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百零一章 少年显威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个骑着高头大马的少年,突然冲到括拔斯蛮跟前,大声道:“凶徒,可敢与小爷一战?”。

    只见其身着银色小甲,头带银盔。手持一丈长的长矛,两道剑眉紧蹙。以致看上去,隐有大将风范。

    “啊!杨吉尔少将,万万不可啊!”,有百夫长知道杨吉尔灭里的身份,迅速迎上前道。

    正征愣的括拔斯蛮,立时哈哈大笑道:“哈哈哈···呼罗珊无人了么?竟然要你这毛都没长齐的小子出手拦我!”。

    跟随他的八米俺守军,也全都哄笑起来。

    杨吉尔灭里却是毫不怯敌,处变不惊道:“我们呼罗珊自然是兵良将广,只是擒你这粗鄙的凶徒,根本勿需他们出手!”。

    说话时,乌达阿黑麻和戈干亜也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哈哈!瞧瞧这凶徒眼睛上边的虫子,一看就是憨货。”,乌达阿黑麻指着括拔斯蛮的脸,哈哈大笑道。

    因这浓密的一字眉,括拔斯蛮小的时候,没少被人欺负。所以乌达阿黑麻的嘲笑之语,瞬时戳中了他的逆鳞。

    便眉头一皱,扯着嗓子喝骂道:“小兔崽子!看我不撕烂你的牙!”。

    说着,就挥动战斧,朝着乌达阿黑麻杀去。

    “走!”,知道不好,杨吉尔灭里与乌达阿黑麻转身便逃。

    此时紧闭的城门,已在杨吉尔灭里的命令下,缓缓向内而开。因此他们就像清风一样,瞬时毫无阻碍的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正在气头上的括拔斯蛮狠狠的抽着马鞭,急速追赶。跟着他的守军,也在下一秒,像洪水一般冲向打开的城门。

    但是括拔斯蛮的速度太快了,护教军又得了杨吉尔灭里的命令,放任括拔斯蛮离开。所以守军与括拔斯蛮的距离,越拉越大。护教军将士也纷纷举起屠刀,毫无畏惧的与守军厮杀在一起。

    守在墙头的护教军将士,也在一片喊杀声中,一刻不停的射着箭矢。由于守军都聚在一起,所以根本不用对准角度,就能射杀敌人。使得很短的时间,城下的守军就像割麦茬一样,倒下了一大片。

    距离这里不远的护教军将士,也在得知了这里的情况后,及时赶了过来。

    这下,那些守军就陷入了前后夹击的不利境地。

    对于这里的危局,括拔斯蛮是没心思理会了!因为他怒火攻心,只想着宰了乌达阿黑麻这几个小混蛋。

    结果临近城门,也不知道当心一二。以致刚一出城,一大阵黄沙,就劈头盖脸的从头顶砸来。因为没有防备,他整个人都披了一件沙壳。眼睛也掺了沙子,使得视线受阻。

    “啊!”,括拔斯蛮暴怒的吼叫道。战马受惊,扬起高高的前蹄。

    杨吉尔灭里他们立即调转马头,拉满弓铉。嗖的几声,将战马射成了马蜂窝。

    可怜的战马只得嘶鸣了几声,就悲惨的倒了下去。

    正拼命揉眼睛的括拔斯蛮还来不及反应,就被倒下的战马压着了大半个身子。胸口的伤势也被牵动,让他痛得大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杨吉尔灭里他们凑近了一些,见括拔斯蛮被战马压着,手都抬不起来。心下,也瞬时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嘿嘿嘿!叫他猖狂,最后还不是被我们收拾了。”,乌达阿黑麻得意的说着,就下马走到括拔斯蛮跟前。

    “小贼!等爷爷出来,定要你好看。”,听到乌达阿黑麻的讥讽,括拔斯蛮闭着眼睛骂道。

    乌达阿黑麻瞧着,心里更加得意。便心生一计,解开裤腰带。默默酝酿一二,便朝着括拔斯蛮放水了。

    “凶徒,小爷给你撒点水,把眼睛洗洗。”,滋滋滋的水流,便径直浇灌在括拔斯蛮的脸上。阵阵热气,还蒸腾得厉害。

    刚开始括拔斯蛮还不知道乌达阿黑麻的‘好心’,直到感受到脸上的热气和阵阵骚气,才气得破口大骂道:“小贼!你给爷爷等着!等着!”。

    乌达阿黑麻跟着调整角度,刚好对准了括拔斯蛮的嘴巴。

    “这可是小爷憋了有些时辰的‘灵水’,你可要好好品尝啊!”,说话时,笑得极为猖狂。

    杨吉尔灭里他们看着,也心生捉弄之意。就也走上前,准备解开裤带。

    但这时候,意外陡生。却是括拔斯蛮,硬生生的将死马举了起来。

    也是他好歹是一国勇士,平日享受惯了别人的谄媚和奉承,哪里受过这等侮辱。因此气急之下,强忍着胸口的痛楚,也要好好教训乞答阿黑麻等人一顿。

    “哎呀!”,乞答阿黑麻太过意外,吓得坐倒在地。下边的水龙头,就直接浇自己个劈头盖脸。

    杨吉尔灭里和戈干亜也是被吓到了,后退了数步。

    但括拔斯蛮到底是拼着一口气!

    又因受伤的缘故,在举起死马不过一瞬,就手上一软,力竭了。那死马也噗通一声,硬生生的砸了下来。括拔斯蛮发出一声惨叫,便没了动静。

    “国主说了,要生擒此人。这要是死了,咱们的功劳就···”,回过神来,戈干亜有些脸色不好道。

    杨吉尔灭里立即冲上前,探了探括拔斯蛮的鼻息,松了口气道:“还好,他还有气儿。”。

    话音刚落,城门内就赶来一大批护教军。却是攻打城门的守军在护教军的重重包围下,自知大势已去。便听从护教军的招降,放下武器成了俘虏。

    随后便在将士们的帮衬下,将昏迷的括拔斯蛮五花大绑着抬进城里。八米俺颇有名气的勇士,也就此成了护教军的俘军。

    同时城内的战斗,也接近尾声。自知无法扭转局势的守军将领,将别尔乌丁留下的亲信耶比哈德等人捆送给了护教军,并愿意投降,为护教军效力。

    就连逃跑的哈克那丁,也被一起送了过来。帖木儿灭里不理会哈克那丁的哭求,直接以叛服不常的罪名,让人将其拉下去斩了。

    使得一些心存侥幸的降军将士,都收起了心底的小心思。

    之后帖木儿灭里就召见了城内有名望的伊玛目,帮着安抚人心。并惩治那些攻城之时,浑水摸鱼,烧杀抢劫的恶徒。使得很短时间,就打消了百姓们对护教军的敌意。雄起中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