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九十二章 遭遇埋伏
    刚来到军堡,就有人在外等着了。

    “赫托沙别,乌斯堡已被异教徒攻破了么?”,铁勒部的长老巴里尔一脸忧色道。跟随他一起的莫尔、以勒拖、阔鲁帕等部族长,也都神色微紧。

    到底乌斯堡和菲斯洛固隔着太近了!只要攻破,半日即可抵达菲斯洛固。虽然之间也有关隘,但在东边战事吃紧的情况下,并没有足够的兵力把守。

    更何况,他们又是部族联军,并不比得上正规军队。战斗时,也就做不到令行禁止。所以明明东边战场有好处可得,哪里有人愿留在西边防守。

    这样一来,乌斯堡也就成了菲斯洛固在西边的最后一道防线。

    赫托沙别闻言,心里冷哼了一声。当初驻守乌斯堡时,他们个个推三阻四。就是驻守的兵力,也被他们以东面的战事要紧为由,给裁减到三百来人。

    即便乌斯堡之地,确实算得上险关。但这么点人力,也守不住护教军的几轮攻势。所以他心里,其实早打起了退堂鼓。

    塔塔拉夫的到来,只不过让他有了更好的选择罢了。

    不过心里虽鼓着气,但面上还是装着忧心忡忡道:“异教徒已到乌斯堡下了。他们有五万兵马,形势危急。因而我特意回城,好请求援兵。”。

    巴里尔听着,暗自思索了几许,就肃声道:“城里也没多少兵马了!因而最多只能给你调拨五千人。”。

    在酋长萨拉尔·阿拉法因带走七成的部族军后,城里只剩下两万余兵马。其中莫尔、以勒拖、阔鲁帕三部的人马,还占了八成。

    要知道,这三部可都是中等部落,实力并不强。让他们守城,也是做好了被动防守的打算。

    所以挤出五万兵马增援,已经是极限了。

    “可这以一敌十,实在太···”,赫托沙别面有难色道。他的部族有六成被抽调到了东边,还有两成留在部族的领地防守。因此菲斯洛固这边,只有近九百来人。

    若不是这个原因,他更愿意率领自己的部族军前去增援。

    当然,这是没投靠护教军之前的想法了。现在的话,自然是别的部族越多越好。

    “没有更多的了!城里也要人驻守。否则有人作祟,乱起来麻烦就大了。”,巴里尔蹙眉道。作为古尔十七部落中,最大的部落。铁勒部已代替之前的剌干达部,成为古尔诸部的主人。

    原本他们也是没机会压过剌干达部的!

    但在剌干达部将都城搬迁到吉慈尼,大批部众南下后。古尔之地,就留下了一块面积不小的地盘。原本部族不足两千的铁勒部,因凭着族长在古尔苏丹跟前效力,得到器重。使得部族,成了剌干达部扶持的重要部族。

    大片的领地,也就落入他们之手。随即便有不少人数较小的部落投靠。大到近千,小到近百。慢慢的,越来越大。

    在古尔分崩离析后,也就迅速成为古尔之地的主人。菲斯洛固这座古尔人的城池,也从剌干达部的手上换到铁勒部之手。

    有鉴于之前剌干达部取得的丰功伟绩,现任的铁勒部族长,也是古尔人共同推举出来的部落酋长--萨拉尔·阿拉法因,也想带领古尔诸部,重新统一古尔国的疆域。

    可惜他没有剌干达部的威信,出了古尔山区,就没多少人会正眼看铁勒部了。又因八米俺和吉慈尼的地方势力,都不比部族联军弱。交战以来,也从没讨得什么好处。

    所以一直以来,铁勒部率领的部族联军,都守着古尔这片穷山恶水。统一古尔全境,也就成了一个遥不可及的梦了。

    不过在这片土地上,铁勒部还是很有威信的。像巴里尔,就是铁勒部特意留在菲斯洛固的守城长老。赫托沙别这样的部族之长,也都要听他调遣。

    所以见巴里尔将话说到这份上以后,赫托沙别也知道再增兵是不可能了。便当即请求点齐兵马,迅速赶往乌斯堡增援。

    不过因各族兵马互相并不统属,所以召集起来的时候,还颇有些麻烦。直到耗费了近小半个时辰,五千兵马才零零散散的出了菲斯洛固城。

    为了赫托沙别更好的指挥这些兵马,巴里尔还从三部之中,调遣了颇有威望的将领帮衬。但他们面对赫托沙别之时,却并没有那么恭敬。

    毕竟赫托沙别不是他们的族长,所以心里,就没有那么顾忌了。

    好在赫托沙别也不恼!因为他心里,本就没有想过这些兵马真的增援乌斯堡。

    当五千部族军稀稀落落的来到一处狭窄的山谷时,赫托沙别突然让军队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赫托沙别族长,这怎么突然停了?”,阔鲁帕部的勇士之一泰烈思尔汗,带着几分嬉笑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!异教徒在即,我们得快些增援乌斯堡的沙赫部兄弟啊!”,莫尔部的一个将领,装作大惊小怪道。尤其是说到沙赫部时,故意将嗓门提得高高的。

    “这里山势险峻,宜整顿一番,速速通过!”,赫托沙别瞧着两座大山之间,留下的一道窄道,肃声道。也是他先前,一直催促部族军走快些,结果引得这些人不满。

    所以突然命令军队停下来时,引得一众人的嘲讽。

    “族长不是说过么?异教徒还被挡在乌斯堡外。怎么会到这地方,还设下埋伏?”,以勒拖部的将领,故意反问道。

    “就是!他们难道还会飞不成?”,莫尔部的将领说完,就哈哈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看族长是睡惯了那些石头房子,所以---”,泰烈思尔汗后面的话虽没说,但那讥讽的眼神,已透出了不屑。

    其它人看向赫托沙别的眼神,也充满了戏谑。实在赫托沙别在一众部族中,有些另类。因为他命令底下的族人,不准推倒城内的房舍,砍伐花园里的果树。更不能随便大小便,胡乱倾倒污水。就是在某些房舍里藏搜罗到的书册,也不准随意的烧毁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他还不准其它部族这样做。一些小部落摄于他的威严,只能屈服。

    但在沙赫部被抽调走以后,这些小部落的胆子就大起来了。这也是赫托沙别回城以后,那么嫌恶的原因。

    “你--你们!哼!”,赫托沙别摸上腰间的胯刀,就要发作。立即有机灵一些的部族统领上前,做着和事佬。虽然最终,赫托沙别还是忍住没有发作。但对这三个部落的大将,已没有好脸色了。

    见此,泰烈思尔汗等人也不怕。就领着兵马,悠然的进入了山谷。而赫托沙别似在赌气,故意落在队伍后方。

    这么等到最前的兵马快走到出口时,山口之上,突然传来轰隆隆的闷响。就见大块的石头,像暴雨一样砸了下来。跟着又是密集的箭雨,喊杀声一片。

    显然,他们是遭遇埋伏了。

    (感谢的月票。明天争取三更,感谢支持。)雄起中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