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百零四章 山口之战
    “放箭!”,阿卜·莱伊斯看出这些游骑的衣着与八米俺的守军相像,立即下令道。早已拉满弓铉的护教军将士,瞬时松开箭尾。就见本就光线偏暗的山口,立时光线一暗。

    “啊!敌袭!”,下方的游骑马上就发现了俯冲而下的箭雨,大惊失色道。

    随即啊啊啊的惨叫声不绝于耳!有些喧嚣的山口,也很快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“追!不要放跑一个!”,阿卜·莱伊斯说完,底下的骑兵就如离铉的箭一般,急速冲了上去。

    大概过了一炷香的时间,骑兵们就勒马回返。

    只是他们的脸色,都有些不好。

    “启禀千夫长,这些人都是八米俺的游骑!”,一个负责审讯俘虏的亲兵走到阿卜·莱伊斯跟前,禀报道。

    “他们回返了?”,阿卜·莱伊斯想到了结果,确认道。

    “据俘军透露。他们与古尔部族联军的战事已经结束,只是八米俺的消息传了过去,才让他们临时回返。”。

    “这么说,第一路大军还没有和他们交手?”,阿卜·莱伊斯的面色有些复杂。因为自接到卡尔旺为首的第一路大军,已经攻克菲斯洛固的消息后。他和帖木儿灭里等人一样,都猜想着八米俺的军队,会很快与第一路大军接触。

    所以在来之前,他就没想过在这里撞见八米俺的主力。正是这个原因,帖木儿灭里也没让他多带些兵马。

    但现在,似乎事与愿违。

    不过这也是个机会!

    若是能将这伙兵马全歼了,不说争得大大的军功。那些嘲笑自己的波斯籍军将们,也会对自己刮目相看了。

    亲兵是不知道阿卜·莱伊斯的打算。听到问话,立即应声道:“从他们口中,并无第一路大军的音讯。”。

    “那他们有多少兵马?”,阿卜·莱伊斯的声音有些急切。

    亲兵的脸色立时有些发紧,语气微沉道:“有近十万扣铉之士。”。也是这时代,具体的兵力只有高层将领知晓。这些被俘的小兵,是很难知道个大概。

    毕竟人数上万,就是黑压压一片了。又身在其中,自然很难知晓确却的数量。

    且为了增加己军的士气,将领们往往会将兵马之数虚报。小兵们又没那个能耐一个个的数,就只能相信将领们说的数量了。

    阿卜·莱伊斯虽觉得这话里有水分,但估摸着,最少也有个五六万人。这是他在开战之前,从事务司传来的情报上,得知的确却数量。如今加上战损和降军,应该偏差得不会太离谱。

    但仅仅这么些人,对护教军来说也是一比十了。放在字面上,就让人顿觉压力山大。

    只是想到希巴尔山口的地势,阿卜·莱伊斯又暗自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这时回返的骑兵,也上前禀报道:“千夫长,我们追击残敌之时,撞见了大股敌军。”。

    “嗯?他们行到了哪里?”,阿卜·莱伊斯的脸色有些阴沉。因为敌军若是走得太快,会让他少了很多布置。

    “细腰岭!我们隐蔽得紧,敌军并未发现。”,回话的骑兵脸上,涌出几分后怕。因为他们当时追敌的时候,差点就撞了上去。好在有山石遮挡,才让他们免于暴露。

    阿卜·莱伊斯闻言,脸上显出一抹异色。因为细腰岭就是一条开在山间的路,虽然位于两山之间。但受前些年地震的影响,有一边的山体内侧垮塌了数千立方的沙石。将本就不大的通道,活活堵了一两里。

    后来虽重新开辟了出来,但路是修在沙石上的。相比其它路段,要高了三四丈。

    且宽度异常的窄,只能并排通过一两人。

    所以在那里设下埋伏,定然会有奇效。

    抱着这种想法,阿卜·莱伊斯立即留下少量人马把守山口。便领着其它人,全速赶往细腰岭。有军将建议通知帖木儿灭里,好寻求援兵。但立功心切的阿卜·莱伊斯,一口回绝了这个提议。

    小半个时辰,细腰岭。来自可不里的军将巴吉·拉奥,正领着兵马走在最前面。跟在他身边的统领们,则没好气道:“埃米尔实在太偏心了。明知这路上颇不太平,还让我们顶在最前面。”。

    因派去的游骑未归,他们心里都有了不好的预感。所以越往前走,心里就越是担心。再想到之前营帐内大打出手的事儿,就把一切归咎到别尔乌丁头上。

    “是啊!这八米俺人的城池,怎么不让八米俺人来救?反而让我们探路,充作替死鬼。”,有将领也憋着气,随声附和道。

    “我看啊!我们在埃米尔眼里,连沙赫这样的降族都比不上洛。”,说到这,诸位将领不自觉的看了看跟在他们屁股后面的沙赫部。脸上的不忿之色,也越来越浓。

    巴吉·拉奥也是心烦意乱!再听着将领们的抱怨,立即没好气道:“都别嚷嚷了!命前面的俘军走快一些,磨磨蹭蹭的,何时才能赶到八米俺。”。

    虽然别尔乌丁是让他们打头阵,但顶在最前探路的,却是抓获的古尔部族俘军。人数不多,只有一千余人。也是之前杀得太狠了,让很多古尔部族军都宁死不降。

    现在想找炮灰,也没那么好找了。

    底下的将领们领命,立即让驱赶的将士快些。顿时有走得慢的俘军被推倒在地,挨了好一顿毒打。若是伤势严重,守军便一刀了结了他的性命。

    这使得俘虏的古尔部族军,都加快了脚步。

    这么来到细腰岭的出口,山石倾斜,铺成一条坡度较大的斜面。宽度也大了几倍,可以数十人并排行走。

    但此时,这个斜面已经被挖空了一半。使得细腰岭,也一下子成了断头路。并且有大量的护教军守在这里!看到八米俺将士的身影,立即拉弓射箭。

    顿时惨叫迭起,不少身中箭矢的俘军或八米俺将士栽落下来。虽然这么高的距离,并不致命。但他们本就受伤的情况下,却是出气多,进气少了。

    而且垮塌下来的山石,碎石块较多。人撞在上面,没个头破血流是不可能的。因而眨眼间,挖开的坡面上,就被鲜血染成了红色。

    (感谢遥远星际的迷猫的月票,也感谢非真武不足、陈长青等书友的推荐票。若是明天收到五十张票票,就三更。)雄起中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