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九十四章 王者之师
    “那倒不用!等我们的火器来了!任这军堡再坚如磐石,也只有烧成灰的份儿!”,卡尔旺瞧着墙头上严阵以待的部族军,很是自信的笑道。

    阿布拉江立时脸上显出几分激动,出声道:“万夫长所言,莫不是火炮?”。

    这是从炮兵营传出来的!说是火器司研制出了一种能喷射炸药的火炮,端是遇山开山,遇城毁城,威力无穷。

    “嗯!国主为让我们势如破竹,让咱们领了一门。”,卡尔旺也没瞒着,笑着应声道。由于火炮刚研制不久,产量有限。所以到目前为止,也只弄出了两台。

    一台留在了火器司,成了实验品。另一台,就交付给了炮兵营,让第一路大军带来了。虽没亲眼见过火炮发射,但阿布拉江却亲眼瞧过火炮的样子。

    那么大一尊的铁疙瘩,比手臂还粗的炮管。让他一见,就忍不住心生震撼。

    再想到烟花燃烧时,轰轰的声响。他对火炮发射时的情景,就更加期待。

    如今从卡尔旺口中证实,火炮马上就要运过来了。而且是三路大军中,唯一一支配备了火炮的军队。让他脸上,都快笑出了花。

    赫托沙别不知道火炮是什么,就疑声道:“是神火吗?听人说,那东西可在天上开出好看的花!”。

    因烟花在绽放之时,着实美得无与伦比。所以古尔之地,都将其传为神火。

    当然,这是民间百姓传的。在古尔部族联军中,烟花被他们称为邪火。

    阿布拉江笑笑,应声道:“不-不-不是神火,而是比神火更厉害百倍的铁兽。”。

    赫托沙别立时心下生疑!

    毕竟在他的认知里,那能在天上开出花的神火就已经很了不起了。再来个比神火还厉害百倍的火炮,已经无法想象了。

    到了晚上,几个身着白色衣袍,教长打扮的伊玛目。在赫托沙别等人的带领下,缓缓来到护教军设在内城的驻地。

    “赫托沙别族长,你瞧着这护教军如何?”,城内地位最高的伊玛目帕什瓦·吉雅与赫托沙别并排走着,出声道。

    他的祖辈是巴格达来的教长!当初吉哥疾宁苏丹,请求哈里发册封。并急需教长,来帮助哥疾宁境内的信徒聆听真主的教诲。

    于是帕什瓦·吉雅的祖辈,就接受哈里发的任命,成为哥疾宁境内的大教长。

    后来哥疾宁被古尔人取而代之,身为大教长后辈的帕什瓦·吉雅,却得到了优待。因为古尔之地的部族,也是信奉真主的。而且领导古尔诸部的剌干达部族长,更是虔诚得令人发指。

    使得帕什瓦·吉雅,得以成为菲斯洛固的大伊玛目。

    但在古尔苏丹死后,这座城就变了。从山间来的野蛮部族,毁坏城内一切美好的东西。差一点,连藏书上万册的大图书馆,都被烧成飞灰。

    若不是他规劝了一些大部族,得以约束那些野蛮人。否则的话,整座城都会被拆毁成牧场。

    所以他和积极配合的赫托沙别,关系不错。

    此刻听着帕什瓦·吉雅的疑惑,赫托沙别没有直接回答,而是指着脚下的地面道:“你瞧,这地方有什么不同?”。

    “嗯?!污秽不见了!”,帕什瓦·吉雅嗅着空气中,还混合着屎臭与鲜血的恶心味道,微微皱眉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再看我们身边的房子!”,

    “帐篷都不见了!”,帕什瓦·吉雅说着,就发现那些被推倒的房舍和侵占的花园里,已经没有胡乱搭建的帐篷了。

    尽管这都是微不足道的小事儿,但以小见大,足以看出护教军的不同。所以帕什瓦·吉雅,也瞬时若有所悟。

    如此来到护教军驻扎的地方,帕什瓦·吉雅更是有些恍然。因为护教军只驻扎在苏丹的宫殿之外,并且只在空旷的地方,扎上了帐篷。还借用了部分完好的民居,并没有东一处西一处的混乱感。

    而且巡逻的护教军将士,都踏着整齐的步子。来来往往,秩序井然。

    与部族军的高低之差,也瞬时一览无余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?教长可看出了什么?”,赫托沙别笑着问道。虽然不久之前,他还和护教军是敌人。但现在,他很庆幸自己加入了敌人的阵营。

    因为这样的军纪所展现出来的战斗力,已经无法想象了。

    帕什瓦也知道不简单,心有所悟道:“真乃王师之象,王师之象啊!”。

    到了内里,卡尔旺并没有拿出上位者的威严。而是语气温和的向其探讨了几句有关《古兰经》的问题,便让其配合护教军,安抚城内的百姓。

    对于皈依清教之类的要求,却是提都没提。

    帕什瓦只被卡尔旺温和的姿态惊讶到了,以致脑袋都晕乎乎的。直到出了帐篷,才想起皈依清教的事儿。

    便有些忐忑不安道:“赫托沙别族长,你可知,这位埃米尔怎没提皈依清教一事?”。在古尔地界,早有呼罗珊之地强逼信徒皈依清教的传闻。若是违抗,便是乱刀砍死。

    以致帕什瓦心底,不自觉的将护教军想象成了饮毛茹血的恶狼。直到与卡尔旺见面,才发现传闻并不全是真的。

    “可能是千夫长有很多要事要办,还理会不了清教的事儿吧。不过这古尔之地的天既然变了,教长还是遵循真神的意思吧!”,赫托沙别想了想,出声道。之前他被卡尔旺命令着,将城里德高望重的教长喊过来时,心里还有忐忑,传言是不是真的。

    因而在路上,就决定皈依清教。以免忤逆了护教军,犯了死罪。

    但卡尔旺什么都没提的姿态,又让他心里猜不透护教军卖的什么药。

    帕什瓦闻言,面上有些犹豫。

    赫托沙别还是非常尊敬这位教长的,又接着劝道:“咱们教派是真神虔诚的教徒,清教也是真神虔诚的教徒。就算咱们接受了清教的教义,真神信徒的身份,也是改变不了。

    帕什瓦教长,就别拘泥于教派之差了。”。雄起中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