的问题。在去官以后,这个主要矛盾便没有了。

    所以在张钛铭以探望李世昌的名义相邀后,就毫不犹豫的启程来马鲁。

    正是这个原因!李世昌今日才罕见的开门迎客。

    这个因果李承绩并不知晓,但稍稍细想,还是能猜到几分。因此面上谦逊的回道:“郭伯父太抬举小子了。呼罗珊不过弹丸之地,总督之名,也不过如此。”。

    郭槐却摇了摇头,出声道:“逸之莫要妄自菲薄了。呼罗珊自古乃大食与中原之地的通商要道,境内行商多如牛毛。钱帛之物,更是数不胜数。守住这里,便是守住了一个聚宝要地啊。”。

    李承绩再次谦逊的说哪里哪里,面上报以浅笑。

    “逸之!你郭伯父远道而来,快敬他一杯吧!”,坐在上首的李世昌见李承绩与郭槐客套了半天,便出声打断道。

    “孩儿遵命!”,李承绩应了一声,就向郭槐举杯。

    啪!一杯酒下肚。甘甜的葡萄汁液混着酒精,在胃里发酵。郭槐也一杯为尽,又夸了李承绩几句。

    如此说说笑笑,转眼过了小半个时辰。期间主要是张钛铭说着曾经朝堂上的趣事,引得郭槐和李世昌都哈哈大笑。间或张芷琴来几首曲子,调节气氛。

    一派其乐融融,让李承绩心里也宽慰了不少。

    毕竟李世昌脸上,很久没有见过这样的笑容了。陪坐的李萧氏,也为李世昌而心情大好。因而即便李世昌喝得脸面通红,也没有劝阻之意。

    “锦严兄!如今你已是白身了,也没个去处。不如暂留总督府,担个一官半职如何?”,张钛铭也有些喝高了,红着脸道。

    “这---”,郭槐笑容一僵,没有应声。

    李承绩和张钛铭也共事有些日子了,如何不知张钛铭的心思,马上道:“郭伯父若能来总督府就任,真是一件大喜事。”。郭槐在大理正的位置上待了多年,处理政务的能力,自是不必说的。再加上与李世昌交好,品行也信得过。

    所以对于拉拢郭槐,也是很动心的。

    李世昌自然是向着李承绩的,便出声道:“这得说道说道!你郭伯父可是为父的故交,若是给你做事,位子低了为父可不答应。”。

    郭槐连忙自谦,插话道:“逸伯兄严重了!老夫就是一说话不讨喜的遭老头子,哪里能担上什么重职!”。

    李承绩和张钛铭立即相视了一眼,嘴角微微上扬。

    因为郭槐的话,明显就不是拒绝了。这也说明,郭槐对入职呼罗珊总督府,也是有意向的。

    最善随机应变的张钛铭,赶紧附和道:“老夫在这里,也斗胆向贤侄请旨。锦严兄在总督府为官,绝不能低于二等。”。

    “二等?!少说也应该一等吧?!”,李世昌借着酒劲道。论逢场作戏,李世昌其实是最厉害的。

    毕竟葡萄酒的酒劲并不大!即便喝上三两瓶,也是醉不了的。

    “不敢当!不敢当啊!老夫乃一介白身,二等已是抬举,如何当得起一等。”,郭槐面带愧色道。

    李承绩也装得喝高了,面色一肃道:“郭伯父!你这话小子就不爱听了!想当初,你也是大辽重臣。如今虽遭jian党贬黜,但怎能自甘堕落。莫非是郭伯父嫌小子庙小,供不起伯父这尊大神。”。

    说到这里,李承绩面上已显出几分怒气。郭槐连说误会,只解释说自己愧不敢受罢了。

    随后又被张钛铭和李世昌两人轮番说道,郭槐终是答应入府为官。雄起中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