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百一十二章 一语双关
    虽然在后世,中国人喜欢在酒桌上谈事情。但在当下,这只会显得不尊重。尤其是吃饭的方式,乃是分食。这就使得说话时,不得不用力一些。否则的话,坐在对面的人很可能听不清楚。

    另外俗语有云,吃不言寝不语。吃饭的时候说话,会是一件很失礼的事情。所以整个晚宴上,众人除了客套一番外,就是边吃边欣赏歌舞。

    这么一顿酒足饭饱后,李萧氏便带着无关人等退了下去。整个花厅,也就只剩下李承绩等人。

    “逸之,为何城内只许修建回回寺庙,而不许佛寺?”,石抹民安是李世昌邀请来的主客,也算是所有人的代表。因此第一次提出疑问,也是情理之中。

    李承绩早就猜到他们会对宗教一事介怀,出声道:“石抹伯父应该知晓。水能载舟亦能覆舟。这呼罗珊的地界,回回教徒十之**。若要在此立足,须得顺应民心。”。

    其实李承绩自己是个标准的无神论者。在他眼里,什么宗教都是虚的。但是呼罗珊这里,已经回回化了两三百年。很多人的衣食住行,也都打上了深深的宗教烙印。

    为了争取他们的支持,只能做出护教者的姿态。

    说实话,若是中亚的汉民很多,他不介意用强权改变呼罗珊一教独大的局面。可惜的是,他手上根本就没有什么汉民。而且在呼罗珊,他还是一个标准的外来者。

    在没有庞大的族群可以依靠的情况下,只能用宗教的幌子,将呼罗珊的百姓变成自己人。

    这个答案,之前与李世昌的交谈中,已经听过。所以石抹民安并不意外,继续道:“那日后入主辽地,也还如此吗?”。

    当前大辽推行的宗教政策,是一视同仁。不管是佛教、景教、祆教还是回教,都有平等传教的权利。除此以外,还有很多不算有名的教派,也都得到官面上的承认。

    这与呼罗珊国极力推崇清教的做法,明显要温和不少。

    当然,石抹民安他们真正在意的,不是李承绩的宗教政策,而是对回回人的态度。这是一个有关权利的争夺,也是蛋糕分配的过程。

    毕竟呼罗珊官府的回回人多了,辽人就相对少了。这么发展下去,日后辽人很可能就会排挤出朝堂。

    已经习惯统治阶级身份的石抹民安他们,自然是不希望看到这种局面的。所以即便李世昌曾向他们说明过,但还是忍不住当面问询李承绩。

    知道他们在顾虑什么,但李承绩没有明说,只应声道:“因俗而异、因地制宜。呼罗珊已是回回之地,应遵回回之俗。而辽地有辽法,自当以辽俗为主。”。

    这个问题,李承绩在创立清教的时候就考虑过。到底他也不愿意将真主变成全世界的神,强迫所有人信仰。所以对于不同的地区,实行不同的宗教政策。

    一是俘获民心,维持在当地的统治。二是防止未来,疆域内只有回教一教独大的情况。

    并且他创立清教教派的初衷,就有取而代之、改造回教的想法。使得某种程度上,减小宗教对世俗的影响力。

    因此只有在以回教为主的疆域内,才会全面推行清教。

    王殷志听着,插话道:“岂不是说,它日入主大辽,会秉持大辽旧法?”。

    这话就有很深的意味了!因为旧法可不仅仅指的是宗教,还包括政令、官吏、政体等多个方面。

    张钛铭和阿利·不剌他们是官场的老油子,如何听不出来。所以本来在酒精作用下,稍稍迷离的双目,也清醒了不少。

    “所谓有用者取之,无用者弃之。大辽旧法可取之处,自当秉持。但错漏不当之处,也尽数废之。”。

    李承绩的回应也是一语双关。从宗教上,可以理解为辽地的信徒若多是回教徒,便全面尊崇佛教。否则的话,便不强求。从政令上,则是保留大辽可取之处,废除无用之处。

    而从用人上,就是会选取有才能的官员,摒弃无能的官员。

    说起来,这就是一个公平的原则。以王殷志的理解,便是李承绩不会对辽官与回回官员,差别对待。

    到底是统治了中亚地界近百年的大国,他们这些辽官,还是有些能耐的。只要李承绩不偏袒回回官员,那么在一个公平竞争的环境下,他们有自信保持辽官在官场上的优势。

    这时候,一直都没怎么说话的孙忌,也插话道:“它日大辽倾覆,呼罗珊如何应对大辽数万将士?”。身为军将,他说话就不会像石抹民安他们那样婉转。所以直接问辽军若是投靠,那又会得到什么好处。

    虽说当前,孙忌已不是近卫司的统领了。但从军多年,在军中还是有不少嫡系。这些人不可能一下子就被清理出来,所以孙忌能发挥的影响力,还是很明显的。

    而此次他来这里,也可以说是释放了一个信号。那就是辽军,也不看好大辽了。所以派孙忌过来,好寻一个后路。

    “即便它日大辽倾覆,辽地也仍需要将士守护。那么辽军,便是最好不过了!”,李承绩没有拐弯抹角,直接说出了自己的打算。

    也是辽地的地盘不小,派驻当地的兵马,自然也不是少数。而那里对护教军来说,是一个相对陌生的地方。在有熟悉环境,又出自当地的辽军可以发挥作用的情况下,自然让辽军继续驻守最好。

    不过军队的控制权,李承绩肯定要掌控在手的。并且经过一定的整编,剔除一些无用之辈。再冲入部分护教军的兵马,使得辽军的地方属性得以稀释。

    如此,既让投靠的辽军放心,也让李承绩安心。

    听到这结果,孙忌还是比较满意的。虽然他知道,李承绩肯定还有其他动作使辽军保持对护教军的忠诚。但只要保住他们的地位,那就足够了。

    坐在他们身后的八剌黑和哈迷不儿两兄弟听着,隐隐有些意动,但都没出声。雄起中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