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百一十七章 兴建盐田
    郡守乌古剌拔此刻的心情很紧张!因为马上就要见到国主李承绩了,所以难免忐忑。

    尽管自他上任以来,班城郡的发展,可以用突飞猛进来形容。像城池的面积,增加了一倍有余。耕地面积,也足足增加了五倍。根据户部颁发的落户安民政策,班城郡的人口,更是翻了数倍。

    还有今年的粮食,也收获颇丰。

    但是下官面见上官那种小心翼翼,提心吊胆的惶恐之情,却是怎么都无法抹去。

    到底他当这郡守的时日还是太短了。

    就在一年前,他还是李氏商行的一名掌柜。因为得戴维·古里安的举荐,又在班城郡经营时,让李氏商行的业绩增长了数倍。所以这个班城郡守的位子,才落到他的手上。

    因而在以资历而论的官场上,他还是一个新手。

    现在突然要见国主,还不能做到平静无波的地步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候,“汪汪汪···”,几声犬吠打断了他的思绪。便见一队人马,正缓缓从前方的麦田驶近。

    “快!快!快将这疯狗弄下去。”,神经蹦到极点的乌古剌拔听到犬吠声后,马上命人将其赶走。

    因为距离狗城--迭尔密不远,所以班城养狗的人家不少。今日这么多人聚着,很多狗也就跟着来了。

    领命的红巾军也怕扰着圣驾,赶忙将跟过来的狼狗轰走。

    这么过了一会儿,马车就缓缓行到众人跟前。

    “班城郡守乌古剌拔拜见国主!”,

    “卡迪···”,

    “草民···”,众人全都双手交叉抱在胸前,行了一个回教礼。

    因边军负责波斯军团的粮草,所以埃米尔并不在班城郡。这拜见的人里,也自然没有他的人影。

    “诸位免礼···”,穆耳果身为李承绩的伴驾,这次也跟着过来了。所以诸位行礼之后,立即代表李承绩让众人免礼。并且稍稍赞誉了一番郡守、卡迪等人在政务上的辛劳,就以李承绩路上劳苦为由,让乌古剌拔领到住处安歇。

    围观的士绅百姓,则都以探寻的目光打量着马车的帘子。只是直到马车走远,他们都没能见到李承绩出来。

    为了迎接圣驾,乌古剌拔让出了郡守府,作为李承绩的落榻之处。其实若不是呼罗珊颁布的禁奢令,乌古剌拔还想将自己的宅子,送给李承绩。

    和他一样想法的,还有很多人。

    因为这可是一个极好的巴结机会!没有谁,会白白的守着一座宅子,而错失了与李承绩亲近的机会。

    但是禁奢令一出,无论是他还是其他别有心思的人。都不敢在这个时候,顶风作案。

    毕竟禁奢令明确规定,商人与官员之间,禁止权钱交易。并对官员在生活方式及吃穿用度上,都有一个明确的界限。一切与行贿有联系的方面,也都要尽量避免。

    监察司的人,可是会紧紧盯着的。

    李承绩作为国主,自然会尽量做到节俭。好使呼罗珊境内的奢靡之风,大为改观。

    于是在移驾之前,就命沿途接待的官员,一切从简。乌古剌拔等人,也就不好厚礼相送了。

    “郡守请留步,国主有要事相谈。”,穆耳果屏退了所有闲杂人等,只留下了乌古剌拔一人。

    “不知国主所问何事?”,听到李承绩有事要问自己,乌古剌拔心里咯噔一下,马上小心翼翼道。

    “也无甚要事!”,说着,就有近卫将门窗都关紧。

    乌古剌拔见此,心知事情不一般。但是又不好多问,只能安耐着心思,小腿稍稍发抖。

    “其实国主并不在此处!”,穆耳果别有深意的笑道。

    “那?”,乌古剌拔皱眉道。

    “国主已在前日越过突厥斯坦山,进入古尔之地了。”,穆耳果解释道。原本来班城郡,就是一个掩人耳目的幌子。所以一离开马鲁,李承绩就领着部分人马前往八米俺了。

    “可马车里?”,毕竟城门口,那么多人都看着,李承绩的车驾进入了班城。等到了晚上,又该如何向宾客们解释。

    到底为了迎接李承绩的到来,他已在郡守府办了晚宴。并且城内有头有脸的人物,都受到了邀请。到时候骤然说李承绩去了古尔,肯定会有很多人不信的。

    “马车只有一模样与国主相近的近卫。”,穆耳果解释着。见乌古剌拔神情惶恐,声音微冷道:“此事是国主定下的!为了摆脱六部狄万的阻挠,才不得不出此下策。”。

    也是张钛铭他们,也防着李承绩跑到古尔之地。所以将郭槐派了过来,好防止李承绩撇下众人跑了。可惜的是,郭槐并不能时时刻刻跟在李承绩身边。

    所以在半路上,李承绩就以金蝉脱壳之计,悄悄的走了。

    “那小臣该如何自处啊?”,乌古剌拔面色愁苦道。毕竟这可不是小事!国主不见了,六部狄万定然会问他的。到时候,池鱼之殃是逃不掉的了。

    穆耳果本就是带着李承绩的旨意,提点乌古剌拔的。所以一听到这话,就笑容谦和道:“这事儿虽有些棘手,但只要应对多当,也不是什么大事。何况国主也不为难于你!只要拖个三五日,六部那边,绝不会为难于你。”。

    “这?”,乌古剌拔还是皱着眉头。

    “国主有令,这事儿若是办好了。兴建盐田的事儿,便全由你做主了。”,穆耳果带着些许诱惑的语气道。

    因在呼罗珊战事结束之前,境内并没有多少盐田。所以百姓所食之盐,全由官府从别处购买。然后再加以提纯,使得成为昂贵的精盐。

    只是考虑到百姓们的购买力,户部给盐商加以补贴。从而使得食盐的买卖,官府一直都处于亏损状态。

    直到拿下呼罗珊以后,不少盐田都相继发现。官府也对所有盐田,都收为官有。并且规定,盐与粗铁一样,都只准官方售卖。

    但是和安狄枯的盐田相比,其它地方的盐田,不是规模过小,储量过低。就是开采难度大,提纯成本高。雄起中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