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百一十八章 地震惊魂
    所以可以预见的是,安狄枯盐田,未来必是班城郡的重要税赋之一。

    原本在户部看来,这应该是交给督作司负责的。乌古剌拔虽然心热,但也知道自己没机会。可是穆耳果突然甩出盐田这个大蛋糕,还是让他心动不已。

    便吞了吞口水,有些不敢确信道:“大监所言属实?”。

    “郡守真是说笑了!这可是国主亲口说的,怎能是儿戏!”,穆耳果带着些许佯怒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盐田虽有,但无炼盐之法。”,他虽然也知道盐田所蕴含的财富,但没有督作司掌握的提纯法子,再大的盐田也卖不出去。

    穆耳果笑容更甚,应声道:“郡守多虑了!国主知道郡守为难,因而带了些督作司的工匠。他们可都会炼盐的法子,绝会替郡守将差事办得妥妥当当的。”。

    说到底,李承绩也对安狄枯的盐田眼红心热。所以并不愿意将所有收入,都送给户部打理。便让乌古剌拔接手下来,自己再从中抽取一定的钱财。

    毕竟国库与私库是分开的!随着呼罗珊的步子越迈越大,所需要的钱财也越来越多。李承绩也要多找些赚钱的法子,好充盈自己的内库。

    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,乌古剌拔也没什么后顾之忧了。反正是替李承绩办事,就算遭到刘部狄万的责骂,李承绩也是念着这份情的。再加上盐田的好处,他确实无法拒绝。

    所以思来想去,他还是接下了这个差事。

    便在离开后,派人通知去各个宾客府上。以国主身体不适为由,取消晚上的宴请。同时立即将督作司派来的工匠,护送到安狄枯。好赶快将盐田弄起来,给班城郡增加税赋。

    而在百里之外,巴尔赫河上游的饿鬼关。一队上千人的骑兵,已在此地扎营了数日。

    “国主还没到吗?”,阿布拉江盯着前来禀报的十户长,出声道。

    “属下已见过国主的近卫了,距此地还有一两个时辰。”,十户长肃声道。

    这让阿布拉江心里,总是稍稍安定了些许。也是李承绩此行为了掩人耳目,并没有带多少兵马。从而使得阿布拉江,难免不忧心李承绩的安危。

    所以在接到卡尔旺的密令后,就赶紧带着底下的兵马,以最快的速度来到饿鬼关,好迎接李承绩的圣驾。

    这是通往希巴尔山口的关口,因为形同饿鬼的血盆大口而得名。地形崎岖不平,落差极大。又有怪石嶙峋,散布着原始丛林。所以经过此地的商旅,很容易失足掉进悬崖峭壁之下。

    使得久而久之,这里就变得恶名远扬。

    阿布拉江不是有耐性的人!所以没坐多久,就让十户长带路,领着小股兵马前去迎驾。

    受崎岖的地形限制!路上的官道并不好走。而且真要计较起来,都算不得官道。仅是依着山体,人为踩踏出来的一条小道。经过时,还要依着山体。

    并且时不时的,要防备山上的落石。否则的话,很容易被砸进巴尔赫河冲刷出来的峡谷。

    阿布拉江之前还不知道这道上的凶险!所以越往前走,就越心惊。心里也想着,无论如何都不能让李承绩走这样的险道。

    但是他还是没来得及阻止!

    因为就在半路上,他就撞见了李承绩的近卫。再一询问,便知李承绩已经踏上这条险道了。

    “八剌黑,你尽快走吧,不用顾念着我!”,李承绩瞧着跟在自己身后,不断眺望着山腰的八剌黑,有些好笑道。

    此次前往八米俺,他将八剌黑也带来了。原本八剌黑他们兄弟二人,确实是奉塔阳谷之令,前来求援的。但是李承绩不是圣母,自然不可能答应。

    不过明面上,他还是没有一口回绝。而是让八剌黑的弟弟回去复命,就说此事需要从长计议。至于八剌黑,则作为塔阳谷留在呼罗珊的使者,方便传达双方间的旨意。

    只是李承绩对八剌黑颇为看重。与其闲聊之时,也发现其对军事颇为见解。从而也引起了李承绩的爱才之心,就有了将其留在身边的念头。

    此次南下,就让八剌黑跟着来了。

    “是!国主!”,八剌黑点头应付着,依旧对山腰之处保持警惕。也是他们所依仗的山体,全是光秃秃的石头。有的更是凸显出来,让人看得心惊肉跳。

    李承绩也懒得再提醒了。就任由八剌黑紧张兮兮的,慢慢跟着前军的步伐。

    当听到阿布拉江已在前方等着自己,李承绩心里还有些欣喜。因为这一路上,确实不太平。有好几次,都碰见了山匪欲要对他们不利。但因近卫们骁勇善战,终是将所有图谋不轨之辈击退。

    这也让李承绩发誓,往后若无必要,绝不能再这么冒险了。毕竟栽在山匪手上,不说亏大发了。还颜面尽失,传出去丢脸得很。

    就在他靠着山体,小心的行进时。轰轰轰的闷响,陡然从耳边传来。就见山体晃动,一些碎石纷纷滑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地震了!”,李承绩第一时间就反应了过来。因处于板块的交界地带,兴都库什山脉,经常发生地震。李承绩他们进山之时,就经历过数次。

    不过震级都比较小,造成的影响也不大。李承绩他们和当地人一样,也都没当回事儿。

    但此时在这样险峻的地段发生地震,那可真是凶险无比了。

    “国主!”,八剌黑和李承绩前面的护卫,马上将李承绩扑倒。这种情况,除了听天由命,便也没有别的法子了。

    大概过了几息,震动终于停止。李承绩心里噗通噗通直跳,还有些惊魂未定。

    好在山体比较坚固,虽有碎石坠落,但并不多。只是有几个近卫不幸,被石头砸进了下边的峡谷。依这样的高度,很可能是尸骨无存了。

    李承绩除了手肘在扑倒之时,被突出的石块擦伤了以外,也没什么大碍。八剌黑他们除了脸上沾染了些沙尘,也没什么外伤。

    (不好意思,状态不行,先欠着了。)雄起中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