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百一十章 各怀心思
    “启禀总督,拉比拉西司务回来了!”,一个近侍走了进来,禀报道。

    “定然是石抹伯父他们来了!”,李承绩的语气有些欢快。阿利·不剌也知道这意味着什么,马上应景道:“恭喜国主,贺喜国主。石抹先生他们的到来,定会让呼罗珊国更加强盛。”。

    这件事虽没大肆宣扬过,但李承绩也没要求守口如瓶。所以石抹民安他们要来的消息,呼罗珊的一些高层官员,几乎早就收到了风声。

    毕竟石抹民安他们的到来,是要投靠呼罗珊的。且依照他们的身份,授予的官职肯定不能低了。因此整个官场都在猜测着,李承绩会如何安置这些人。

    阿利·不剌已经拿到了吏部主官的职务,兵、刑、户三部,也早已没有空缺。现在还可以塞人的,就只有礼部与工部了。而当下,礼部有弗拉特暂代主官。

    虽然已代行了主官的职务,但到底不是主官。所以最有可能地位不保的,反而是弗拉特这个波斯派系的狄万。

    抱着这种想法,阿利·不剌并没有弗拉特他们那么如坐针毡。

    但是一定的紧迫感,还是有的。因为张钛铭是大辽旧臣,很早就跟着李承绩。在六部之中,又有着无法撼动的地位。若再加入一位有着很深大辽背景的主官,他们这些非大辽出身的官员。在六部之中,就很难挺起腰背。

    不过心底虽这样想,面上可不敢有什么动作。因为他知道,自己的一切都取决于李承绩。所以只要李承绩觉着好了,那么他就不能逆着李承绩的意思来。

    像这次的南下犒军!他虽跟着张钛铭他们一起,向李承绩施压。但事后,还是向李承绩提出了解决的法子。这种明显‘狗腿子’的行径,传出去很可能会引起张钛铭他们的不齿。

    但对他而言,只要得到李承绩的信任,便已足够。

    当下听着他的话,李承绩笑而不语。正好拉比拉西走了过来,禀报道:“启禀总督!石抹先生等人,已经安置妥当了。”。

    李承绩知道石抹民安他们一定会先拜访李世昌,所以并未马上去见他们。而是让阿利·不剌先去处理公务。等晚些时候,再随自己去李府的庄园陪陪客人。

    这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去的!

    阿利·不剌跟着李承绩这么些时日,从没去过李府的庄园。尽管那地方,比不上圣宫。但那可是李世昌的住处,算是李承绩的另一个家。能去做客,足以显示出亲近的关系。

    据他所知,除了张钛铭和郭槐,就再没有哪一个人去过李府的庄园。

    因而他一听到这话,脑袋就轰的一声,像是爆炸了一般。

    李承绩瞧着他的反应,笑着提醒道:“石抹民安、王殷志、孙忌等人,都是我阿爹的故友。他们主政有方,各有其才。愿你和他们早些接触一二,以便共为呼罗珊国效力。”。

    “为臣谨遵国主教诲。”,阿利·不剌行礼道。

    由于呼罗珊国已经不是呼罗珊总督府了,所以各项礼仪,也都不能再像从前那么随意。像这称呼上,官员们便不能自称属下了。李承绩在他们跟前,也不能称我。

    都是早就混迹于官场的人物,对于君臣之道,也都了然。即便这称呼上,是按照中原人的习惯。但对阿利·不剌他们来说,也没有什么妨碍的。

    只要多说几次,就会变成习惯。

    随后李承绩也没心思打猎了!便回到马鲁,想着晚上与石抹民安他们见面的事宜。

    说起来,此次除了石抹民安、王殷志、孙忌三人之外,还有两人,也引起了李承绩的注意。那就是塔阳谷帐下的八剌黑与哈迷不儿两兄弟。

    这是当初跟随德宗耶律大石西迁的大黄室韦部后人!作战英勇,极得塔阳谷幸运。如今他们来这里,极有可能是塔阳谷的意思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透露的消息可不一般。

    因为塔阳谷自镇守南疆一来,在费尔干纳盆地就根基深厚。委任到可伞、西键、讹迹邗(乌支根)、苦盏诸城的政务官,也都要看他的脸色。

    虽然旧岁与回鹤的战事,使得塔阳谷的威望受损。但耶律子正并不敢真的对塔阳谷大动干戈!一来塔阳谷回援巴拉沙衮,才是兵败的主要原因。二来驻守南疆这么些年,塔阳谷也有很深的势力。

    在大辽陷入风雨飘摇之际!耶律子正也不敢过分逼迫了。所以后来,兵败的主要之责,全都被李世昌背锅。

    也是手上没兵,耶律子正少了顾忌。

    如今塔阳谷还是领着兵马镇守费尔干纳盆地,并且在摩诃末侵扰塔剌思等城时,还与其发生了冲突。但塔阳谷的辽军,并没能将摩诃末的钦察部族军,彻底赶出辽境。

    想到这,李承绩也猜到了八剌黑和哈迷不儿的来意。

    不过为了确认一二,李承绩还是让事务司将费尔干纳之地的情报弄来。得知摩诃末派人与塔阳谷知会过,只是全都斩杀后。便知道,自己争取塔阳谷的几率,成功了几分。

    再加上扩巴斯在护教军中任职,已掌管了少年营的一支营盘。塔阳谷投向呼罗珊的可能性,就更高了。

    弄清这些后,天色已经全黑了。估摸着石抹民安他们与李世昌的叙旧也差不多了,李承绩便命人备下车马,赶往庄园。

    阿利·不剌早就等在宫门外,只是没让人通报,所以李承绩并不知晓。就让其与自己同乘一车,使得阿利·不剌受宠若惊。

    “八剌黑和哈迷不儿来了!”,车驾内,李承绩向阿利·不剌提到了此事。

    “他们是来请求援兵?”,阿利·不剌出声问道。对于塔阳谷,阿利·不剌也很了解。因为当初马鲁之地陷入花拉子模与古尔人的反复易手时,马鲁的总督,就数次向大辽派遣了使者,请求内附。

    只可惜,山高皇帝远,大辽很难约束古尔国。

    阿利·不剌身为使团的使者,便在路过费尔干纳盆地时,求见过塔阳谷数次。雄起中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