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九十一章 古尔旧都
    菲斯洛固,达蒂尔斯门。在古尔语中,乃富贵之门的意思。因为这地方通向西边的呼罗珊,是也里进入古尔山区的必经之地。而商人,又往往代表着财富。所以久而久之,当地人便称其为富贵之门。

    虽然这时候,阿富汗之地的土着--普什图人,还没有成形。但是以普什图语为主要语言的部落,已经广泛的存在阿富汗的各山地、河谷、平原之间。

    这古尔人,便是后世普什图人的部落之一。只是随着族群的南迁和古尔国的覆灭,古尔人的部落也被其他部落完全同化甚至没有一点存在的痕迹了。

    到了后世,古尔人的发源地古尔山区,也被成吉思汗为主的蒙古人后裔--哈拉扎人占据。

    当然,这一切已因李承绩的到来而发生改变。

    至少哈拉扎人,是没有机会出现了。甚至普什图人,都会在李承绩有意的同化下,像一朵刚泛出水面的水泡一般,还没绽放自己的光彩,就无声无息的消失在水面。

    糅合了印地语、波斯语、阿拉伯语等大杂烩一般的普什图语,也会被呼罗珊规定的波斯语、回鹤语、汉语三种法定语言代替。

    其它语言,都会被认定为低等劣族语言,而上不得台面。随着呼罗珊的强大,很多族群都会主动放弃自己的语言,而学习法定的官话。这是获得呼罗珊主流社会认可的根本途径!

    否则的话,永远只能待在偏僻的山沟里,一辈子与贫穷相伴。

    这个语言同化政策,已经在呼罗珊国的政事堂讨论过了。与之一起的,还有详细的风俗、着装、饮食等要求。一切不受呼罗珊官方认可的风俗习惯,都是成规陋习。在呼罗珊境内,都会被禁止。那些像秃鹰一样,让人心生警惕的红巾军。也会像后世阿拉伯国家的宗教警察一样,时刻盯着那些不合规定的国民们,从而采取相应的处罚。

    不过眼下正是战时,为了呼罗珊的稳定和战事的顺利推进,这些政令都还在酝酿、商讨之中。一来可以查缺补漏,使得政令实施起来更加稳妥。二来可以携战事胜利之威,让那些心生异样的部族,乖乖接受同化的命运。

    对于这些,刚刚臣服第一路大军的赫托沙别,自然是不知晓。

    当然,他也没心思理会这些。毕竟眼下,一个机遇与危险并存的任务,正决定着他以后在呼罗珊的地位。

    “快开门!快开门!异教徒打来了!”,一个沙赫部的小兵站在大蒂尔斯城门下,大声叫喊着。

    赫托沙别则领着三十余人,坐在马背上静静等待。

    “你们是沙赫部的?”,一个守城的小兵看了一会儿,就出声问道。因沙赫部的领地就在菲斯洛固西边,且部族甚众。所以他们的装束,很容易辨认出来。

    “别废话!快叫你们统领出来。就说我们沙赫部的族长赫托沙别来了,让他快快打开城门。”。那沙赫部的小兵颐指气使道。也是沙赫部在古尔十七个部落中,实力可以挤进前五。因此在部族联军里,地位不低。

    而此时守住城门的,则是一个实力比沙赫部要逊色得多的部落--塔尔部。所以底下人见面,沙赫部自然会比较傲慢。

    很快,一个塔尔部的小统领就出现在城头。看清赫托沙别的相貌后,立即命底下的人打开城门。并第一时间,来到赫托沙别跟前赔着笑脸。

    “赏你的,好好守住城门。”,赫托沙别面无表情的扔出一枚第纳尔。

    “是是是···”,小统领点头哈腰的应承着,态度更加谄·媚。到底他们这地界,可以说是古尔境内最穷的地界。从前古尔苏丹还在时,凭着菲斯洛固的地位,还会有商旅来此买卖。

    但在古尔苏丹去世,天下三分后。满是穷山恶水,道路难行的古尔之地,就少有商旅来往了。再加上周边的部族都失去了约束,劫掠成性。就更少有商旅,敢来这里冒险了。

    毕竟钱财虽重要,但也要有命花才是。

    所以古尔山区,又恢复了从前那般物资稀缺,穷得鸟不拉屎的境地。

    这族长、长老们的日子不好过,底下的人就更不好过了。因此这一枚第纳尔,对这小统领来说,还是非常稀罕的。

    这么经过外城、内城,就到了菲斯洛固的军事要地的军堡。这是中亚地界,最常见的城池模式。其中外城是平民百姓的住所,内城则是达官显贵和国王的。军堡的话,就像是军营。乃是城内,最重要的军事要地。

    尽管菲斯洛固在很早之前,就已不是古尔人的都城了。但是在古尔人崛起的早期,这里还是有着举足轻重的意义。所以很多从其他地方掠夺来的金银财宝,都被浇筑在这座城池上。使得荒僻的古尔山区,拥有一座周长三里,宽两里,呈扁桃形的大城。

    虽说和蒲华、寻斯干、马鲁甚至也里、可不里等城,都是无法相比的。但在这地形闭塞的古尔之地,已是唯一的大城了。

    里面有当初能工巧匠建造的宫殿、清真寺、图书馆等功能性建筑。上任哥疾宁王朝的首都--吉慈尼的大图书馆典籍,就大多被劫掠到了这里。

    如今古尔国虽国势大衰,但因没遭遇战乱的缘故。菲斯洛固的各种功能性建筑,还基本保存完好。沿街民居前后的花园,也都和建城之时一样。

    里面种的花卉和果树,正争奇斗艳,开出芬芳的花朵。

    赫托沙别已经不是第一次来这座城了!从前古尔苏丹还活着时,他就随他父汗来这里向苏丹进贡。

    见惯了山间丛林、草地、戈壁等蛮荒景色和住着帐篷,露宿野外的赫托沙别,立时被这样石头垒起来的城池,震惊得无以复加。

    那满大街行走的身着丝织衣物,并绣着花纹的百姓,更是成了他艳羡的对象。

    但现在,他再也没有从前那般乡巴佬的心态了。

    因为古尔部族联军掌控古尔之地后,这座古尔人的城池,已向所有部族敞开的怀抱。城里的很多财宝,也都成了部族酋长拉拢他们的手段。

    那些拥有花园的房子,精美的宫殿,也都成了他们的东西。

    整座城,无尽的财富,也都是他们的了。

    此刻走在靠近军堡的内城街头,从前那身着华贵丝织衣物的贵人商贾,已经不见了。取而代之的,是一个个部族打扮的部族人。很多房屋也都被推倒或废弃,换成一顶顶林立的帐篷。

    随处可见的人畜粪便,使得整个街头都臭气熏天。赫托沙别有些嫌恶的抽打坐骑,好快些离开这污·秽之地。雄起中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