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百一十一章 费尔干纳
    “未必!”,李承绩声音微冷。塔阳谷不是傻子!知道呼罗珊有吞并大辽之力,所以引护教军进入费尔干纳盆地,几乎不可能。

    “那---”,阿利·不剌皱眉思索。

    李承绩看着,忽然有些好奇道:“为何不是投靠?”。以摩诃末侵扰塔剌思的举动来看,明显有吞并费尔干纳的意图。

    而这个节骨眼上,只有呼罗珊能帮衬。那么最好的选择,便是投靠呼罗珊了。

    但阿利·不剌并没有往这个方面想,倒让李承绩有些好奇。

    “粟特之地易守难攻,塔阳谷又在当地经营十余年。不到绝境,很难投靠。”,阿利·不剌依照自己对塔阳谷的了解,第一个就排除了这个可能。

    毕竟塔阳谷现在,并没有到山穷水尽的地步。

    更何况,以塔阳谷底下的数万辽军,未必没有一拼之力。

    “这么说,他是不会投靠呼罗珊了?”,

    “此人忠心于大辽,是菊尔汗一手提拔。只要大辽不亡,投靠一事难以定论。”,阿利·不剌回想着从前与塔阳谷的接触,应声道。

    也是很早之前,塔阳谷乃是菊尔汗的近卫。且当时菊尔汗还只是个储君,并不是辽国之主。一次狩猎,菊尔汗遭到了狼群的围攻。塔阳谷拼死抵抗,才坚持到其它近卫的援救。

    经此,菊尔汗对其颇为赏识。便在当上国主后,不顾诸多大臣的反对,将其安插到军中。后来历经战事,屡获军功。在大辽的地位,也水涨船高。

    当然,期间也吃过几次败仗。但菊尔汗每次都不顾众人的责难,而对其一力保全。

    且塔阳谷在费尔干纳的独断,也不是没被人捅到菊尔汗的耳朵里。但颇为顾念情分的菊尔汗,一直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。

    这使得塔阳谷也感念菊尔汗的恩德,一直对大辽忠心不二。

    上次李承绩一家人在巴拉沙衮遭遇险境,李承绩就派人知会过塔阳谷,想让其帮衬一二。但塔阳谷碍于菊尔汗的命令,并没有出手。但对李萧氏他们,也没有横加阻拦。

    这件事一直是李承绩心中的一根刺,所以对塔阳谷,好感降低了不少。若不是扩巴斯与自己还有兄弟情分,李承绩定然是要向塔阳谷发难的。

    所以综合来看,让塔阳谷背叛大辽,投靠呼罗珊,现在还不是时候。

    李承绩其实也猜到了这个结果,但听着,心里难免有些失望。

    毕竟不费吹灰之力得到费尔干纳盆地,可是一件大喜事。

    不过这也没什么!随着摩诃末与屈出律的步步紧逼,大辽的覆灭只是时间问题。到那时候,塔阳谷会知道。只有投靠呼罗珊,才是上上之选。

    但是八剌黑和哈迷不儿兄弟俩的口风,还是要探探的。便将这事儿,交给了阿利·不剌。

    如此到了李府所在的庄园。八个大红灯笼高挂在府门前,成了夜里最好的指明灯。

    认出是李承绩的车驾,不等马车听闻,就见管家领着下人迎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老爷和伯父们在用膳吗?”,李承绩随口问道。

    “已经有一会儿了!”,管家笑着做了个虚扶的动作,接着道:“张大狄万和郭司务早些时候来了,也在花厅用膳。”。

    虽然张钛铭和他们的关系算不上亲近,但那都是曾经了。如今都是辽人,又都在呼罗珊这个异乡。过来看看聊聊,还是很有必要的。

    明白这一点,李承绩便没多问。直接领着阿利·不剌,去了摆宴的花厅。

    “逸之!”,李世昌眼尖,看到李承绩来了,语气温和的唤了一声道:“快座吧!刚才你石抹伯父,还提到你呢!”。

    知道李承绩一定会来,所以桌椅早就备好了。只是阿利·不剌来得出乎意料,所以要多添加一套桌椅。

    “哈哈···数年不见,石抹伯父怕是认不出小侄了吧?”,随着年岁的增长,李承绩的模样已经有了很大变化。若是他不自曝身份,石抹民安等人还真可能认不出。

    “嗯!逸之倒是越发俊朗不凡了!”,石抹民安笑着回道。

    随后又寒暄了几句,李承绩便介绍起身旁的阿利·不剌。

    “久闻河中王大名,只是一直无缘得见。今日幸得国主引见,真乃三生有幸。”,阿利·不剌向李世昌行了一礼,姿态谦和道。他并没有因为吏部主官的高位,就表现得怠慢。反而姿态谦卑,有些自降身份。

    当然,以大辽的摄封来看,河中王的地位自然比一个封国的主官要高得多。但是大辽都已经日暮西山了,摄封的效果,也就没多少用处了。

    但是李世昌还有李承绩之父这一层身份!

    因此阿利·不剌无论如何,都是不敢怠慢的。

    当下李世昌虽是第一次见阿利·不剌,但通过张钛铭,也对呼罗珊的主要官员多有了解。所以对阿利·不剌,也不算陌生。

    此时听着恭维的话,便说了句哪里哪里,就请他落座。

    原本按照李世昌的意思,应该是坐在李承绩身边,也就是右下首第二的位置。但阿利·不剌以不好打扰李世昌与诸位故交叙旧为由,自愿坐在最末。

    这番识趣,倒是让石抹民安他们心生好感。

    跟着李承绩又向石抹民安他们举杯,出声道:“石抹伯父、王伯父、孙伯父······小侄在此敬你们一杯!”,李承绩是小辈,所以先向众人敬酒。李世昌笑看着,眼里露出几分满意。

    “逸之现在可是一国之主了!你的酒,伯父可不敢当啊!”,石抹民安嘴上说着,但还是将酒水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王殷志也笑呵呵的插话道:“是啊!我们这些老朽,现在都是白身了。怎担得起你的酒啊!”。

    “伯父与阿爹是故交,乃是长辈。怎担待不起?!”,李承绩笑问着,就将杯底倒转过来,向众人示意一滴不剩。随后又趁着酒劲,接着道:“今儿李府我是子,我爹是主。诸位伯父,就不要拘礼了!”。

    (感谢句容人、遥远星际的迷猫的月票,也感谢、书友的打赏,明天三更。)雄起中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